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他们……他们是夏国的浮雷宗!”陈熙支吾了半天,终于说了出来。“他们只是让我查探王府守卫的情况,以及夏国使臣的人数,至于其他的,属下并不知晓,还请大总管看在我这么多年尽心尽力为王府做事的份上,一定将我全家老小揪出来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闻言眉头不禁皱得更深了,他们查探王府虚实,倒可以理解,那他们查探夏国使臣的人数,又是作何解释?

    “那他们有没有提及,什么时候动手?”见陈熙摇头,知道浮雷宗一定不会将如此重要的消息说给他听。“既然如此,那你怎么相信他们会放了你一家老小?”

    陈熙一愣,只是摇头,他只是担心家人,才会一时糊涂答应了对方要求,现在听武长风问起此时,他才惊觉,自己连对方的底细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如果事成之后,对方来一个杀人灭口,他岂不是连哭的地方都没有了?

    当下又说道:“他们只是答应属下,只要今晚再向他们汇报一次,他们就会放了属下一家老小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摇了摇头,却发现了一丝机会,如果能探听出陈熙一家的位置,或许对自己有所帮助。

    当下又对陈熙说道:“想要救出你一家老小,现在只有一个法子,不知道你是相信王府,还是相信浮雷宗的人?”

    陈熙微微一愣,随即会意。“大总管有什么吩咐,属下一定照办,只要……只要能救出我一家老小,就是搭上我这条性命,也在所不惜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将他扶起,微微一笑道:“没这么眼中,你只要如往常一般,做你的事情就好。”

    陈熙有些听不懂了,不知道武长风指的是什么,又问道:“那……那我今晚,还要去那小院?”

    武长风点了点头,续道:“不仅要去,还要将王府的情况如实相告。”

    当下武长风将王府护卫的情况一一说给陈熙听,然后又将夏国使臣的人数也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见陈熙一脸畏惧模样,唯恐如实相告浮雷宗,会对王府不利,问道:“如果他们真想对王府不利,那我岂不是成了王府的罪人?”

    武长风拍了拍他肩头,笑道:“放心好了,我只有分寸,你按我说的做,保证你成不了王府的罪人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的能耐,他也是听说过,但此时毕竟关系王府存亡,他却不敢大意。

    只是想到自己如果真将这些消息告诉浮雷宗,他们未必不会放了自己家人,而又见武长风一脸成竹在胸模样,便不再多问什么。

    当下两人一同离开小岛,陈熙依旧做他自己分内的事去了。

    而武长风从陈熙口中虽然知道了对方身份,但浮雷宗究竟想干什么,他却没有底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就是王府现在急需要人。

    不是技师,而是高等武师。

    当下朝二公子小院而去,却发现二公子并不在院中,转而折转到大小姐小院,才见到二公子与三小姐正陪在大小姐身边,三人有说有笑,气氛十分温馨。

    武长风摇了摇头,便从院门退了出来,而后招来任云霄,询问他其他王府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各家王府分布四周,用以镇守大周宗门。”任云霄一脸郑重,将所知如实相告。“大小姐大婚,他们自然会派人过来祝贺,但为了避嫌,他们不会派太多高手过来。”

    正如其他王府相邀一般,凌王府也会隔三差五的去其他宗门祝贺,有时候是凌王亲自前往,有时候则是二公子代劳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每一次出去,只会又六到七位武师陪同,最低不过六等,最高不过二等。

    武长风听完,又问道:“如果是特殊情况,他们会不会过来帮忙?”

    任云霄一愣,随即明白了事态的严重性,沉声道:“按理来说,王府一家有难,其他王府不会坐视不理,但请帖七天前已经发出去了,他们现在恐怕已经在来的路上了,想要让他们帮忙,时间上恐怕来不及。”

    凌王府镇守大周西丘附近宗门,与离得最近的穆王府,也需要三日路程,更不用说离得远的勤王府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揉了揉眉心,觉得现在真的是有些焦头烂额了。

    他原本准备让其他王府派些人过来,好在大婚当天,帮助凌王府共度难关,但没有想到,他忘记了路程这一说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除了玉山派与天水宗这些宗门以外,王府很难找到能够帮助王府的帮手。

    但宗门与王府向来不睦,他们不来闹事就已经不错了,怎么会在王府有难之事,出手帮助王府了?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聊胜于无,只希望他们能念在同是周国子民的份上,前来相助一把吧。

    当下,武长风疾书数封,里面对于其他事情只字未提,只是提及夏国宗门有可能来王府闹事,望他们念在周国脸面的份上,让他们前来帮忙。

    至于玉山来,武长风同样也让人送去了一封书信,不过不是以二公子的名义,而是用他自己的。

    毕竟此事关系到宗门与王府之间的关系,如果让其他宗门知道了玉山派与二公子的交情,玉山派恐怕就要完了。

    看着一众护卫离去,武长风脸上一脸凝重,现在看来,也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了。

    而接踵而来的,则是府上大大小小的事情。

    武长风身为大总管,虽然许多事情都不用他去处理,但有许多重要的事情,还是需要他点头同意。

    被这些人隔三差五的问上一遍,武长风实在难以静下心来,思考如何应付夏国浮雷宗的突袭。

    一直忙道傍晚时分,王府大小事宜这才安排妥当,只等明日有人前来祝贺,迎接重要人物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武长风以为可以静下心来,好好想想如何阻止浮雷宗的问题时,忽然来了一个不速之客,让武长风颇为头疼。

    因为是两国联姻,又是圣上亲下的旨意,是以明日观礼,太子会代为前来祝贺。

    前来传旨的,仍旧是张文士。

    从张文士口中得知,太子明日前来,也不会带太多的人过来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,太子带来的人,不但不能帮上王府的忙,还需要王府派出人手,在鱼龙混杂的众人中,保护太子的周全。

    太子前来?浮雷宗?嗯?怎么和自己当初去商国的目的,如此的相同。

    难道说,他们的目的,不是王府的婚事,而是因为太子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