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长风也是一怔,不知道圣上要见自己干什么?

    但所为皇命不可违,既然圣上要见自己,自己想躲,也躲不了。

    从凌王殿退下,武长风回到了先前的小院。

    以往他回到小院,罗无双与唐万能二人基本都不在,这一次不知为何,还未走进小院,两人就毕恭毕敬从小院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两人一左一右,将武长风拥进了小院。

    或许,以前的武长风在他们眼中,只是那个有这天下第一庸才名号的废物,为此,他们甚至还在武长风动过歪心思。

    但现在,武长风的名声不说传遍整个周国,至少,在凌王府也是赫赫有名。

    谁听了武长风的名字,不竖起大拇指来?

    能有这样的人物住在自己小院,那是给他们脸上贴金,面对众人皆知的大人物,二人岂能怠慢了。

    被二人领进小院,武长风并没有回屋,而是在院中石桌旁坐下,同时示意二人也坐。

    他现在虽然名声在外,又被封大总管一职,按照王府的规矩,他们是没有资格与武长风同坐的。

    但话说回来,他们毕竟是一个学院出身,即使几人先前还闹过矛盾,说穿了他们还是同门师兄弟。

    在外人面前或许会摆一摆大总管的架子,但单独相处时,就没有这个必要了。

    罗无双二人见状,脸上均露出尴尬的笑容。

    想当初,自己还信誓旦旦,要将武长风踩在脚下,从而在王府谋得一席之地,但现在武长风已经是王府大总管,自己却连一命领队都不是。

    想到有着天壤之别,两人尴尬之际,倒不知如何是好了。

    在武长风再三劝说之下,二人这才在是石桌旁坐下。

    “《堂前礼后》你们可看完了?”虽然两人与自己有过过节,但毕竟同出一处学院,如果他们二人不能独掌一方天地,那就是无形中在拆自己的后台。

    自己的名声不重要,但学院的名声,可不能让他们坏了。

    “已经能倒背如流了,只是一直没有施展的机会。”罗无双尴尬一笑,脸上更加拘谨了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只是这一本堂前礼后,就足够他受用一生了,将如此重要的东西告诉自己,即使有再多的仇怨,也早已解开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们本就没有什么仇怨,当初看不起武长风,只不过是因为年轻气盛时的一点冲动罢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这样,我倒是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。”武长风轻咄着唐万能不知何时送上来的茗茶,悠然说道。“不过我有一个条件,你二人必须答应。”

    身为王府大总管,调动一下人手,还是有这个权利的,虽然不至于一下子将二人提为总管,但一个领队副领队的,他还是能做主的。

    “但有所嘱,无有不从!”罗无双二人双眼放光,脸上一喜。

    什么叫一人得道鸡犬升天,说的不就是现在这个情况吗?

    武长风既然当上了大总管,自然要培养他自己的势力,至于人选,除了天岳书院出来的几人,还有几人是他能真正放心的?

    而除了罗无双二人,在离开书院之前,书院大部分的人几乎都是不理睬自己的,因此虽然二人身上还有诸多的毛病,却并不妨碍武长风重用二人。

    自然,这也是武长风先到小院的原因。

    不过罗无双倒是会说话,但有所嘱,无忧不从!

    他现在什么都不缺,缺的,就是能听自己的人,有他们这句话,武长风已经放心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但他还是有些担忧,眼含深意望了二人一眼道:“我还是劝你们一句,想好了再回答,因为你们一旦答应下来,日后就没有什么好日子可过了。”

    见两人露出迟疑之色,知道二人担心,当下又补了一句:“付出总会有回报,只要你二人下定了决心,日后的好处,自然少不了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听了他这句话,两人心中一块大石终于落下,齐齐点头,脸上坚定神色,宛如赴汤蹈火的死士。

    见二人如此,武长风这才满意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年轻人怕吃苦怕累,那是正常的,别说他们二人,就算是自己,也想一劳永逸。

    但天下岂有这等美好的事了?生活就像逆水行舟,你不进,不用别人拉你,你自然会退下来。

    但年轻人不能缺乏勇气,看见了希望,就应该迎难而上,即使撞得头破血流,也不枉自己曾经年轻的岁月。

    此时不拼搏,更待何事?

    “我可以升任你们成为领队,但武师一类,你二人不可落下!”

    听了此话,罗无双二人本来欣喜的脸上,瞬间变成了经霜三年的茄子,瘪的不能再瘪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咱们不愿意,只是……”罗无双支吾了半天,最终还是说了出来。“只是咱们的天赋摆在那里,即使坚持下去,日后也不会有什么成就!”

    他这句话并不是虚言,许多武师穷极一生,最后也只能摸到六等的水平,能跨国六等的水平,已经算得上是整个四方世界中等水平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并没有别的要求,只是希望他们能摸到六等水平而已。

    “你们忘了,当初我如果不能将你们压住,又怎会有今日的成就?”

    武长风摇头笑了笑,并不觉得诧异。

    在天岳书院休息技师的人,恐怕没有一个觉得自己习武能有什么成就的,若非如此,在这个重武轻文的年代,他们又怎会忍心抛弃武师一道了?

    提及此时,罗无双二人身体一震,回想当初刚进王府时的情形,两人不禁对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是啊,如果当初是自己将武长风压住,那伺候二公子的差事,自然会落在自己头上。

    虽然自己在二公子身边,未必会有武长风如此成就,但也绝不至于,混得如今这般惨。

    有朝一日,如果自己再遇上这样的机会,如果武功不及对方,岂不是又要白白错失这样的良机?

    只过了片刻,两人习武的决心,便又强烈了几分。

    当下重重点了点头,便不再抱怨。

    武长风本来想将天尊诀的心法传授给二人,但只想了想,便作罢了。

    并不是因为他吝啬,唯恐二人超过自己,而是天尊诀背后的隐患,实在不是他们二人能够承受的。

    如果因为天尊诀的事,而让二人招致杀身之祸,他心里反而会感觉不安,与其如此,倒不如弄些丹药给二人吞服,或许能帮助二人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武长风便挥了挥手,示意二人去忙,他自己则没有回岛,只是仰天看了一眼繁星点点的天空。

    明天,或许是晴空万里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