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人争吵了半天,武长风也由得他们,他与七人相处过,比谁都了解他们脾性,自己插嘴,非但不能让他们安静下来,反而会让他们增加更多的话题。

    真不明白,他们说这些无关紧要的话,不嫌累么?

    好在这一次因为有趣事引住他们,只片刻的功夫,七人便词穷,渐渐安静下来之后。

    只是七人出奇的一致,均是一脸希翼望着武长风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如小孩一般的眼神望着自己,武长风心里突突一跳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与自己以前是何其相似,只不过,当时的自己,是看见冰糖葫芦之后,才会有如此反应,而现在这七人却是因为一件事物。

    在武长风看来,能让他们七人感兴趣的东西,恐怕只有两样了。

    其一,是喋喋不休的说些无关紧要的话,或许这七人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争吵,吵习惯了,便成了今天这般模样。又或者是七人小时候受了管束,不能随便言语,等成人自立以后,便一股脑将以前的话都说出来了,时间长了,想要住嘴却是不能了。

    而世间又没有那许多大事给他们讨论,可以让他们讨论上几天几夜,以至于后来,便将这股子说话的冲动,全部转移到了鸡毛蒜皮的上面。

    武长风没有心思去管他们属于哪一种,也不想知道他们以前的屁事,所以他很直接了给了七人一个定论。

    话痨,不唠叨死人不算完。

    至于其二,就是好玩的事物。别看七个人加起来,恐怕有五百岁了,但从他们的言语间不难看出,他们七人除了武功高明一点意外,心性比不谙世事的小孩子还要差着几分。

    但凡有他们七人不知道的事,他们便想追究一番,如此性子,便如同懵懂的孩童一般,见着新奇的事物,便想弄个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七人发现那只貂狐,便能证明这一点。

    武长风也不理会这些,他只知道一件事,这七人武功,高到没边了。纵使是十个自己,也绝不是他们中任何一人的对手。

    只要知道这两点,就足够自己用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难道这还看不出来?借刀杀人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或许如此做,有些不厚道,但既然妫水七君无聊,自己给他们找点事情做,也正好遂了他们的心愿。

    至于七人的安危,呵呵……

    就冲他们说了老半天话,浮雷宗众人没有一个人敢动这件事来说,凭他们七人的武功,压根就不用担心这件事。

    此时见七人都一脸热切的望着自己,武长风忽然将木管一转,落在了浮雷宗当先一人身上。

    “具体是什么,恐怕要问问这位兄台了。”武长风似笑非笑打量了那人一眼,眼中有的,尽是狡黠之意。

    而浮雷宗六长老听了,心里猛然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你和他们聊天聊的好好的,扯上我干什么?

    他心里那个气啊,却不敢发泄出来,非但不能发泄,反而要憋在心里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武长风身后那七人是什么样的存在,他早就领教过了,如果不是他们不想弄死自己,自己恐怕已经死了百八十遍了。

    对方随便一抓一拿,便能取了自己性命,面对这样的存在,他敢表现出一丁点的异样来?

    很显然,不能?

    原因自然简单,此地无银三百两啊。

    武长风说让他们问自己有什么好玩的事物,如果自己勃然大怒,说他只是在胡扯,妫水七君的第一反应,定然是自己一定有好玩的东西,只是藏着掖着,不想给他们罢了。

    然而还有一点,是他心里暗自紧张的另外一个原因。

    浮雷宗,确实有一个好玩的事物。

    不,那个东西不是用来玩的。特么的,跟一群傻子在一起,自己的智商也直线下降了。

    浮雷宗确实有一宝,名为焚天玉。

    说白了,其实就是一块玉石,但这块玉石,却不是简单的玉石。

    传闻这件玉石,是浮雷宗开山祖师叶望风,从南洋孤岛得来。因为这块玉石,叶望风得了玉石之中的部分心法,只因为这一星半点的心法,祖师爷叶望风练成了一身绝世神功,从而开山立派。

    如果这块玉石落入他们妫水七君手中,那浮雷宗的内功心法,岂不是被他七人掌握。

    这七人武功出奇的高,又得知了自己一派的内功心法,一旦七人对浮雷宗不满,那浮雷宗岂不是任由他们拿捏了?

    想到此节,他额头上不禁出现一层细密的汗珠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这件事也不能被他们知道。

    反过来心下却又是一凝,眼前这小子细皮嫩肉、唇红齿白,上唇与鼻尖之间的绒毛似乎都没有褪去,就这么一个毛头小子,他如何知道本宗有如此宝贝的?

    想到此节,他不禁对武长风也露出些许警惕之意来。

    如果武长风知道他现在的想法,恐怕要捧腹大笑三天三夜。

    鬼知道你们浮雷宗有什么焚天石,老子不过是随口胡诌罢了。

    想当初灭掉碧水宗的时候,其宗门之中,不知道有多少宝贝,你们既然是夏国大宗门,难道就没有点稀奇玩意?骗鬼呢?

    不过从叶元彬的眼角稍纵即逝的警惕来看,他们这个宝贝,似乎还挺重要的。

    不怕你没有宝贝,就怕你那宝贝吸引力不够,越是神秘的东西,也是能让妫水七君为之疯狂。

    他也没有想要将其占为己有,只是想借此机会,让妫水七君拖住他们,待到大小姐大婚之后,自己再找机会去夏国摸清浮雷宗的虚实。

    是以见了叶元彬的神色,武长风已然断定,他心中的那个宝贝,必定和宗门有这莫大的关系。

    当下低声对七人说道:“听说他们这件宝贝就藏在宗门之内,而且和宗门有着莫大的关系,只是他一直闭口不言,我倒是没有法子问个明白。”

    见妫水七君互相打着眼色,却是迟迟不动手,武长风续道:“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他那个宝贝,比什么貂狐,肯定好玩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呜”

    当武长风话音刚落之时,身边已经没了半个人影,再回头望去,却见七人一人抓住叶元彬身上一处,正目光灼灼的望着叶元彬。

    这等眼神,这等手法,这等气势,武长风看着是何其的眼熟。

    想当初……

    想多了都是泪啊,元彬兄,你就自求多福吧!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