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长风一怔,忙整理衣衫,态度恭敬,朝着高喝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当朝丞相,大周唯一以为一等技师,听闻丞相不仅将仁义礼智信理解的极为通透,就连琴棋书画这些旁门,也是无一不通。

    对于所有技师来说,当朝丞相就是他们的榜样,此时听见丞相亲临,众人无不朝着高喝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一须眉半白的老者,缓缓从一顶朱漆大轿之中走了出来,李源双目神采奕奕,脸上却是春风拂面,给人的感觉,像是一个和蔼可亲的老者一般。

    只是一身朝服,却十分刺眼的彰显着他的身份,以至于众人虽有意亲近,却不敢在丞相面前放肆。

    “丞相亲临,真是令府上蓬荜生辉。”武长风快步迎上,态度诚恳之际。“多有怠慢之处,还请丞相莫怪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并没有得到丞相要来的消息,不然也不会等丞相到了王府大门前,才出来相迎,如此失礼之处,现在也只盼能用言语化解了。

    “无妨,你倒是有心了。”丞相微微一笑,将武长风扶起。“听说你就是那个武长风,不知道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武长风一怔,哪里料到丞相忽然会问自己这个问题,当即答道:“正是,晚辈何德何能,能让丞相记住晚辈名字。”

    丞相李源也是天岳书院出身,武长风自称一声晚辈,也不算失礼。

    李源一怔,双跳轻微跳了一下,重新打量了武长风一眼,又说道:“莫非,你也是天岳书院出来的?”

    他言语中带着惊喜,仿佛发现了什么宝贝一般。

    武长风也是一愣,没想到眼前这个老者看起来和蔼可亲,心思倒是缜密,只从自己一个称呼,便能判断出自己的出身,如此本事,他是自认不如的。

    武长风点了点头,正欲寒暄几句,却见府中走出一人来,大笑道:“李兄亲自前来,倒让本王受宠若惊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人,正是凌王爷,而丞相听得笑声,朝武长风点了点头,露出赞许的目光,而后便大踏步上前,朝着凌王而去。

    两人还未聊上两句,府上一护卫急匆匆赶来,对凌王说道:“太子殿下尊驾到了。”

    太子身份虽然高贵,但按照辈分,凌王是他的叔叔,所以凌王不用亲自相迎,而黄诚泰等人早就过来了,听得太子到来,忙朝前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众文武百官听太子亲临,亦是尾随黄诚泰之后,朝着太子所行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而此时,也只有凌王一人仍旧站立在门前,等候太子到来。

    见此机会,武长风这才有机会上去问话。

    “王爷,皇宫那边怎么说?”两人昨晚商议过,武长风还抱着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当见了凌王缓缓摇头之后,武长风便彻底绝了援兵的心思,转而问道:“那其他王府的人,可有自保之力?”

    面对满堂的文武百官,武长风就有些焦头烂额,如果其他三家王府也需要人保护,那王府今日这个喜宴,恐怕要闹出笑话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倒是无妨,我已与他们打过招呼了。”凌王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,沉声对武长风说道。“尽量不要惊动众人,万不得已之下,你可以调令城外三千骁骑军。”

    说完便将一枚漆黑的铁令交给了武长风,见太子到来,示意武长风自行去忙,而凌王则站在门口亲自迎接太子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了令牌,心中底气顿时足了几分,当下也不再理会其他,准备去将骁骑军调来。

    只是转身望了一眼身后,却发现人群之中,居然见到了熟人。

    那人似乎也瞧见了武长风,朝武长风微微一笑,点了点头,而后又朝旁边努力努嘴,示意武长风朝旁边看去。

    这人不是旁人,正是天水宗掌门赵山河,在他旁边站着的,正是他的大弟子王超群。

    两人武功虽然不如何高明,却也是过了六等的武师,见到他们善意的目光,武长风便明白过来了。

    他们这是,来帮忙的啊。

    而朝着两人示意的方向而去,武长风又在人群中看见了另外一张熟悉的面孔,玉阳派掌门,姜子时。

    姜子时挥了挥手,又朝旁边指了指。

    武长风寻着他所指望去,见到了高原派那身体颇为肥胖的掌门,韩高宏。

    之后,无用他们示意,武长风已经在人群中认出了许多宗门之人,这其中,包括玉山派的宋清华。

    见这些人到来,武长风总算是彻底放下心来,有他们相助,夏国即使来在多人,他也是不惧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人,才是自己真正的贵宾啊。

    可惜,武长风还没有荡漾开来的笑脸,在看见了一人之后,瞬间僵住了。

    鎏金会草马堂堂主赵岳峰?他怎么来了?

    难打说,商国也收到了消息,想来搅这趟浑水不成?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任云霄已经迎着太子,到了王府门前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势,忙靠了过去,与众人参拜了一番,便任由凌王招呼去了。

    “任总管,你可认识伊国宗门?”武长风凛然,沉声问道。“人群之中,可有伊国的人?”

    任云霄先是一愣,随即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来,而后朝着人群扫了一眼,脸色刷的一下变白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这是想干什么?难道想将怎么王府一锅端了不成?”

    任云霄虽然久在王府之中,却也跟随凌王去过不少地方,对于其他几国的宗门,他还是有些了解的。

    方才他只顾着照顾太子,没有打量一番人群,此时见人群之中,竟然混杂了不少宗门弟子,不仅仅是周国的,还有其他三国的。

    如果等宴会散了,这些人动起手来,恐怕会引起一场厮杀。

    “不要紧张,他们是来帮咱们的。”武长风见任云霄额头已经见汗,安慰道。“你现在去联系他们,请他们到议事厅商议。”

    任云霄一脸不敢相信望着武长风,不知道武长风究竟用了什么法子,居然令宗门来帮助王府。

    但此时事情紧急,他也不便多问,当下应承一声,带人便往人群中走去。

    伊国,商国,夏国,我看你们这一次是下了血本了吧!

    不怕你们不来,就怕你们走不了!哼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