待张飞薛醒来之时,围在他身边的,自然是他的那些随从,从他们惊喜的脸上以及王府热闹的景象不难看出,自己不但过了他们那一关,而且还受到了他们热情的欢迎。

    但即使如此,他还是高兴不起来。

    自己是来迎亲的,居然进府第一时间没有去拜见太子妃,只是这一点,就让他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当下站起身来,疏通了一下僵硬的、仍在发抖的筋骨,打量一眼周围雕栏玉砌的环境,知道自己已经身在王府。

    当下问明了方向,便与先去拜访太子妃一番。

    岂知人还未站起来,经过下人通传的武长风已经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张兄不愧是堂堂七尺男儿,武某佩服。”说话之际,恭敬朝张飞薛一礼。“方才多有冒犯之处,还请张将军海涵。”

    张飞薛现在一心想着将太子妃接回去,不想再生出什么事端。

    简单的回礼之后,便问道:“不知我等何时能见太子妃,一面太子在府中久等。”

    夏国太子府与周国凌王府离得本就不算近,自己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,如果耽误了时间,自己可吃罪不起。

    “张将军放心,事情都已经安排妥当,我看众位风尘仆仆,已经安排了酒宴替各位接风洗尘,待酒足饭饱之后,众位再行上路也不迟。”武长风一派总管模样,说话不卑不亢,却让人如沐春风。

    “更何况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次凌王城围剿,各宗门以及王府合力之下,抓获了不少夏国宗门的弟子,这些人武长风自然不会亲自处理,他还打算留着向夏国邀功呢?

    只是看了张飞薛现在的情况,不想他再受什么打击,是以话只说了一半,便住口不说了。

    张飞薛有些好奇,问道:“更何况什么?”

    武长风也不绕弯,径直说道:“更何况王府还准备一份大礼,需要张将军亲自查收。”

    言罢,摆开架势,是以张飞薛先行。

    张飞薛也是直爽性子,点了点头,便当先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刚到堂前,他脸上好容易恢复的一点血色,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乖乖,这些家伙怎么全都跑这里来了?

    而看这些人鼻青脸肿的模样,很显然不是被王府请来的,而是被抓来的。

    如此多的宗门同时出手,居然会栽在周国一个王府手中?

    如果他只是因为此事而气恼的话,恐怕也不会是现在这般模样了。

    很显然这些人的目的,不是为了保护自己迎亲,更不可能是良心发现,要护送太子妃回去,如果是这般,他们也不会被捆绑着了。

    至于他们的目的,很容易猜到,他们这是来搞破坏的啊。

    如此多的人,如果在自己迎亲回去的路上,自己纵使有再打的能耐,恐怕也难以护住太子妃的安全。

    当下回过头来,一脸诧异的瞧着武长风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一次如果没有你们出手,我这条命算是没了,此举我定然上报朝廷,相信圣上不会亏待了各位。”

    他嘴上虽然如此说,心里却是更加的震惊。何止是自己的性命,就连整个夏国的脸面,恐怕都要被这些人丢进了。

    这般说法,只是代表他个人向武长风表示谢意,至于夏国如何看待这件事,又该如何奖赏他们,那就不是他考虑的事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只是微微一笑道:“举手之劳,不足挂齿,只不过要劳烦张将军,将这些人带回去才好。”

    余下的话,他没敢说,对方先前的一句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,这件事,他一个将军也做不了主。

    至于赏赐什么的,武长风倒不怎么稀罕,只要大小姐在夏国过得好,不让公子王爷操心,他就算功德圆满了。

    张飞薛点了点头,也不再多言,朝那些宗门之人又扫视了一遍,最后在凌王府众人的拥护之下,朝着前院而去。

    出阁的女子,本来就没有那么多讲究,即使是王府,也不能例外。

    本来只是上午布置一场宴席,等迎亲之人前来,将大小姐接走就算完事。

    但鉴于众怎么这一次出力不小,而且要为夏国迎亲之人接风洗尘,在武长风的示意下,王府又整治了一顿宴席。

    虽然少了那些达官贵人,但院中的欢愉之色却丝毫不减,尤其是张飞薛在武长风的带领下来到前院的时候,众人更是轰天价的叫起好来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粗人,不会太在意那些繁文缛节,是以这一顿酒席下来,王府大小姐出阁迎来了最后的高潮。

    待众人酒足饭饱之后,张飞薛便将太子妃接上了轿子,而随同陪嫁的一众人,更是多大三十多人,这些人中,武长风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刘玉玲。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,刘玉玲居然也在随嫁众人之中,只是见她与身边的夏国技师有说有笑,便知道她已经与他们打成了一片,有她在一旁伺候,大小姐便不用自己多费心思了。

    既然得了武长风的承诺,那些宗门之人自然会将面子卖足,一伙人拥着八抬大轿,径直朝着凌王城外而去。

    来时艰难,去时风光,这是张飞薛被众人夹道欢迎之时的感慨。

    出了城门,便有一众骑兵当先开路,之后又是一众骑兵压住阵脚,最后则是长长的一串人,被人用绳索困住双手,鱼贯跟随去后。

    望着渐行渐远的人,武长风这才长长出了口气,大小姐的婚事,总算是告一段落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各宗门的掌门均走了过来,朝武长风拱了拱手,便领着门下弟子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或许,他们才是周国最后的依仗。

    等将众人送走之后,已是月明星稀之时,武长风这才招呼众人,折返回了王府。

    有骁骑军护送,武长风并不担心张飞薛等人的安危,更何况,夏国要捣乱的人,都被他们如牛一般牵在了队伍后面。

    现在他需要考虑的,是论功行赏的问题。

    凌王府境内或大或小的宗门,几乎全部都来帮忙了,人家出了力,自己绝对不能让人白白出力才是。

    至于究竟赏赐些什么,还得问过王爷之后,才能定夺。

    不过眼见天色已晚,再加上应酬了一天,武长风实在有些困顿了,当下便回到小岛,修炼了一番花雨针法,便沉沉睡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