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到此节,武长风不禁有些不解,既然夏国要与周国联姻,那他们为何还要扰乱这场大婚,甚至有可能掳走太子。

    难道,夏国朝廷与宗门之间,也是水火不容?

    为了证实此时,武长风也顾不得劳累,当即命人叫来了夏国使臣,想问清楚夏国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夏国皇室一品技师曹猛,见过大总管。”此人虽是技师,但一脸的络腮胡,却丝毫没有技师的样子。“不知大总管召唤我等,有何事吩咐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的名字,他早有所耳闻,当初武长风安排他们去温泉游泳,以及分居三小姐小院,这些事事后刘玉玲都对他们说明,是以他们对武长风极为感激。

    “吩咐谈不上,只是有些许小事不明,希望能从曹技师口中,得知一些关于夏国的情况!”武长风也不绕弯,直接开口问道。“我们在三十里外,发现了浮雷宗的行踪!”

    曹猛先前还不以为意,但听了浮雷宗三字,整个人仿佛遭了雷击一般。

    愣了片刻,这才喃喃自语道:“他们竟然追到了此地?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一脸疑惑望着自己,当下便细细将夏国朝廷,与宗门之间的关系,一一告诉武长风。

    原来夏国的情况,比武长风所想要复杂得多,夏国皇帝一共有十三位皇子,每个皇子各掌一方,大小姐所嫁的,则是夏国的太子。

    而夏国其他诸位皇子,对皇位均有觊觎之心,见两国联姻,便想破坏了这门婚事。

    这其中的心思,不用曹猛明言,武长风已经能猜出个七七八八了。

    原来不是夏国想监守自盗,而是因为有人想从中作梗。

    既然知道了事情的起因,武长风便能猜出面对的对手究竟是什么人,又问了曹猛一些相关的问题,提醒他明日小心应付之后,武长风便送曹猛出了议事厅。

    而出了议事厅,已经是月明星稀之时,王府举办婚宴,自然少不了烟花爆竹。

    看着绚烂无比的烟花,武长风的心情却不怎么好。

    依曹猛所言,夏国有夺取皇位的皇子,不少于四位,眼见如此好的机会,他们不会冷眼旁观。

    夏国虽然比不上周国繁荣昌盛,但国力也不容小视。

    凌王府所辖境内,就不下于数百宗门,其中大宗门就有两个,依照如此算法,夏国四位皇子所辖之地,至少也有一两个大宗门。

    如果他们不计代价,出动全力之下,王府这些护卫根本应付不过来,想要这里,武长风脸上的愁容,更加深刻了几分。

    就在此事,外面忽然一声震天响,武长风一愣,却见一枚眼花直冲云霄而上,而传来的爆竹之声,更是久久萦绕于耳。

    武长风一怔,随后露出一丝笑容来。

    当初自己救了他们一命,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报答自己?有他们闹一闹,事情或许能收到意想不到的的后果。

    当下便吩咐下去,命人制作起竹节来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前往送信的众人,也陆续回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听闻,立时将他们招到议事厅,询问送信的情况,见这些人均是拉耷着脑袋,似乎受了不少气,武长风便知道,向宗门求救的事,已经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现在是后有追兵,前面却无援军,唯一的希望,也只能寄托在这些竹节之上了。

    只是想到他们不过七人,当真遇上了什么事,也不知道管不管用,武长风的心,再一次跌入了谷底。

    这件事并没有太多人知道,现在看来,只有惊动王爷,看他能不能连夜将骁骑军调回了?

    只是想了想,武长风便暗自摇头苦笑起来。

    骁骑军并不是因为其中有高手身在其中,而是因为他们善于骑射之道,让他们在前开路还行,想要保护婚庆之时的众人,恐怕是无能为力了。

    即使当真能成,这个婚礼,恐怕也被践踏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但不管如何,发生如此大的事情,又是自己不能解决的,总要向凌王汇报一声才行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夏国其他宗门,想要破坏这次婚事?”凌王殿内,凌王蹙眉问道。“如果当真如此,那调回的三千骁骑军,恐怕没有什么用处了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一怔,没想到凌王竟然提前将骁骑军给调了回来。

    见武长风一脸愕然神色,凌王这才说道:“毕竟是两国大事,咱们总要将他们安全护送出去才行,没有想到,他们竟然有如此大的手笔。”

    凌王脸色也不好看,毕竟夏国的情况,他比武长风要知道的多。

    “此事你是何事知道的,怎么不早些告知于我,如果发现浮雷宗的痕迹,我也好向其他王府求援啊。”沉默片刻,凌王不禁抱怨道。

    “都是属下办事不利,才未发现如此大事。”武长风脸有愧色,忙说道。“只是此时我也只是早上才知晓,又因为府上的事情,这才耽误了时间。”

    其实这件事,并不能归罪到武长风头上,他是三天前才回的府,临时才接任了大总管一职,而后又因为面圣之事,又耽误了一天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说要去府外吃点东西,恐怕这件事他也发现不了。

    但现在事关整个王府颜面的事,凌王气恼也是应该的,武长风并没有反驳,只是任由凌王抱怨几句。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,此事也不能全怪你,是我考虑不周,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,我派人前往皇宫一趟,看皇兄能不能声援一番。”

    当下凌王提笔修书,又让徐谋士亲自前往送信,与武长风商议了一番,了解了王府的情况,这才命武长风回去,让他留心那些浮雷宗的人。

    武长风忙了两天一宿,早已疲惫不堪,但此时却不是他休息的时候,因为还有一件事等着他处理。

    凌王府议事厅内,陈熙面如土色站在厅中,从他神色来看,武长风就知道情况一定不妙。

    “大总管,他们当真准备杀人灭口。”陈熙见武长风到来,慢说道。“如果不是任总管在,属下这条命算是交待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他依照武长风所言,将王府的情况全部说给对方听了,岂知对方听完之后,忽然向他下手,如果不是他听了武长风所言,多留了一个心眼,恐怕早就被人一掌打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