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子摇了摇头,朝自己耳朵指了指,又朝妫水七君指了指。

    武长风这才恍然,原来七人现在还没有将耳朵穴道解开,是以自己解释了半天,他们压根就没有听见一句话。

    当下拦住七人,朝自己耳朵指了指。

    七人见他如此,这才恍然,但唯恐那女子突然出手,又吹玉笛来刺激自己,狐疑之际,只是相互对望,却没有一个人解开自己身上的穴道。

    武长风摇头苦笑,这些人都是什么情况啊。

    但不想双方再去冲突,当下连比带画,好容易才劝说七人,解开了耳朵穴道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和这丫头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和她是一伙的,故意来害咱们的吧!”

    “我说怎么这么巧呢,原来是你小子从中作梗,老实交待,这女子是不是你招来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七人起嘴巴神,压根就容不下武长风插嘴。

    武长风本就一直在劝说众人,却见七人无动于衷,心中恼怒,却不敢发作,但此时见七人喋喋不休的追问,等说明白了,对方恐怕早就等的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只想快点解决此事,自己好回王府去,情急之下,突然暴喝一声。

    “好了,都不要吵了!”

    众人与他本就初时,更没有见过他发火,此时听他暴喝,众人不解之下,这才住了口。

    就连一直冷眼旁观的女子,也不禁被他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见众人安静下来,武长风这才开口道:“这貂狐本就是人家的,你们抢了人家的貂狐,人家不为难你们就不错了,你们还想怎样?”

    七人一脸狐疑望向女子,又见貂狐确实站在女子身侧,回过头来想想,却觉武长风说得确实有理。

    更何况,论武功,他们七人恐怕不是女子对手,如果再被那貂狐咬上一口,自己这条老命,恐怕就要交待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这貂狐有什么好处,居然能让你们七个发狂?”

    他只是顺带一说,没想到一句话居然引得七人均是一惊。

    不等妫水七君开口,那女子一惊开口说道:“公子恐怕还不知道吧,这貂狐名为雪山玉狐,被我师父从小用药材养在身边,只要能取一滴血,便可治百毒,如果能食其肉,更是能增加数年功力,如此宝贝,他们七人岂能不动心?”

    七人闻言,皆点头称是,但听到最后一句,总觉得是在骂自己一般,心下不快,又朝女子怒目圆瞪起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状,当真是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叫你多嘴,现在出事了吧。

    好容易平息下来的气氛,被自己一句话,又弄得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武长风只得岔开话题道:“原来如此,怪不得如此厉害。”

    他是亲眼见识过貂狐的厉害的,却没想到这小家伙居然有如此来头,如果自己早知道它有如此效果,未必会告知这位女子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姑娘师父是谁,竟然有如此本事。”

    女子微微一笑道:“落雪山峰落雪崖,绝情人儿绝情泪,不知道这两句,公子可曾听过?”

    武长风一怔,脸上露出肃然之色,喃喃道:“莫非先师便是落雪崖的崖主,绝无泪?”

    女子悄然一笑道:“正是,小女子便是她老人家的低传弟子,你叫我柳笛便是!”

    “玉笛有声,飘雪无痕,我早该猜到的!”武长风拍了下脑门,这才惊觉,原来眼前这位女子,就是绝无泪的弟子柳笛。

    他曾经在杂记上看过,却以为只是江湖传闻罢了,毕竟在周国,他可没有听说过什么落雪崖。

    而同样惊惧的,不只是武长风一人,妫水七君在听了对方名号之后,不由向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落雪崖的独门绝技,可不是貂狐,那一招极寒之域,可不是他们七人能够承受得住的。

    “公子现在知道也不迟,是不是觉得很可惜?”柳笛微微一笑,一脸同情之意。

    “可惜倒是有一点,但幸好没有对它下手,这么可爱的家伙,谁忍心将他杀来吃了啊!”

    他原本是想说,如果真抓住了貂狐,岂不是要得罪落雪崖?但如此说法,却显得过于谄媚了。

    而妫水七君却没有他这般顾忌,退开之后,便开始喋喋不休起来。

    “幸好站没得手,不凡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得罪了落雪崖,咱们恐怕只能整日亡命天涯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不想离开这里,咱们还是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柳笛却不在乎他们说什么,只是怔怔瞧了武长风片刻,忽然问道:“我见你心性倒是不坏,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武长风犹豫片刻,便开口说道:“在下武长风,姑娘应该不会认识我?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武长风?碧水宗是你灭掉的?”柳笛吃了一惊,没想到他居然如此年轻。

    武长风也是一怔,没想到自己居然如此有名了,但不明白对方用意之下,心里不禁暗暗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“并不是在下所为,只是用了些手段而已。”

    柳笛点了点头,又问道:“灭了碧水宗之后,你有没有见过一本名为拨浪七式的心法?”

    武长风不知道对方想要这本秘籍干什么,而他也没有管理此事,不知道当初王府收缴碧水宗之时,有没有拿过这样一本秘籍,只能含糊其辞道:“这个我不大清楚,毕竟此事不是我处理的,姑娘若是想要,我可以回去找找。”

    柳笛听了,沉默了片刻。

    “如此,便有劳武公子了。”说完身形一动,已朝远处而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她要走,忙问道:“不知我找到心法之后,到哪里去找你?”

    武长风话刚说完,便见一物朝自己飞了过来,入手冰凉,却带着一股温热。

    不等他摊开手掌来看,便听柳笛说道:“若是寻到功法,可持此物到落雪崖五里之外等我,武公子切忌,不可靠近落雪崖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柳笛已经消失在茫茫白雪之中。

    望着了无痕迹的雪地,武长风一阵发呆。

    拨浪七式,又是什么心法?

    武长风一怔,忽然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医仙似乎跟自己说过,天下有四门可以修炼成神的功法,除了皇麟诀与自己修炼的天尊诀以外,另外还有两门唤作玉心与烈冰诀。

    落雪崖修习的是什么功法自己不知,但碧水宗修习的,似乎与玉心诀隐隐有些干系。

    看来,落雪崖的崖主绝无泪想必也是不甘平庸之辈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自己先找到拨浪七式之后,再处理此事不迟。

    但不可靠近落雪崖?这是什么意思?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