眼见一人又是一脚,直朝着张飞薛怀中的红花踢去,本来摇摇欲坠的张飞薛见了这一脚,想要向后避开,却不料脚下虚浮不受力,一个后仰下去,张飞薛便要跌倒在地。(书屋 shu05.com)

    且不说对方这一脚来势如何猛,张飞薛能不能抵挡得住,单是那百十斤的大石压下他胸口,如此猛烈的砸将下去,即使是身体强健之人,恐怕也要砸出一口血来。

    见了这般情形,那些尾随其后的夏国武师再也不能淡定了。

    这特么的,是要玩出人命的节奏啊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他们好歹也是夏国派来迎娶太子妃的,如果在周国出了什么散失,他们可就真没脸回去见人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,方才张飞薛的神勇,这些人都见识过,如此人物,岂能让他轻易折损了?

    当下不顾王府护卫的阻拦,便要冲上前去,抢在张飞薛跌倒之前,将他拖住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自知这百十步的距离不远,能不能救下张飞薛还是个未知数,更何况自己身前身后都是王府的人,只要他们稍加阻拦,自己定然难以护住张飞薛。

    但即使如此,他们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张飞薛被大石砸中,即使张飞薛真的不幸被砸中,他们也能第一时间抢救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身形还未动,便见一个白衣之人冲到了张飞薛近前,只见此人提起一脚,便朝张飞薛后心踢去。

    眼见张飞薛已经难以卸掉抱在怀中的大石,这身后的一脚,更加不可能避开。

    惨剧就在眼前,纵使他们脾气再好,此时也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太过分了,这样闹会出人命的!”

    “别以为咱们夏国好欺负,如果张将军出了什么事,咱们殿下一定不会善罢甘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已经无力解救张飞薛了,现在唯一能做的,就是用自己的身份,来逼迫这些人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毕竟张飞薛乃是铁卫军的统领,在夏国的地位不一般,如果他真死在了周国,恐怕夏国不会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越是大嚷大叫,在他们身后的王府护卫越是看得严,至于其他的事情,他们没必要去考虑,因为武长风吩咐过,他们不会承担什么责任。

    有人给自己撑腰,自己还怕个鸡毛。

    正在这些夏国武师眼见张飞薛后背要被人踢中,自己又无可奈何之时,踢向张飞薛后背的那一脚忽然往后一带,随即膝盖微曲,张飞薛整个后背便贴在了对方的小腿上。

    后背受力,张飞薛身子猛然清醒过来,借着后背的这股力道,又硬生生了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他胸前抱着百十来斤的石头,身子前倾之时力道显得有些大,刚站稳的身形,眼看着又要被大石带着向前扑倒下去。

    他身后那人眼疾手快,一手搭住他肩头,微一用力,便将他扶住。

    被对方两次救下之后,张飞薛心中那个感激,别提有多浓烈了,如果他不是代表了整个夏国,恐怕会立时朝那人跪下去。

    在别人百般为难自己的时候,有人愿意出来帮助自己,如此一来,这人定人会与为难自己的那些人对上眼。

    这不仅仅是好心,更需要莫大的勇气,在他出手的一刹那,就要考虑帮助自己的后果。

    张飞薛艰难的回过头来,脸上却是一脸的愕然。

    我插,怎么是你?你丫的让人将我打成这样,现在又来帮我?你这不是明白的给了我一巴掌,又往我嘴里塞一颗糖么?

    张飞薛心中先前的感激,在见了身旁之人以后,便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。

    而帮助他对过难关的,不是旁人,正是先前让众人为难张飞薛的武长风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了对方神色,只是淡然一笑道:“规矩是规矩,我是我!”

    刚才张飞薛的表现,武长风可是看在眼里的,那些围攻他的人,可不是泛泛之辈,乃是实打实的二等武师啊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并没有用尽全力,但二等武师的一拳一脚砸在身上,又岂是那般好受的?

    张飞薛非但受了这些拳脚,还抱着胸前那块大石不放手。

    什么叫勇气?

    什么叫决心?

    什么叫不抛弃不放弃?

    如张飞薛这般,即使面对众多的二等武师,也没有丝毫的推让,这就叫勇气。

    即使遭受众多武师的拳打脚踢,仍旧抱着石头朝王府走去,这就叫决心。

    而即使自己已经摇摇欲坠,却不愿将手中的大石放下,这就叫做不抛弃不放弃。

    有如此决心与勇气的人,自然是值得人佩服的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武长风,就连先前对他拳脚相向,有些看不起他的一众武师,无不对他另眼相看了。

    有了武长风领头,众人这才微微点头表示歉意,随后纷纷朝张飞薛走来过来,或扶住他肩头,或撑住他后背,或帮他托着手中的大石,虽然众人的心思不一,但脸上的神色却是一致。

    敬佩!

    如果着两个字能用花言巧语,或者是权势谋略得到,都不足为奇,因为他们都是武师,对于这些事,他们多少带着几分不屑。

    但张飞薛不一样,他是实打实的靠着自己的身体,靠着自己心中的坚毅,还有胸前的那一口气,才获得的大伙的肯定。

    虽然大伙都知道,此事不过是武长风用来为难他的,即使他没有保住石头,也没有成功走到王府的大门,王府也会让他们将大小姐接走的。

    但就是因为张飞薛那股不服输的劲,才让他们更加的敬佩于他。

    在刀口上舔血过活的人,哪一个不看重自己的性命了?

    世间能真正让他们豁出命去的事情,还真不多,为了替太子娶亲,为了一句玩笑话便不肯将石头杀兽,就准备将自己性命搭进去的人,如何能不让他们心生敬佩之意了?

    看着越聚越多的武师,张飞薛这才松了口气,总算,自己的付出,没有白费。

    而挨了如此多的拳脚之后,他整个人仿佛散了架一般,被众人如此托着,心知自己已经过了武长风这一关,放松之下,竟然瘫软了下去。

    众人并没有同情他,只是这般将他托着。

    他自己的路,终究还是要靠他自己走完。

    即使,他已经不省人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