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武长风出神之际,他忽然觉得有几双怪异的眼睛瞧着自己。

    抬起头来,却将他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妫水七君居然将他围住,一脸疑惑打量着自己。

    不知道他们七人要对自己如何之下,怯生生问道:“各位前辈,你们干什么?”

    七人听他说话,这才退了开去,而后又迅速的开起七嘴八舌起来,无一例外的,都是询问武长风与柳笛只见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,居然敢与落雪崖的丫头一起害怎么,如果不是咱们命大,恐怕就落在你手中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小丫头究竟是你什么人,我看你对付她挺有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能不能介绍咱们认识认识,也好让咱们沾沾光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武长风真心觉得,他们七人是如何活到这把年纪的,如果有可能,他真想用纳鞋底的针,将他们的嘴给缝上。

    倒不是因为他们说错了什么,也不是因为自己开不起这个玩笑,只是他们每次都是一拥而上,争先恐后的说,自己只有一双耳朵,如何能听他们同时唠叨了。

    你们说话,就不能有个先后顺序?

    武长风强压住心中怒火,脸上露出一脸和煦的微笑,只是僵硬的点着头,静静等他们说完。

    岂知这七人不知道是无视自己僵硬的脸庞,还是他们从来就没有与别人说过话,直到一个时辰以后,七人这才渐渐止住了话头。

    武长风本想等他们说完,而后再耐心给他们解释一番。

    谁料武长风刚要开口,七人又喋喋不休的猜测起来,不过这一次倒好了许多,毕竟是他们七个人相互唠叨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,武长风见七人并没有理会自己,看来,自己也没必要跟他们解释什么嘛。

    当下试着走出两步,见七人仍旧嬉笑说个不停,再走出半里,同样如此,见七人并无追赶自己之意,也将貂狐的事情抛在了脑后,当下再无迟疑,直朝南边王府而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比黄诚泰等人晚回去一月,但仗着对路途的熟悉,不用一月的时间,便感到了王府。

    而此时,离大小姐出嫁,只有半月的时间了。

    见武长风回来,王府的侍卫皆是一惊,随后守在王府的六人,没有一个人留下招呼武长风,皆跑去报信去了。

    只片刻功夫,外府总管任云霄第一个到来,其次便是二公子黄诚泰。

    与黄诚泰一起到来的,还有一个俏生生的小姑娘,看模样不过十五六岁,正值青春年少之际。

    而从她与黄诚泰的关系来看,此女子应该是三小姐无疑了,武长风上前行礼,一番跪拜。

    随后刘玉玲王平等人问询也赶了过来,神色恭敬,倒让武长风大感意外。

    与众人寒暄两句,前去通报的侍卫又回来了,说是王爷要见武长风,让他去凌王殿。

    众人本来还有许多话要说,听王爷有请,便都退了下去,只是看武长风的眼神,多了几分不舍。

    武长风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,居然能引起府上如此关注。

    但这些都不是他关心,他真正留心的,是方才门口站着的六人。

    按理说来,侍卫见了自己,也应该是往府里传信,但不知为何,方才有一人却向府外而去。

    而算算人数,两人分别通知任云霄与刘玉玲,另外三人则告知王爷、二公子以及三小姐,那余下这人,又是向谁报信去了?

    自己还没有这等魅力,让如此多的人关注自己吧。

    但此时王爷要召见自己,他也无暇多想此事,当即正了正衣冠,便与二公子一同前往凌王殿去了。

    “长风,你这次可是立了大功了。”武长风人还未走进大殿,便听见一阵爽朗的笑声传来,正是凌王府权利最大之人,凌王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属下见过王爷,王爷言重了。”武长风一礼,有些受宠若惊道。“属下只是做了些力所能及的事情,哪里有什么大功可言?”

    他自己都搞不明白,自己又立了什么大功了?

    不过,片刻之后,他便知道了原因。

    “你不仅保全了泰儿安危,更是将商国太子给抓来了,此等大事,还不算大功么?”

    王爷哈哈大笑,亲自将武长风引进了大殿之内,这在凌王府,还是头一次出现过的事。

    因为商国太子一事,凌王这一次可算是在诸位王爷当中露了脸了,圣上大悦之下,不仅赏赐了诸多金银,就连凌王的兵权,也增强了不少。

    如此大功之臣,凌王如何敢怠慢了?

    其实并不是武长风能将太子抓回来,就算是立了大功,而是武长风不费一兵一卒,便将太子给抓来了,此等本事,放眼整个周国,恐怕没有人能做到这般。

    “说吧,你想要什么赏赐?”

    对于有功之臣,凌王向来是不吝赏赐的,只是武长风现在已经是西院总管,如果只升一级,变成内府总管,与他这次功劳相比,完全不能服众。

    而内府总管之上,就只有自己的谋士徐志强了,而先前凌王便准备让他当自己的谋士,只是被武长风拒绝了,一时之间不知道赏赐武长风什么好,便问起他需要什么来。

    “我许久不在王府,没将府院打理好,王爷不怪罪我已经不错了,属下如何还敢再居功?”

    不是他不想升官,而是对他没有任何意义,他现在已经是王府的总管了,待遇与其他总管差不了多少,而如果升任内府总管,自己恐怕没有那么多时间打理王府,如此一来,反倒耽误了自己练功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连诚语都说你将她府院打理得好,你就不要再谦虚了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一怔,不禁朝黄诚泰投去询问的目光。

    他依稀记得,自己出府之前,将夏国的使者安排了一般到三小姐的小院,依赵丹珠的性子,自己离开以后,她一定会想办法将那些人送回大小姐的小院才是。

    而赵丹珠那偷懒的性子,只能顾上一头,等他将夏国那些使者送走之后,恐怕三小姐已经回来了。

    等三小姐见到被弄得乱七八糟的小院,一定会对赵丹珠有所惩罚,这就是无处出府之时,心中盘算的计划。

    难道,赵丹珠转性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