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既然张将军开口了,想必太子真的很忙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”武长风微微一笑,却并没有让路的意思。“不过咱们这里有个规矩,还需要将军依着咱们的风俗来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如此说的目的,还是那一个,无非是让夏国的人认清自己的实力,好让大小姐过得舒坦些。

    他现在越是百般刁难对方,以后大小姐在夏国获得的尊敬就越高。

    这其中的道理很简单,一个有后盾的人,别人得罪起来,不得不考虑下他身后的势力,反之,则是任人拿捏的份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虽然不想得罪夏国,也不能将夏国迎亲的队伍拒之门外,但他能做的,却是给予夏国足够的威慑,有了这一层关系在,大小姐便不容易被夏国太子看清。

    而现在的张飞薛能不答应武长风的要求吗?很显然不能。

    别人已经说的很明白了,就是要给你下马威,你不服气是吧,可以啊,有本事你就闯过去呗。

    只要你实力足够强大,能将咱们碾压下去,不仅仅是太子妃,就连王府都要礼让三分。

    可是问题是,现在对方部下五十人的二等武师,就算他张飞薛本事再厉害,也不可能是这些人的对手。

    当下只得服软道:“入乡随俗,兄弟有什么道,张某接着便是。”

    他说出这句话,其实并没有什么底气,对方这般架势已经很明显,是不打算如此轻易将人交出来的。

    而自己奉了太子之命,自然不能半途折返而回,此举不但折了太子的威风,还会丢掉夏国的颜面。

    是以无论对方提出什么要求,哪怕是要了自己这条命,他也不可能推让半分。

    既然不能进,而且也不能退,那怎么办?

    很简单,自己认栽呗。

    “张兄这句话说的硬气,武某也不想为难张兄。”武长风一脸钦佩之意,顿了顿说道。“只是规矩便是规矩,我也不能轻易废除,这样吧,我将这多红花抛出去,张兄如果能保证红花不落地送到王府,咱们就不为难各位了,如何?”

    张飞薛听了,嘴角不禁抽了抽,你丫的,漂亮话都让你说了,缺德事你却一样没少干。

    就你身后那许多二等武师,咱们加起来才多少人?这般拼抢下去,咱们怎么是你们的对手?

    心中虽然暗骂武长风一番,嘴上却不敢说出来,不但不能说,反而要微笑接下来。

    如果将他惹得不高兴了,对方直接不让自己进城,如此一来,自己连一丝机会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眼见着一丝机会出现,张飞薛满口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不答应不行啊,谁特么知道王府能请出这么多的二等武师出来了?早知道如此,就应该多派些人前来的。

    但事已至此,多说无用,张飞薛当即呼喝一声,只留下抬脚与赶车的人,其他人全部轻装简行,准备抢夺武长风手中那朵红花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对方如此,微微点了点头,沉声道:“张兄,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伸手一扬,那朵鲜红欲滴的大红花便腾空而起,武长风等人迅速让出地方来,任由张飞薛前来抢夺。

    他的本意,并不是要将对方拦在城外,只是为了试探对方一番,看他们是否又足够的实力与决心,将大小姐迎娶回夏国去。

    如果真想拒绝这门婚事,他直接将城门堵死就万事大吉了。

    眼见着红花急速下坠,张飞薛不敢大意,当先而行,朝着红花而去。

    只是看见武长风一众人纷纷让开,张飞薛心中不禁有些狐疑,就这门轻而易举让自己接住红花?这不像对面的风格啊?

    心中虽是一阵狐疑,却也不敢大意,凝神以对之下,轻巧便将红花接入怀中。

    只是红花一入手,张飞薛已经不自禁的朝武长风望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特么的,是纸花还是铁花啊。

    这朵花足有自己马车上的牛皮鼓那么大,外面包裹着一沉鲜红如血的纸花,拔开来看,里面赫然是一块圆滚滚的巨石,从入手的分量估计,少说也有百十来斤。

    如此重的一朵‘红花’,别说是有人来抢了,就算是自己扛着走到王府,都是一件极为费事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方才见武长风只是轻轻一抛,这百十来斤的巨石,便轻而易举飞上了半空之中,如此臂力,当真世间稍有。

    却没有想到,王府居然也是卧虎藏龙之地,看上去斯斯文文的一人,居然有如此本事。

    心中虽然惊疑不定,脚下虽是丝毫不敢怠慢,看了武长风一眼之后,抱着巨石,便直朝王府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见对方涌入城中,武长风高喝道:“夏国太子殿下派来迎亲的队伍进城,咱们是不是好好招待一番啊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处,众人大叫一声,声势之浩荡,差点没惊得张飞薛将手中的红花抛出去。

    回身望了一眼身后,却见一众人已经浩浩荡荡朝自己奔了过来,情知自己抱着百十斤的巨石,绝对跑不过那些赤手空拳的二等武师。

    当下放慢了脚步,死死保住胸前巨石,跟随其后的众人则将其护在当心,看样子,他们这是准备用自己的性命护住这块巨石了。

    得了武长风的命令,那些二等武师却丝毫不理会张飞薛等人,该出拳的出拳,该脚踢的脚踢,只片刻的功夫,围着张飞薛的众人,已经倒地不起了。

    那些倒在地上的夏国武师虽然倒地,却立时有王府的人前来接应,兼之那些二等武师也知道此举只是为了为难迎亲的一番,并没有下死手。

    只片刻的功夫,便被人救醒了,望着孤身一人奋力先前而行的张飞薛,这些人的第一反应便是,冲上前去帮忙。

    在王府众人的示意之下,这些人才不甘的摇了摇头,跟随在队伍之后,直朝这王府而去。

    他们本以为张飞薛虽然壮实了许多,比他们要能挨的多一刻,但出手的那些人毕竟是二等武师,还未走出一半的路程,张飞薛身上已经挨了不下百十拳了。

    挨了如此多的拳脚,饶是张飞薛,也已经开始摇摇晃晃起来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他仍旧抱着那一块石头,一步一挨的朝着王府方向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