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暗自琢磨之际,二公子黄诚泰忽然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父王,这一次能抓住商国太子,完全是武长风一人的功劳,加上他打理府上妥当,我看不如这样,咱们新设一职,名为大总管,让武长风总领全府,父王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府内能将府院打理得井井有条,府外能做到其他武师所不能,但从这两点来说,这一个大总管的职位,才能体现出武长风的才能来。

    不等武长风开口,凌王已经开口说道:“大总管?这个职位倒是新鲜?内外皆能处理,好,就封他一个大总管的职位。”

    见众人头投来赞赏的目光,就连任云霄也没有丝毫恼怒,武长风汗颜的同时,这才有机会开口。

    “王爷,论武功,属下及不过任总管,论技艺,属下比不过其他几位总管,王爷如此做法,岂不是将属下推到风口浪尖之上,别说是赏赐了,就是惩罚也没有如此严重的啊!”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武长风入府还不到一年,对于王府其他人来说,他还只是一个新人,让一个新人位居高位,如果没有十足的才干,只会沦为众矢之的。

    他不想得罪王府中的任何人,以至于让自己无法在王府站稳脚跟,更不想因为王府的事情,而耽误了寻找天尊诀的大事。

    “诶,这就是你多虑了,不信你问问,府上谁对你不是钦佩有佳了?你可能还不知道,现在你在王府众人心目中的形象,可是可望而不可及啊。”凌王说完,还不忘朝任云霄投去一个询问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正是,武兄弟这等本事,任某是自认不如的,内府我不能保证,但外府谁要是敢不服,让他来找我任某便是。”任云霄一脸激动,神情中带着钦佩之意。

    别说是抓住商国的太子了,就算是偷偷混进商国之后安然离开,都不是他们能办到的,只凭这一点,武长风的能力便无人能及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武长风还欲再说,却被凌王挥手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既然如此,那此事就这么定了。怎么,难道你不想为王府出力,还想藏拙不成?”

    对于武长风的表现,凌王是真心的喜欢,这一次他不仅将商国的太子给抓来了,更让自己的儿子,免了一场劫难。

    就在两人刚出府之后不久,王府便接连来了两拨刺客,虽然没有造成太大的伤亡,但事后凌王才知,他们已经偷偷潜入王府数次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武长风将黄诚泰带离府中,恐怕早已遭了那些人的毒手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推辞不掉,只好应承下来。

    “王爷,当初除掉碧水宗之时,王府清扫碧水宗之时,可曾看见过一本拨浪七式的秘籍?”

    虽然他与柳笛只有一面之缘,但对方给自己印象不错,而她看在自己面上,将妫水七君的毒给解了,如此算来,自己倒算是欠了他一份人情。

    有机会的话,他希望能将这份人情还了。

    “拨浪七式?好像有这么一本秘籍。徐先生,劳烦你跑一趟,将秘籍取来。”说完递给徐志强一块令牌,徐志强躬身领命去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一呆,心中暗自嘀咕道,凌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?

    当初面对碧水宗之时,王爷死活不肯动用王府力量,到得后来,甚至眼见王府有灭顶之灾,王爷也没有调回骁骑军的意思,这次不知为何,自己凡有所求,凌王居然一一应了。

    只片刻功夫,徐谋士便捧着一本秘籍过来了,在凌王示意之下,徐谋士直接将秘籍交到了武长风手中。

    武长风看了一眼,见上面确实写着拨浪七式四个字,放下心来之际,连连向凌王称谢。

    见诸事都已经弄得差不多了,武长风突然开口问道:“王爷,既然商国太子已经抓住,那王爷不是不是不用亲征了?”

    凌王府之所以称之为凌王府,还不是因为有凌王在,战场之上刀剑无情,谁能保证凌王绝对安全了?

    如果凌王不在了,凌王府就不再是凌王府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武长风为什么不惜冒险,也要将商国太子抓来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圣上已经派使者去商国了,相信很快就有答案,只是出征一事,是三月以前定下的事,不能随意更改,至于会不会与商国发生冲突,却不在预料之内了!”

    说完叹了口气,眼含深意望了黄诚泰一眼。

    虽然三天之后就是大小姐大婚之日,但黄诚泰的婚事,他却一直没有放在心上,此时见自己即将奔赴战场,他多少有些放心不下他这个儿子。

    “难道不能以此为要挟,逼迫商国退兵吗?”武长风有些不解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却只见凌王摆了摆手,不准备再谈论此事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大殿之内无人开口之时,一人急匆匆从外面跑了进来,而跟随他进来的,还有一个温文儒雅的中年人。

    “张文士,你怎么过来了?”凌王看清了来人相貌,脸上不由一怔。

    武长风等额也均感诧异,这人身材瘦弱,面庞极为白净,看样子,似乎是个文弱书生。

    而见凌王恭敬的态度,此人的分量似乎不轻。

    “圣上不便亲临,便命在下来走一趟。”张文士微微一笑,已被引进了大殿。

    坐定之后,朝殿内扫了一眼,最后将目光落在了武长风身上。

    “这位,想必就是将商国太子抓来的那位武长风了吧!”张文士也不客套,径直问道。

    武长风上前一礼,朝张文士说道:“此事是二公子的功劳,在下只是尽力而为罢了。”

    在府中,他可以说商国太子是自己抓来的,毕竟二公子知道此事的来龙去脉,不好藏拙。

    但出了王府,抓获商国太子这等大功,他可不敢冒领。

    “嘴倒是会说话,也别来这些虚的。”张文士点了点头,微笑道。“圣上说了,命你明日早朝之后觐见。”

    王府众人均是一怔,不禁将目光落在了武长风圣上。

    觐见是何等大事,他们岂能不知,这些人奋斗了一生,连觐见的想法都不敢有,却没有想到,圣上居然召见武长风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抓住商国太子的功劳,确实极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