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长风虽然心情大好,但听了几人无边际的瞎扯,也毕竟暗自皱眉,缓缓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难怪浮雷宗没有动手,原来是被他们给拖住了啊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如此纠缠下去,恐怕也不是办法,既然他们实力如此强横,浮雷宗似乎极为忌惮他们,倒不如借他们的手,将浮雷宗这些人除去。

    敢打王府的主意,结果只有一个。

    朝任云霄努力怒嘴,便要走上前去。

    岂知任云霄一把将他拉住,劝道:“武大总管,咱们还是别趟这趟浑水了,我看那些人,都不是好相与的。”

    并不是他怕惹祸上身,实在是因为他自己也没有把握,从这些人手中逃脱。

    此时自己只是远观,或许没有什么大碍,一旦自己踏足道观,迎接他的,可就是大麻烦了。

    且不说他们这些人的武功,就是他们问的这些问题,也足够自己头大的。

    “放心,没事的,我认识他们,正好借他们的手除掉浮雷宗。”武长风风轻云淡的说着,仿佛并不将这些人当一回事。

    任云霄却是惊讶的下巴都快掉在地上了,放心?没事?认识?只听这几个人说话,就觉得这些人不是什么正常人啊。

    莫非,你也和他们一样,有些……

    心中虽然腹徘了一番,但嘴上却不敢多说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官大一级压死人啊,谁叫武长风是大总管呢?

    现在大总管要去,他能说不去吗?

    能是能,却会显得自己有些胆小。

    虽然武长风当上了大总管,但任云霄总觉得,他是因为技师当得好,而且正好碰上将太子抓回来一事。

    至于武功,呵呵,我任某也是习武数十年的人,会输给你一个毛头小子?

    论胆色,呵呵,我任某也是杀过人见过血的,会比你一个毛头小子差?

    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既然你敢去,我自然敢去。

    当下不再多言,挺了挺胸脯,跟在武长风身后,直朝道观而去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为何,他望向道观的眼神,总有些闪烁。

    难道,真的是怕?

    武长风可没有心思主意他这些细节,他之所以敢进道观,是因为他早就在出城不久之后,就看见了七个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妫水七君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这七人是从千里之外的商国赶过来的,还是说他们本来就在凌王府附近游荡。

    如果是前一点,那他们的武功,实在是高深莫测到让自己望尘莫及的地步了,但如果是第二点,也足够他提醒吊胆的了。

    神出鬼没武功又胜过自己的七个人,在你家外面晃来晃去的不走,你怕不怕?

    但是现在,武长风非但没有惊讶的表情,更不会又畏惧的神色,恰恰相反,他脸上竟然浮现出了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如果没有他们拖住浮雷宗,凌王府的护卫以及宗门弟子,肯定不会如此轻而易举将城内众人拿下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有了他们在,他才有底气,从浮雷宗这里,讨要一个说法。

    “七位前辈,你们怎么还在这里!”武长风上前一礼,露出一脸惊讶之色。

    七人反应倒是如武长风预料一样,见了自己第一眼,便将自己围住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不敢大意,忙催动心法,将自己周身护住,随后身上各处,无不多了一只手搭在上面。

    饶是他见机的快,运功将身体护住,不然被他们这么一抓,非弄出内伤来不可。

    “小子,那竹雷是不是你放的?”

    “你叫咱们过来,是不是因为看见貂狐了?”

    “貂狐在哪,快带咱们去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口水车轮战模式一旦开起,就很难停下来,而且越扯越远之下,很容易变得激动。

    人有时候不能激动,特别是在抓着东西的时候,因为一旦激动起来,手上就会自然的用力,一用力,手中的东西就很可能报废。

    然而,现在他们很激动,而且手中还拿着东西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加起来,组成了一个人,如果不阻止他们,很快,这个人就不再是一个完整的人了。

    所以主导这个身子的武长风,在觉得已经到了自己身体极限的时候,忽然大喝一声道:“好啦,听我说!”

    在与人争吵而又不能出手的情况下,什么最管用?

    对,就是大嗓门。

    吵架谁不会,你骂我,我再骂回去,咱们都是一张嘴,谁怕谁了?

    但如果想吵架胜过对方,一定要清楚吵架的精髓所在,就是将对方的话当放屁,而让对方听进去自己所说的话。

    然而如果对方也知道了吵架的精髓,那怎么才能让对方听进去你的话?

    无疑,一个大嗓门,可以助你一臂之力。

    有了大嗓门,从此吵架吵遍天下无敌手。

    武长风这一招很直接,也很有效,看看眼睛瞪得圆溜溜的妫水七君,看看目瞪口呆的任云霄,再看看被吓了一哆嗦的浮雷宗弟子,就知道武长风这一招,已经完全震慑住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而每当有人这样说话的时候,其他人的注意力,自然会被牵扯到这个人身上去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因为想知道下文啊。

    见一众人均一脸好奇的望着自己的时候,武长风这才整了整衣衫,从容说道:“是我叫你们来的,但是,并不是因为貂狐!”

    “没见到貂狐,你叫咱们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敢耍咱们?”

    “我看他就是存心的,咱们应当让他知道,欺骗妫水七君的下场,究竟多么惨烈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武长风揉了揉眉心,真不知道自己叫他们过来,是好事,还是坏事。

    见他们吵得热火朝天,自己也懒得再嚎叫一嗓子。

    大嗓门可不是那么好用的,而且代价极高,如果不怕嗓子冒烟,或者几天说不出话,那就尽情的呐喊吧。

    反正武长风现在没这个心思,只是摇了摇头,低声道:“不过,我发现了比貂狐更有趣的东西!”

    寂静,死一样的寂静。

    本来热火朝天的争论,突然变得安静下来,就是这样一个效果。

    如此反响,倒让武长风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你们这是狗耳朵吗,这么小的声音都能听见?

    “什么有趣的东西,快快说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别卖关子了,快点说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,他不会无缘无故叫咱们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武长风真的是头疼欲裂了,你们就不能安静一会,听我把话说完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