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将耳朵筋脉闭住,就不怕她的破笛子了。”另外一人也反应过来,闪身上前,已经挡在了女子身前。

    余下几人纷纷反应过来,也已朝女子扑了上来。

    女子本来见他们已经十分狼狈,不想过分为难他们,却没有想到,这几人居然趁自己不备,从后偷袭自己。

    心中恼怒之际,玉笛一横,将当先冲来一人的一抓挡住,随后轻盈一跃,已然跳出了七人合围。

    落在一处磐石之上,玉笛横握,便又开始吹奏起来。

    七人见她又开始吹奏,担心闭塞耳朵不管用,忙用双手堵住耳朵,唯恐再受先前的煎熬。

    可是过得片刻,发觉自己并无异常,回过头来,却见女子仍旧横笛而握,正低首独奏。

    见女子笛声对自己没了作用,已经明白对方笛声已经对自己没了用处,哈哈大笑之际,开始咒骂起女子来。

    “小妖女,你这招不管用了,如果老老实实认错,或许咱们妫水七君能放你一马?”

    “臭丫头,你这招不灵了,咱们听不见,你能奈咱们何?”

    “识相的,将貂狐交出来,咱们这笔账就算一笔勾销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女子见状,脸上微微一愣,随即不理会七人,仍旧自顾自的吹奏。

    武长风离得远,又有天尊诀心法相助,虽然觉得脑袋一阵难受,却也能承受得住,是以他并没有闭塞耳目,反而欣赏起女子的笛声来。

    七人或许不知道,但武长风却听得明白,先前那婉转动听的曲调已经不见,取而代之的,则是一首慷慨激昂的乐曲。

    不等武长风明白过来,只见山顶那黑乎乎的洞口中,忽然冒出一双绿油油的眼睛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这才发现,女子的这首曲调,与三天前自己听到的有几分相似,这才反应过来,原来她这首曲调并不是为了伤人,而是为了唤貂狐出来帮忙。

    刚想提醒妫水七君,让他们小心身后貂狐,却想起他们根本听不见外面的声音,自己叫唤再大声,也是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不及细想,便径直冲下山去,朝着对面山头,疾奔而去。

    而就在他冲下山头的一刹那,藏在洞中的貂狐一个纵身,便朝正哈哈大笑的妫水七君中的一人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人惊觉,回过头来,却见自己左肩之上已经露出两个血洞来。

    洞口不深,整齐的四颗压印,但洞口渗出的血液,却是紫黑色的,心知自己已然中了貂狐的毒,大惊之下,忙招呼另外几人。

    只是奈何他大嚷大叫,另外六人却浑然不知,嘴里仍旧念叨有词,浑然忘了堵住洞口的大石,早已经被掀了开去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那貂狐也没有闲着,轻点弹跳之际,又朝另外一人扑了上去,只七八次呼吸的功夫,小小的貂狐已经在七人身上分别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等武长风跃上山头之时,七人已经瘫倒在地了。

    而那只貂狐,现在正乖驯的趴在少女脚旁。

    女子见武长风到来,眉头微微一皱,随即露出一丝笑容来。

    “是你啊,真是多谢你了!”

    武长风现在的尴尬,真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。

    自己准备用她的貂狐去卖妫水七君的人情,最后她还感谢自己,如果此事被她知道了,不知道她会不会放貂狐来咬上自己一口。

    而看着倒地的妫水七君七人,见他们眼神越来越迷离,知道再耽误下去,他们七人的性命,恐怕难以保住。

    虽然自己与他们并没有什么交情,但毕竟七人帮了自己一个大忙,他不能眼睁睁看着七人就这么死去。

    当下朝女子点了点头,便说道:“他们七人也没什么恶意,姑娘不如放了他们吧!”

    女子闻言一怔,看了武长风一眼,又朝妫水七君望了一眼,缓缓摇了摇头,便将一个小瓷瓶交给了武长风。

    “每人一粒,狐毒可解!”

    武长风伸手接过,道了声谢,便将玉瓶打开,倒出七粒墨绿色的丹丸,分别塞入七人口中。

    等处理完一切,武长风便将瓷瓶还给了少女。

    “都是我的不是,不然也不会是这样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见妫水七君脸色不再那么惨白,这才松了口气,而想到自己欺骗他们,等下一样会被他们知道。

    与其如此,倒不如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女子只是轻轻哦了一声,便不再多言,只是一双美目望着武长风,等他说出下文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状,不由摇头苦笑,遂将自己遇见妫水七君一事,直到自己将他貂狐堵住,谎骗他的事情都一五一十说了出来,只是对黄诚泰等人的身份,稍微做了些改变罢了。

    听他说完,女子忍不住轻轻一笑。

    “此事也是他们逼你做的,与你又有什么关系了?”女子轻抚貂狐,一脸心疼模样。“既然貂狐已经找到,那公子就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便欲转身。

    岂知妫水七君服了他的丹药,立时便有了反应,过得这片刻功夫,已经醒转过来。

    见自己身上狐毒尽去,而武长风又赶了过来,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但想来肯定是这个小家伙制住了对方,这才逼迫对方交出了解药。

    此时见女子要走,一人当先跳了起来,大喝道:“小妖女,伤了咱们妫水七君,就想如此轻而易举离开?”

    余下几人也相继醒转过来,见有人跳起来喝骂,不甘落后之下,纷纷从地上跳了起来,指着女子鼻子,就是一顿喝骂。

    女子微微蹙眉,却没有与他们为难,因为武长风已经挡在了身前,正在阻止七人。

    女子缓缓摇了摇头,便欲离开。

    岂知身后忽然一道人影窜至,却要来抓她左肩,女子心下不快,挥手一笛,狠狠砸在了此人手臂之上。

    这人手臂吃痛,连连后退两步,又惊又怒望着女子,却不想如此轻易放他离开,站在哪里,仍旧呼喝个不停。

    武长风好说歹说,却见七人完全听不见自己说些什么,而见女子脸有怒色,唯恐她再度出手,将自己几人收拾了,忙迎上前来赔礼,让她不要见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