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一家八口,现在何处?”武长风见他无恙,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托大总管的福,任总管已经将人救下了。”

    听武长风所问,陈熙当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他不问那些贼人去了哪里,反而先问自己一家老小的安危,就冲这份心,就算将这条命交给武长风,也算是值了,感激之际,陈熙噗通一声拜服于地,一脸的感激之色。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,那些人不在小院了?”武长风舒了口气,这才问起那些人的去向。

    “那人问完话之后,便扬长而去了,只留下几个六等武师留守,准备将属下杀了,幸亏任总管一路相随,不然我真不敢想后果!”

    武长风微微一怔,却仍旧摆出一副镇定的神色,安慰了陈熙几句,便让他下去了。

    听陈熙口气,他们已经准备动手,此时离天亮不过一两个小时。

    看来,他们是真准备对王府下手了。

    “任总管,那些人的下落问出来没有?”

    “真在查,相信用不了多久,就能知道他们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任云霄为人老道,救了陈熙一家,自然不会将那些看守的人尽数除去,知道浮雷宗下落,只是迟早问题。

    “我让人做了几节竹雷,你派人去取。”武长风点了点头,正色道。“一旦发现浮雷宗的下落,立时将竹雷引燃抛入空中。”

    他也不确定妫水七君会不会来,又或者能不能赶过来,但如果妫水七君能赶到,有他们七人在,缠住浮雷宗,应该没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任云霄领命去了,此时天色已经渐明,王府众人都已经早早起床,开始忙活起来。

    前院张灯结彩,红绸粉带,后院杀猪宰羊,烹鸡煮鱼,众人穿行其间,眉宇间皆带喜庆。

    望着来往穿行的众人,武长风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这喜庆的背后,不知道暗藏了多少杀机,他需要做的,就是努力将这些杀机扼杀在摇篮之中。

    但现在王府人手紧缺,他实在没有把握能将这一片喜庆维持下去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既然揽了这儿差事,自然要将他做好,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
    当下也不再细想那许多,缓步向着小院走去。

    脸上一脸僵硬的笑容,时不时指正一些没有安排到位的事情,用近两个小时的时间,将整个王府逛了一圈,这才确定内府安置妥当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事,前往道贺的人已开始陆续到来。

    身为王府大总管,理应站在王府大门前相迎,只是他不过新升三天,众人还未得知消息,而外府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,是以武长风便安排了内府总管胡玉衡接待众人,刘龙则再一旁相助。

    对于王府的事,武长风还是比较放心的,毕竟都是王府中人,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,给王府丢颜面。

    见府内已经部署妥当,武长风这才将刘龙招来,询问了太子何时到来的情况。

    只是刘龙职位太低,没有收到消息,无奈之下,武长风只能去找凌王。

    但当他踏进凌王殿时,见里面已经座了不少达官贵人,见他们与王爷聊得正欢,也不便前去打扰。

    当下退出凌王殿,向着外府而去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远处忽然传来一声炸响,与先前妫水七君交给自己的竹筒发出的响声一模一样,知道这是任云霄找到了浮雷宗的行踪,按照自己所说而为了。

    只希望,他们真能过来帮自己一把吧。

    只是此地离商国不下千里之地,他们若是听到了,恐怕也赶不过来,无奈摇了摇头,这才朝着外府大厅而去。

    刚进打听,便看见任云霄带着一众人守卫一旁,武长风点了点头,对任云霄行事更加放心了。

    “接应太子的人,可安排好了?”武长风也不废话,径直问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现在实在是分身乏术,无法抽身啊,万一出现什么情况,我怕王府这些人手不够用。”

    其实站在他身旁的,不过七八位武师,看他们的气势,似乎都在四等以下,即使出了什么问题,他们这些人恐怕也不管用啊。

    “行了,王府的安全,就不用你操心了,你现在离开带他们到城门口,迎接太子殿下到来。”

    太子代表着圣上,武长风虽然对黄启云没什么好感,但面子上的功夫,还是要做一做的。

    缺了什么,也不能缺了礼数。

    让任云霄等人前去接应,已经算是失礼了,如果在晚去,恐怕会落个大不敬的罪名。

    这一点,任云霄也极为清楚,见武长风吩咐下来,他只能答应,当下带了众人,直朝凌王城城门而去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万事俱备,就看有多少人相对王府不利了。

    实在不行,也只能让王爷召回骁骑军,冲散了这场喜宴。

    如果王府能平安度过此节,一定要想将王府众人的实力提升上来才行。

    心中暗自盘算,却也走到了大门前,身为大总管,总是要见一见与王府交厚的众人的。

    与胡宇衡打了个照面,便让他到府内迎接宾客去了,而武长风则站在大门之前,亲自恭迎前来道贺之人。

    “恭喜恭喜,区区薄礼,不成敬意。”一人走上前来,微笑说道。“想不到武公子如此年轻,已有如此本事,以后有闲暇,可以到府上坐坐。”

    刘龙早就告知了对方身份,礼部尚书周敦礼,武长风只是奇怪,自己从没有见过他,他怎么认识自己的。

    心里虽然嘀咕,嘴上却恭维道:“承周大人厚爱,日后有机会,一定亲自登门拜访。”

    说完便将周敦礼迎了进去,等他出来之时,却发现一张熟悉的面孔。

    “武公子真是年轻有为,倒是张某眼拙了,区区薄礼,请笑纳。”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引自己入宫的张文士。

    武长风点了点头,寒暄了两句,又将张文士迎了进去。

    而后陆续前来的人,均是武长风不认识的,但武长风越听越是心惊。

    朝廷之中,几乎所有官员都来了,如此多的达官贵人,万一出了什么事,王府可担不起这个责任。

    心中暗自盘算,如何才能保证他们的安全只是,一声高喝,打断了武长风的思绪。

    “丞相李源前来拜贺!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