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过片刻之后,张飞薛就释然了。

    他虽然从未来过周国,却并不妨碍他对周国的了解。

    凌王府所辖地界,其内有大小宗门上百,如此多的宗门,总会有那么几家为何迎合王府,而不惜自降身份,区区欢迎之事,自然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如果武长风知道了他的想法,恐怕会吐出血来,如果真如他这般想法,他又何必将碧水宗逼入绝境?

    当然,这些事情在夏国,可是极为寻常的,别说是王府,就连朝廷,也与不少宗门交厚。

    这些宗门无非为了利益而来,而朝廷则需要他们用武力来震慑一方,一个求财,一个求面子,两项合作之下,自然其乐融融。

    如果非要问为什么会有如此差距,那只有一个解释了,国力。

    周国虽然算不上是大国,但境内兵强马壮,只是一只骁骑军,就有十万之众,加上其他王府掌握的兵权,足以保证整个境内的安危。

    有了如此多的军队,境内宗门的震慑之力,就显得微乎其微,恰恰相反,这些宗门的存在,反而占据了朝廷的不少资源。

    只是因为宗门在各国都已经根深蒂固,想要彻底将他们铲除,必然会招致宗门全面反抗。

    大周虽然有这份自信,能将宗门全部灭掉,但付出的代价,可不是周国现在能承担得起的。

    即使是像商国如此昌盛的国家,也不会下令对宗门来一个彻底清除,因为一旦对宗门展开了攻势,只要其他宗门意识到自己的存亡危机,定然会倾尽宗门资源,与朝廷来一个鱼死网破。

    如此下来的结局只有一个,就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,瘦了自己,肥了邻国。

    这等傻事,周国不会干,商国更不会干,所以他们能做的极限,也只是将宗门驱逐出皇城,皇城周边,也只是允许那些势力庞大的宗门存在。

    从武长风去往商国的一路,便可见其端倪。

    至于国力本就不算昌盛的夏国来说,此事更加不可取了,他们没有强悍的军队,想要阻止比其余三国吞并,已经是绞尽了脑汁,想要再派遣额外的人对付宗门?

    呵呵……

    恐怕他大军刚撤出去,其他国家的边境线就又向自己推移一里了。

    不能派兵镇压宗门,将宗门赶出去,境内又不能任宗门做大,危机夏国的江山社稷,如此一来,又当如何是好?

    夏国的皇帝也不是傻子,自然不能任由此事发展下去,他想到的办法很简单,却很有效。

    扶小压大。

    怎么解释?

    宗门一旦强大起来,需要的资源就会变多,为了这些资源,他们很可能会采取一些极端的做法,譬如烧杀抢掠之类的事。

    而为了避免不让宗门有这样的苗头,朝廷便将资源送给小宗门,小宗门有了资源,过一段时间便能发展壮大起来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大宗门一旦有什么不轨的行径,咱们让发展起来的小宗门去对付他们,两边发生了矛盾,自然不会轻易低头,一番较量之后,肯定有一方败下阵来。

    此消彼长之下,一个成了大宗门,另外一个,则又变成了小宗门,咱们还是老办法,扶持小宗门,大宗门晾着。

    至于宗门联手,夏国的皇帝只会说一句,呵呵!

    眼看小宗门拿了朝廷的好处,别人会傻到切了自己财路,和你做一些谋逆之举?天真。

    所以宗门联手,是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虽然此举对于夏国来说,不是最好的计策,万一哪一天他们达成了共识,自己岂不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?但这是眼下夏国朝廷,能想到对付宗门的最好办法。

    所以对于宗门效命于王府的是,张飞薛确实没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只是还为行出多远,又是一行人绝尘而来。

    有了上次的经验,张飞薛却显得镇定自若的多了,眼见一行人浩浩荡荡开来,他却表现得气定神闲,丝毫没有了先前的紧张。

    待一行人到得近前翻身下马,张飞薛脸上已经露出笑意来。

    不就是迎接一番嘛,没必要弄这么大的阵仗出来,派一两个宗门表示一下就行了。

    心中如此想,面子上的功夫却不能不做。

    当即翻身下马,又与来人寒暄了两句,虽然对方态度仍然不怎么好,他却没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毕竟是大国,有点架子,也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只是他上马之后,还未行出半里,又是一行人绝尘而来,同样与先前一样,只是问了自己身份,便放自己过去。

    他现在已经有些惊疑了,难道周国竟然有如此财力,能同时支援如此多的宗门。

    管中窥豹的本事他虽然没有,但举一反三的能力,他还是有的,夏国虽然也有叫好的宗门,但其中能上得了台面的,也不过那几个,若是只是为了迎亲,而将这些宗门都拉出来,他们夏国自认做不到。

    虽然在他的认知里面,周国朝廷交好的宗门或许更多,可以用来充当门面的,也绝对不会少。

    但关键是,现在自己奉命前来迎娶的,只是凌王府的大小姐啊。如果将周国细分下去,一个王府,充其量也只能掌握周国境内一半的宗门而已,而这些宗门之中,与王府交厚的,或许只有那么几家,能一次让三派宗门前来相迎,如此阵仗,已经不是夏国可比的了。

    难道说周国为了充当门面,故意将宗门打散,分成若干不知名的宗门,前来迎接自己?

    但想想又觉得不对,方才那些迎接自己的人,可是清清楚楚报上了自家的名号,而其中一家,更是派出掌门亲迎,虽然不是了不得的大宗门,但掌门亲自迎接,便足以说明他们不是同一宗门。

    要知道,冒名顶替其他宗门,被别人发现了,可不仅仅是呵斥两句就完事了的,虽然,其中有王府在其中交涉,也未必不会引发冲突。

    心中正想着一个合理的解释,却发现前面有来了一群人。

    见他们策马纵横、疾驰而来的模样,张飞薛嘴角不禁抽了抽。

    这特么的,还有完没完了?

    眼见来人与先前那些人一般,到了近前便翻身下马,而后问了自己名号,回礼之后,对方报上名号,便让开了路。

    张飞薛心中那个郁闷,真是郁闷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撇开其他不说,他们一波接一波的前来,问自己话,自己总不能不答吧,而对方代表的是王府,自己骑在马上答话,不是显得过于轻率了些?

    与这些人照面之后,说不上两句话便又要翻身上马,饶是他是铁卫军出身,身子比一般人硬朗不少。

    但如此上马下马的一番折腾,却也让他双脚有些发酸。

    咬着牙,再一次翻身上马,只是他身子还未坐定,便见远处一行人,又浩浩荡荡朝自己这边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张飞薛的心里,现在独身下震惊二字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