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长风嘴角微微上扬,继而轻笑一声,狐狸尾巴,终于藏不住了么?

    他修习了天尊诀,已经颇有心得,耳力放开之下,能听见远近里许的风吹草动,别说是黄启云所说的话了,就是九个黑衣人落地的声响,他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想查我,你们恐怕要白费心思了!

    对于此事,他一点也不担心。

    自己回去以后,只要将此事告知医仙即可,以他的心思,不会不知道如何处理此事,而在外人看来,医仙不过是一个疯疯癫癫的糟老头罢了。

    至于陈阳华,那只是他的猜测罢了,更何况他因为闭了死关,并没有见过医仙,只要自己不承认,他们是绝不会发现自己身份的。

    最让他担心的,是方才大殿之中传出的那股肃杀之气,只从这股气息之中,武长风便能感受出对方的强大。

    黄启云的实力,不是自己现在可以撼动的,自己只能抓紧时间,赶紧修炼了,如果他真对自己起了疑心,自己还真没有办法活下去。

    暂时将这些先抛开,武长风便笑脸朝凌王走去,张文士在自己进了大殿之后,便已经离开了。

    凌王见武长风安然出来,这才长长出了口气,询问了武长风几句,便一同往王府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回去,倒想的轻松了许多,因为大小姐大婚,凌王与他说的,都是关于大婚之事。

    身为凌王府的大总管,大小姐出嫁一事,他多少要费些心的。

    两人回到王府之时,日头已经有些偏西了,告辞了凌王,武长风便准备为大小姐出嫁一事张罗一番。

    只是刚与凌王分别,黄诚泰便拦住了他去路。

    “怎么,将他们交给我,你就不管啦!”黄诚泰一脸喜庆,显然是为大小姐高兴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告诉他见到大小姐独坐院中时的情形,不知道他还高兴得起来吗?

    只是这件事只会压在他心里,永远也不会对武长风提及。

    但想到黄诚泰所说,武长风这才一拍脑门道:“哎哟,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,他们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黄诚泰所说的,自然是翅虎与月轩二人了。

    这两人确实是个麻烦,自己却不能不管不顾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他们现在好着呢,有刘领队照顾,你就放心吧!”黄诚泰见武长风如此模样,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。“你先将我姐的婚事给办好了,再安排其他的不迟。”

    对于黄诚泰来说,他只有这么一个姐姐,他可不想在大婚之日,出现什么差错。

    如果武长风能全心全意安排此事,他自然能放心不少。

    武长风重重点了点头,便与武长风一道去了二公子小院。

    “我从来没有处理过这样的事,不知道能不能做好。”武长风有些愧疚,先将丑话说在了前头。

    “具体事宜你不用管,吩咐下人去做就是了。”黄诚泰轻笑一声,觉得自己终于能压武长风一头了。“主要是婚礼的进程,不能出现什么纰漏。”

    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,讨论了半天,武长风总算是弄清楚了婚礼的大致行程。

    在外人看来,婚礼或许很复杂,各种礼仪,各种宾客,以及到来的使者等等诸多事宜。

    但在武长风眼里,他最后直将事情分为了三类。

    其一,宾客,接待好前来祝贺的宾客。当然,这里面也分很多情况,武长风不用亲自去做,只要吩咐一声,让他们去做就是了。

    其二,酒宴。武长风将贺礼,彩礼等统统归为其中,包括王府的布置等等工作,都算在了其中。虽然比较繁琐,却也并不难办。

    而最后一项,也是他最为担心的一点,就是保证婚礼进行。

    身为统领一方的王府,得罪的人自然不少,更何况几位王爷当中,也不乏有心胸狭窄之人,加上这一次是周国与夏国联姻,也不拍出商国派人前来闹事。

    如何提前发现这些人,不至于在夏国使者面前丢了王府的面子,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。

    如此多的事情要处理,倒让武长风觉得有些分身乏术。

    而想到自己大总管一职,脸上才显得轻松了几分,这些事情虽然看起来繁琐,但安排下去,却用不了自己多少时间。

    当下,武长风命人前去通报一声,让王府所有总管领队,晚饭之后全部到会客厅议事。

    身为大总管,就是这么一点好,一声令下,便有人忙前忙后去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与二公子又闲聊了一阵,吃了晚饭,两人便一同前往议事厅。

    到了打听,见所有人都已经到了,武长风这才跟在二公子身后步入大厅,两人早就商议过了,此时以武长风围住,二公子只是旁听。

    是以到了大厅,武长风便居中而坐。

    转过头来,朝众人扫视一眼。

    却发现,外府除了任云霄、方裴、刘佳能、章横,内府除了刘龙刘玉玲以外,其他领队以及总管,他一个也不认识。

    至于众人望向他的眼神,大部分都是钦佩与赞赏之色,只有少数几人因为武长风的年纪,显得有些不屑。

    “诸位,在下武长风,今年二十出头,或许与在座的大部分人相比,我只能算是一个新人。”武长风自报家门,看了众人的反应这才接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或许有许多人不服,因为我年轻,说句粗俗点的话,我吃过的饭,或许还么有各位吃过的盐多,我升上大总管一职,也是诚惶诚恐,唯恐一个不慎,让王府闹出笑话来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既然得了王爷的信任,便要将王府的事情处理好,咱们受王爷恩惠,理应为王府效力,咱们都是为王府做事,并不是为那一个人做事,王府有了颜面,咱们走出才能理直气壮。”

    说道此处,堂下忽然响起一阵叫好之声。

    武长风双手虚压,续道:“如今大小姐大婚在即,正是展现咱们能力的时候,能将大小姐的婚事办得漂亮,才是咱们大伙共同的荣耀。”

    黄诚泰听了,仍不住朝武长风竖了一个大拇指。

    武长风灭了碧水宗,又将商国太子抓来,在众人心中,他的形象本就变得高大起来,而如今这一番陈词,更是张弛有度,只片刻的功夫,便将众人的心思拉到了一块。

    就连方才那些满脸不屑,以为武长风不过是因为侥幸,才会升任大总管一职的人,都被他的言语吸引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