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长风转身入内,又与宾客寒暄了几句,等到他到了议事厅之时,大厅之内已经站满了人。

    这些人或是肥头大耳,亦或是骨瘦如柴,更有魏然如山的大块头,也夹杂了几位身材短小之人。

    面对这些参差不齐的宗门之人,武长风却不敢有丝毫的怠慢,如果惹恼了他们,不用外面那些人动手,他们就能将满堂的宾客杀的片甲不留。

    武长风思之,倒有几分后怕,但脸上却是一副镇定自若模样,朝众人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“承蒙诸位相助,小子在这里替王府谢过各位了。”走上首位,武长风神色肃然道。

    “相信各位也见到了,外面来了不少他国的宗门之人,虽然王府与诸位或多或少有些冲突,但咱们毕竟都是周国人,在周国的土地上,又怎么能让他们放肆?”

    厅中众人本来就见过武长风的信件,对此事也颇为了解,先前他们还只是半信半疑,以为王府不过是想借用这个幌子,来糊弄他们。

    等到了王府附近,他们这才发现,其他三国宗门,确实来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虽然自己与他们没什么仇怨,也对王府没什么好感,但正如武长风所言,这里毕竟是周国的地盘,其实他们能撒野的地方?

    在周国的地方打王府的主意,那就是看不起他们这些宗门。

    看不起自己的人,自然要给他们点教训尝尝,让他们也知道知道,来周国可以,但在周国搞事情,对不起,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武总管你就说吧,咱们怎么干!”玉阳派掌门姜子时最沉不住气,当即问道。

    “姜掌门问的好,我也不跟大伙废话了,他们想打王府的主意,咱们就让他们摸不到王府的边,等下宴会开始,咱们就直接对他们动手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武长风又说道:“自然,凡是帮助过王府的人,王府自然记得他这份情,等事情办完了,王府绝不会亏待大伙。”

    众人本来凭着心中一口气,看不过其他三国宗门如此嚣张,才会来助王府一臂之力,对于赏赐,他们从来就没有想过。

    此时听武长风如此一说,众人心下更是高兴,赚了面子不说,还能拿到好处,这等事情,谁不想干了?

    更何况,王府赏赐下来的东西,能差到哪里去?

    当下满堂众人轰天价的喝彩,差点没惊动了正在入席的达官贵人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众人斗志昂扬,也不再多说,当下分派了一阵,让任云霄领着众人去了。

    对于王府众人,武长风早已吩咐过,不得排斥宗门之人,摆出高高在上的架子。

    至于临阵杀敌,应当身先士卒,不能让宗门的人看扁了。

    这些护卫明面上对宗门众人虽然客客气气,但心里却和宗门较上了劲。

    宗门的实力如何,他们不知道,但他们乃是王府的护卫,不管怎么说,论资源,还没有哪一个宗门有王府雄厚。

    拿着优厚的资源,却干不出比宗门更漂亮的事,如果任凭这件事发生了,他们哪里还有颜面在王府继续待下去?

    是以王府众人虽然不苟言笑,但心里却是热血沸腾,只等鞭炮一想,定然奋勇杀敌。

    于是乎,众人浩浩荡荡出了王府,招呼了门下弟子,便朝着王府四散开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凌王府境内大小宗门几乎全部来了,他那颗悬着的心,到现在才算彻底放下来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浮雷宗算是夏国第一宗门了吧,鎏金会也不会是商国的二流门派吧,但即便如此,你们能倾巢而出,将宗门所有人都带到周国来?

    再者说,你们确实是想在王府搞事情,但未必能是国内诸多宗门联手出动吧,宗门与宗门之间的利益关系,绝不会让他们犯傻到不顾一切的地步。

    你们不敢,呵呵,咱们周国的宗门敢啊。

    你们来咱们的地盘找事做,咱们会让你们称心如意,就是王府答应,王府境内的宗门,会答应吗?

    很显然,不会。

    你们想搞破坏,咱们不让你们搞破坏,那怎么办?

    打呗,打到一方怕了,这件事就算过去了。

    至于双方的战力,武长风是丝毫不担心的。

    一群游兵散将,焉能是咱们枪口一致对外的武林中人的对手?

    更何况,你们虽然同时出动,但保不齐也会相互生出间隙,趁乱自己,谁还不会下点黑手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武长风嘴角便露出一抹弧度来,恰是一弯月牙,明亮,却又带着几分狡黠。

    等宗人鱼贯而出,武长风这才缓步出了议事厅,朝着前院而去。

    此时的前院,已经摆满了桌椅,一众人等也已入座,不熟识的,并没有闲着,脸上挂着笑,趁此机会,多结识几位好友,相熟的,更不用说,眉飞色舞,大谈人生理想。

    无一例外的,这些人脸上都带着笑意,为整个周国的繁荣昌盛高兴,为王府能与夏国联姻而高兴,更为凌王爷大女出阁而高兴。

    但他们却不知道,这喜庆的背后,究竟隐藏着多少暗流。

    武长风鱼贯其中,一时间又给在座的众人,带来了新的谈资。

    二十出头,便封为凌王府大总管,如果只是这一点,他们到只是惊奇而已,但单枪匹马深入商国,将商国太子擒来这等事,便足以让他们震惊,以及望尘莫及。

    此子,前途定当无量,或许,有可能赶超当世第一技师身份的宰相。

    在座众人大多都是朝中大臣,心思那叫一个玲珑,如果他们现在还不知道与武长风攀上点交情,那么他们就白活了这么大岁数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在不知道圣上对武长风不满的前提之下。

    如果有人见到当初圣上的冰冷的表情,即使武长风再厉害,他们也会选择敬而远之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伴君,如伴虎。

    君王对他不满了,自己还一脸热衷的与他拉上关系,传进圣上耳朵里,会变成什么样子?

    自己与他定然有什么勾结,此人,不能重用!

    只一句话的事,自己的前途,定然毁得彻彻底底,干干净净,明明白白……

    没有人会傻到,将自己的前途,轻易葬送在一个只是一时得意,而实则被遗弃的人身上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们并不知道此事,所以现在,并不妨碍他们与武长风寒暄两句。

    就在因为武长风到场,众人兴致被引到最高点之时,从府外匆匆走进一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