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在这里,我也不多说废话了,如果各位对我有什么意见,也请在大小姐大婚之后,在对我发难,现在,是咱们同心协力之时,不要因为对我有想法,而丢了王府的颜面。”

    见众人点头,武长风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想搞事么?我有的是办法让你们老实下来。

    因为武长风对众人不怎么熟悉,他并没有立刻对这些人进行安排。

    好钢要用在刀刃上,用人,同样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等众人分别介绍一番自己,武长风已经对王府众人有了大致的了解。

    当下将府中大小事务一一细分下去,内府负责府内装饰点缀,采办各种婚礼所需,外府则巡视王府周边,确保没有王府附近没有可以人出现。

    等一切安置妥当,已是月明星稀只是,见时候不早,武长风这才安排众人退去。

    而众人散去之时,无论是认识武长风的,还是不认识武长风的,都朝武长风投来一个含有深意的目光。

    毕竟他们眼下都只是各自忙活各自的,对于王府其他事情都没有太过注意,此时经武长风提及,他们宛如醍醐灌顶一般,当真是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而如此一来,也让众人明白了一个道理,王府大总管,可不是他们想象中那么好当的,武长风,则具备了担任大总管的实力。

    自己,确实与武长风存在着差距,而且,不是一星半点。

    “可以啊,我看他们从来都没有这么服帖过。”等众人走后,黄诚泰一脸赞许的说道。“以前他们也听从安排,却没有现在这般积极过,我看大姐的婚事,是十拿九稳了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却一脸郑重的摇头,脸上丝毫没有喜色。

    “事情是安排下去了,但能不能顺利进行下去,还很难预料。”

    不是他对这些人没有什么信心,而是对那些不确定因素感到担忧,撇开其他不谈,只是宗门闹事这一项,就足够他头疼的。

    “时候不早了,咱们去吃点东西。”黄诚泰拍了拍他肩膀,准备吩咐下人去安排点心。

    “公子,咱们出去吃吧!”武长风眉头微挑,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机会。

    黄诚泰见他眼中深意,立时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刚出府外,便见王府左右多了不少摊贩,虽是夜深之时,这些人却没有离开的意思,想来是因为王府中办喜事,应该有不少侍女护卫忙碌到很晚,这才在路边小摊弄点东西吃。

    他对这些并不反感,却有着一丝担忧,如果有人心怀不轨混在其中,到时候可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当下武长风不动声色,径直朝一家酒楼而去。

    刚踏进酒楼,准备关门的伙计便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是二公子来啦,咱们正准备关门呢!”伙计说话之际,已经将二人引进了屋内。

    掌柜的见二公子来了,收了账本,亲自过来迎接,对小二吩咐了两句,那小二便急急朝后厨跑去。

    看两人神色,应该是让掌勺的大厨多留一会。

    武长风点了点头,抛给掌柜一点碎银,而后选了一个视野开阔的地方,点了两个小菜,便让掌柜的去弄了。

    很快酒菜上来,两人相对而坐,边吃边聊,时不时朝屋外看上两眼。

    两人吃得兴起,却见王府中走出一人来,脚步匆匆之际,还不忘回头张望一番,见他如此,两人均是警觉起来。

    瞧这侍卫的模样,似乎不是出去办什么急事啊,而他谨慎小心的模样,倒是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一般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两人均来了兴致,等那人走远,两人结了饭钱,便跟随那人而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现在眼力与耳力都不弱,虽是黑夜,跟踪那人却不如何费力。

    只见此人出了王府,一直向东走出三十余里,这才在一座残破的小院前停下,四下张望了一番,见无人跟来,这才在门上轻扣了几声。

    不久之后,院门打开,那人便闪身迎躲了进去。

    黄诚泰二人相视一眼,觉得其中大有古怪,正欲飘身入院,探听个究竟,却发现小院左右,安置了不少人手。

    看来,这小院果然有古怪。

    两人不想打草惊蛇,遂仍旧留在原地,武长风将眼力放开,却见小院之内一片模糊,想要看清,却无能为力,自从他修炼了天尊诀,眼力大涨之下,这还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见眼力无法看透其中,又将耳力放开,虽隔着里许远,却难不倒武长风。

    岂知也是一样,小院之内极为寂静,听不出丝毫声音。

    武长风心下大奇,更觉小院中的人不简单。

    当下朝黄诚泰使了个眼色,便径直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长风,刚才怎么不闯进去看看?”黄诚泰脸色凝重,带着些许不满。“如果他们是冲着王府而来,恐怕会耽误大事。”

    这一点,武长风也深以为然,只不过他觉得这些人的突然到来,必定是因为大小姐的婚事,至于究竟是谁派出来的,还需要确认。

    “咱们闯不进去。”武长风也是苦笑,二公子当然不知道小院中的情况了。

    而那小院虚虚实实,看来是有高手坐镇其中,即使王府派人前去围剿,恐怕也不会有什么结果。

    毕竟此时大小姐出嫁,他们需要人手保证大婚的顺利进行。

    与这些人正面交锋,打草惊蛇不说,反而极有可能折损王府的实力,一旦人手不够,其他势力很同意趁虚而入。

    现在最关键的是,如何牵制住这些人。

    “闯不进去?”黄诚泰露出一丝惊讶,他还没有见武长风如此不安过。“既然如此,咱们也要想办法将他们赶走才是。”

    对于大姐大婚一事,黄诚泰不想出现一点纰漏,虽然不知道对方是什么用意,却存在着一定的威胁。

    即使自己正面不敌,也不能放任他们在此游荡。

    “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,咱们还是不要打草惊蛇。”武长风蹙眉,想了片刻说道。“只有想将那侍卫抓住,仔细问明了其中原委,咱们再行动手不迟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的想法很简单,要么不动,要么直接将他们灭掉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贸然前往,最好的结果,是与对方大打出手,然后看着他们离开。

    但他们既然能在离王府三十里外的地方找到落脚点,未必不能在二十里外的地方隐藏踪迹。

    要么,按兵不动,要么,雷霆一击。

    这才是武长风的作风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