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长风上前心里,金冠黄服之人这才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凌王麾下,只身将商国太子抓来的武长风?”此人双眼微眯,打量起武长风来。“站着说话就好,不用在意这些礼节。”

    他语气颇为温和,倒让武长风大感意外。

    不是说天子都是一副冷冰冰的面庞么?

    心中如此想,手上却不敢慢,缓缓站立起来,却发现身边的老者,不知道在什么时候,已经消失无踪了。

    偌大的大殿之中,就只有武长风与周国皇帝黄启云了。

    只是,当武长风与黄启云目光相接之时,从对方的眼神中,武长风明显感觉出了一丝异样。

    虽只是一瞬,却没有逃脱武长风的眼睛。

    难道,他认识自己?

    带着疑问,武长风不禁也多看了黄启云两眼。

    四五十模样,清瘦,山羊胡,脸上带着深深的倦意,除此之外,便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了。

    “此事乃是二公子所为,我不过是尽点绵薄之力罢了。”武长风躬身答道,却不敢冒犯眼前这个天子。

    虽然他对皇宫没什么好感,却觉得眼前这个圣上,并不是那种杀伐无度,沉迷酒色的昏君。

    身为帝王,除了明君与昏君受人重视以外,其他的君王,基本上会被忽视。

    武长风不知道这位君主如何,但却很少听闻有人歌颂他功绩的事,由此可见,他不过也是那些寻常帝王中的一位罢了。

    对于敬意,是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在武长风心里,只有一种人会赢得自己的尊敬,那就是对自己好的人。

    不管一个人如何强大,如何富裕,如何有权有势,对自己没有帮助,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,这样的人,自己尊敬他干什么?

    而他对这个圣上的感觉,就是这样一种态度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会说话,这件事就当你泰儿做的吧!”黄启云也不多问,只是淡然说道。“听凌王说,你谋略之道颇为了得?”

    “略同一二而已,与朝堂之上的大臣相比,只是九牛一毛,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警守一问一答的原则,黄启云问什么,自己就回答什么,从不多说半句,也不提出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如此对答了片刻,大堂之上忽然变得冷清起来。

    真在武长风以为自己可以离开是,黄启云忽然开口问道:“医仙赵佳奇,与你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武长风一怔,没想到他居然会问自己如此问题,心下好奇之际,却不想给医仙惹出什么麻烦来。

    “医仙名号倒是听说过,只是未见其人。”武长风淡淡答道,脸上没有丝毫波澜。

    如今这世上,只有两人知道医仙的情况,一人是武长风,另外一人则是闭关了的陈阳华。

    当初他让王府的人去接医仙过来,并没有透漏医仙的身份,而黄诚泰也没有多问,只以为赵佳奇就是武长风的父亲。

    黄启云脸上露出疑惑之色来,盯着武长风看了片刻,脸上疑云越发重了。

    “那雌雄双剑,你可曾听说过?”

    武长风听他提及医仙,就知道他会问自己父母的事,因为早有防备,武长风倒显得颇为镇定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简单的两个字,便将所有事情隐瞒了过去。

    欺君之罪?

    呵,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自己父母早就在十年前去世了,即使自己说不认识,别人也不会看出端倪来。

    而从黄启云所闻的问题来看,他更加确信一点。

    当年,医仙灭门惨案,一定与这个皇帝有关。

    至于他是受人胁迫也好,还是幕后主使者也罢,等到自己实力足够强横之时,定然会找他问个明白。

    现在嘛,还是先不要暴露自己身份。

    黄启云点了点头,似乎松了口气,随后又问道:“有一件事,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?”

    对于黄启云要召见自己已是,武长风早就有了准备,他不会只是因为自己抓了商国太子,就想见自己一面。

    天下能人异士多了去了,他如果每人都见上一面的话,恐怕早就已经累死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现在只想将王府打理好,顺便摸清当年医仙灭门惨案的前因后果,对于其他的事,他暂时没有想法。

    “没有兴趣,我只想好好待在王府。”武长风缓缓摇了摇头,不想与他再多说下去。

    他隐隐觉得,黄启云初见自己是的那一丝一样,就是因为自己的相貌与父亲有些相似,如此便可以肯定,他一定与当年的事情有关。

    不仅有关,而且极有可能见过自己父亲。

    反正日后都是要找他麻烦的,自己现在还是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好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也不强求。”黄启云并没有显得恼怒,只是轻轻叹了口气。“看来,天尊诀是不可能集齐了。”

    最后这句话落入武长风耳中,却如一个晴天霹雳一般。

    这个世间,果然不止他一人想将天尊诀找齐,与落雪崖一般,想将四绝中的一门找齐的人,恐怕不止一两个。

    “天尊诀?是一门功法?”武长风有些好奇,想知道哪里还能找到天尊诀。

    游历了大半个商国,他已经找到了两个修习天尊诀的人,依照如此速度找下去的话,只怕等到自己七老八十,也未必能将天尊诀集齐。

    有了黄启云这一层关系,寻找起来,就方便很多了。

    “算了,你既然没有兴趣,也没有必要知道。”黄启云摇了摇头,转过身去。“此事关系重大,弄不好极有可能招致杀身之祸,此事,你还是不要过问的好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一怔,随即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如果有打听到天尊诀的下落,不知道圣上有没有兴趣知道。”

    话刚出口,武长风就后悔了,这不是明白的此地无银三百两么?看来自己还是太心浮气躁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,你退下吧!”黄启云轻轻挥了挥手,便命武长风退下了。

    等武长风出了大殿,黄启云这才转过身来,温和的双眼,忽然变得冰冷起来,而随着他眼神的变化,整个大殿之内的气息也为之一变。

    本来就冷清的宫殿,更添一股萧索的气息,而随着气息的蔓延,黄启云身上,陡然露出一股肃杀之气,这种气势,从未在大殿之上出现过。

    感受到这股气息,殿内不知从何处冒出九个黑衣人来。

    “查清他的底细!”这些人出来之后,黄启云这才收敛了气息,原本滔天的杀意,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脸上已经恢复了那和蔼可亲的笑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