次日天明,武长风洗漱已毕,穿上崭新的总管服,在张文士的迎接之下,与凌王一道朝皇宫而去。

    因为大小姐大婚之故,凌王这几日可以不用上朝,但因为武长风是王府中人,又是第一次进宫,唯恐他不动规矩之下,凌王这才抽出时间与他同往。

    耳边听着凌王与张文士喋喋不休的说些宫廷中的规矩,眼前则是车水马龙的街道。

    这一刻,武长风才觉得,自己在这里,似乎真的已经扎根了。

    两个小时以后,马车停在了一个巨大的拱形门洞之前,众人下车,映入眼帘的守门之人,个个金盔金甲,手持寒芒长戟,只是这一身行头,就给人无尽的威严。

    加上这些人个个气宇轩昂,双眼泛光,更是给人一种肃杀之意。

    武长风与这些人并不熟识,但从这些人的气势上来看,他们并非普通人。

    武长风朝这些人礼节性的点点头,便跟在张文士身后,朝着宫内而去。

    张文士见状,露出忍俊不禁的神色来,笑道:“他们不过是守城的士兵,武总管没必要与他们这般客气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听了只是笑笑,并没有答话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人无高低贵贱之分,虽然这些人只是守门的,但谁能保证他们一辈子都是守门的?

    有朝一日自己如果遇上什么麻烦,或许因为自己的客气,别人会更加乐于帮助自己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更何况,点点头,自己也少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跟随张文士一路行来,武长风频频点头之际,倒赢得不少人的回礼,以至于颇有些紧张的武长风,反倒觉得轻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一个人板着脸迎接自己,与笑脸相迎,完全是两种感觉。

    只是让他暗暗心惊的是,一行人足足过了七道拱形门,眼前这才变得霍然开朗起来,而行了如此之久,早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。

    如此大的阵仗,恐怕也只有皇宫才会有吧。

    但武长风觉得完全没有这个必要,如此繁华的地方,空出这么一大片地来,岂不是可惜了?

    而若是敌军来袭,真要攻下城池,也不是这几道城门能够防得住的!

    试想别人都已经打到京城了,还会再给你喘息的机会吗?

    守军可以强悍一些,城门有一两道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都只是他个人的想法,只是在心里嘀咕了一番,并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而随着视野变宽,出现的景象也让人眼前为之一亮。

    雕栏玉砌,蓬荜生辉。

    这是武长风的第一印象,除此之外,他再也找不出能够形容皇宫的词来了。

    一座巨大的高楼,绵延开去足有近十里,门下一排排方洞足有九个,在张文士的解说之下,他这才明白过来,那些人可以走中央的门洞,而那些人只能走最边上的门洞,都是有规矩的。

    职位不同,进错了门洞,可是要丢脑袋的事情。

    武长风心里更觉得鄙夷,不就是个门吗,何至于弄出如此大的阵仗来,即使是最中央的门,如果没人走,那岂不是一种极大的浪费?

    周国王爷的地位,仅次于圣上的地位,因此到得大门之前,凌王便向着最中央旁边的门洞走去。

    而那些见了他的军士,无不点头哈腰,谄媚之际。

    到现在他才知道,凌王在周国的地位,是何其的崇高。

    至于武长风,虽然是凌王府的大总管,但毕竟只能归于奴仆一类,他所走的,则是最边上的一道小门。

    寒门子弟,莫非是因此而来?

    武长风心中虽然不解,却也没有抱怨,谁叫住在皇宫中的那位才是圣上呢?这里的规矩,自然是按照他的来?即使自己有再多的想法,那也只是自己的想法而已,想要变成现实,那就变成圣上一样的人!

    他没有这样的报复,也不希望成为那样的人,只要能让自己身边的人,不受一丁点的委屈,他就已经知足了。

    穿过门洞,三人到了一处庭院,此处的庭院,也是大得出奇,左右延伸出去,至少也有五里开外,因为武长风刚好能看见,庭院最边上的墙垣。

    进了庭院,三人便不再言语,金宵殿前,无故喧哗着,罪可问斩,在张文士的带领之下,三人来到了左侧一座凉亭之内,亭内空空,三人只能站立等候。

    约莫一盏茶左右的功夫,眼前大殿之内,涌出一群人来,看这些人穿着打扮,就知道他们是当朝的文武百官了,只是这些人无一例外,均是默然向前行,有些看见凌王的,也只是点了点头,便朝庭院外走去。

    文武百官尚且如此,更不用武长风一介平民了。

    等众人走后,这才有一位老者走了过来,其貌平平,与街上那些老头没什么两样,只是一双眼极为透亮,仿佛能洞察人心。

    与凌王等人简单寒暄了两句,便将目光落在了武长风身上。

    “想必这位就是圣上要见的那位武长风武公子了吧?”老者朝武长风打量两眼,点了点头。“各位稍后,容老夫通禀一声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老者已然朝着大殿而去。

    快!

    武长风只能用这个字形容老者的速度了,因为他压根看不清老者的步法,如果不是细心去瞧,恐怕以为老者是在凭空挪动一般。

    只两三次的呼吸,老者已经消失在众人眼前,进入到大殿之内了。

    这老者果然并非寻常之人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大店外传来一阵声响。

    “传,武长风觐见!”

    声音不大,却远远传了开去,十里八荒,恐怕都能听见。

    至少,武长风是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朝凌王等人行了一礼,便径直朝大殿内走去。

    并不是凌王二人不想同往,只是圣上传召谁,就只有谁能进入大殿,贸然闯入者,可安刺客处置。

    对于此等规矩,武长风也是颇为鄙夷的。

    如果出了什么大事,真要等到传令,恐怕要耽误不少时间,但他也只是暗自腹徘一番,并没有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很快,武长风便进入了大殿。

    只见空荡荡的大殿之内,除了支撑宫殿的三十六根雕龙金株之外,就只有一个带着屏风的台阶之上,摆放着一个白玉雕成的龙纹玉桌,除此之外,便没有其他东西了。

    玉桌之后,一人金冠黄服,正埋头苦思,批阅桌上宗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