次日,凌王殿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长风不仅将事情圆满办成,更重要的是长了咱们凌王府的脸面,你且说说看,这次需要什么赏赐?”凌王端坐大殿之上,整个人满面春风。

    对于武长风的所作所为,凌王早就打听清楚了,是以昨晚宴请群豪,他也没有反对。

    而这件事武长风不仅仅只是做得圆满这么简单,只是抓住夏国宗门弟子,令迎娶黄诚烟的张飞薛大出意料这件事来说,就足够夏国丢脸的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武长风迎接张飞薛的举动,现在整个凌王城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大气而又不拘小节,威胁但又不失大度,双管齐下之下,夏国太子焉能对自己的女儿不敬?

    说不定过不了多久,夏国太子便要亲临王府,以示轻慢之罪。

    只是不久前自己才将他升任为大总管,再想升他官,恐怕只有自己王爷这个位置适合他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现在只是打算赏赐些财物,也不至于让武长风白白劳累一番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实是各宗门的朋友相助,属下实际上什么都没有做,如果王爷要赏赐的话,不妨给宗门一些好处!”

    他虽然没有进过宗门,也不知道宗门与王府究竟有什么恩怨,但从王府与宗门的态度来看,双方似乎都存着敌对之心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为了大周的脸面,他们不来闹事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,至于如此轻易答应自己的要求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凌王沉吟片刻,点了点头道:“他们虽然是宗门之人,但这一次对我王府,乃至整个大周的贡献,都不可估量,本王虽算不上什么仁义之主,但赏罚分明还是能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只是想到宗门,他就有些头疼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赏赐得轻了,那些宗门定然不会满意,但如果赏赐多了,又担心宗门壮大之下,会对王府不利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却不知道应当赏赐他们什么好了!

    “王爷,我看不如每个宗门赏赐几枚丹药如何?”武长风适时开口,为凌王提供思索的方向。

    他虽然没有经过宗门,但却在书院待过十年,如果说一个武师最需要的是什么,他可以毫不迟疑的说出来。

    除了上好的武功秘籍意外,剩下的就是能够帮助自己提升修为的丹药了。

    无论是什么样的武功秘籍,送到宗门手中,对于王府来说,都是一个不小的威胁,但如果是丹药的话,虽然能帮助几人突破极限,往上跃一个等级,但丹药毕竟吃完就没有了,对于宗门的帮助仅对于个人而已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王府就不用担心会有什么后患了。

    其实武长风是想说,对于那些参与的宗门弟子,每人都赏赐一枚丹药,他很清楚,一旦有别国的人进入王府的地界,所有宗门都会同仇敌忾起来。

    如果宗门太弱,到时候真出现什么状况,也能借助他们的力量,抵挡上一阵。

    只是他见凌王脸上的犹豫不决,便知道此法断然行不通,至于对那些等级第的弟子来说,只能是他自己去想办法了。

    凌王沉吟了半晌,觉得这件事确实可以为之,当下便问徐志强道:“徐谋士,你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徐谋士踏上一步,整个人如突然出现在凌王身后一般,缓缓说道:“此举甚好,只是丹药的等级,断然不能低了,否则,容易引起不满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一句,徐志强便退回了阴影之中。

    凌王点了点头,对武长风说道:“这样吧,你拿着我的令牌,去丹药房清点一番,凡事二品一下的丹药,都可以让你拿出来赏赐,至于数量,你自己定便是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吃了已经,这是将整个丹药房都交给自己了?凌王爷,你也太放心我了吧,就不怕我做出监守自盗的事情来?

    毕竟,我来府上一年都不到啊。

    凌王似乎看出了武长风的心事,微微一笑道:“你办事,我放心,你的为人,我还是信得过的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又说道:“更何况,离出征之际只有几天的时间了,我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处理,这等小事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    他对于武长风还是极为放心的,仅仅从王府那些资历破老的几位管家,就能看出端倪来。

    这些人在王府待了大半辈子,对王府的规矩熟的不能再熟了,而如此慵懒的环境,更是令这些人变得几位心高气傲,不再同一个小院的两位总管,都是向后看不顺眼,更不用武长风年纪轻轻,就骑在了他们头上。

    但从昨天大女儿出嫁的情形来看,他们那些家伙不仅没给武长风添乱,反而做什么重大决定之前,总要询问武长风一番。

    能将这些人都整的服服帖帖的,分点东西,自然不再话下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这一次均是武长风出面,他对于哪一个宗门出了多少力最为清楚,为了不让王府与宗门扯上关系,这件事情,也只能交给他去办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点了点头,却忽然听见另外一件事。

    出征?

    难道商国真不准备要他们的太子,决心与周国开战?

    只要战事一起,最后苦的,只是百姓罢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武长风不禁多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王爷,难道非要去不可吗?”

    凌王见他一脸的不舍,还以为他对自己产生了什么感情,当即大笑道:“堂堂七尺男儿,自当抛头颅洒热血,以报江山社稷,你这等软弱性子,最是要不得。”

    言语之中虽然带着责备之意,但语气却并没有不满的意思在。

    对于武长风,他爱惜还来不及,又怎么会责备他了?

    或许,自己百年之后,他才是整个王府最大的仰仗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凌王信誓旦旦的模样,知道凌王误解了自己的意思,但在这许多人面前,他也不好落王爷的面子。

    见此事已经成了铁板定钉的事,知道自己多劝也是无用,朝凌王拱了拱手,便告辞离开了凌王殿。

    刚出殿门,便见候在门外的王文平,急匆匆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而他手中拿着一个信封,似乎是有人要他转交给自己的。

    武长风心下狐疑,自己好像没有什么朋友吧,即使是有,又怎么会托王文平将信交给自己?

    随即摇了摇头,暗道,说不定是有人要转交给凌王的,等王文平到得身前,这才知道了缘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