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先武长风还觉得七人武功高深莫测,到后来才发现,并不是自己眼力与耳力不行,而是这七人七天之前就躲在雪地之中,他们一动不动,武长风自然发现不了他们。

    等七人说完,武长风暗自琢磨了一番,此时离出府已经够两月有余,如果不能按时回王府去,恐怕公子的身份就再也难以恢复了。

    眼见道路难行,后面又有追兵赶来,如果带着翅虎他们一路前行,恐怕难以在规定的时日回去。

    眼前着七个老者武功都不弱,如果有他们护送,自然能快上许多,而眼见七个老者对那貂狐似乎十分在意,如此倒可以利用一番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武长风心中已经有了计议,但面上却不动神色,仍旧一副为难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各位前辈,不是我不想帮你们,只是我还要将他们送到周国凌王府去。”武长风脸有无奈之色,缓缓摇头道。“我看前辈一时半会也不急着要那貂狐,不如我先将他们送回去,然后再来帮你们抓貂狐?”

    七人本来还在争论,是谁给武长风的帮助大,此时听武长风如此说,七人议论纷纷的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是不是想反悔?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将咱们的貂狐吓走了,不将貂狐抓回来,你休想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我们是傻子吗,万一你一去不复还,咱们又到什么地方去寻你?不行不行,不将貂狐抓回来,你哪里也别想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七人此时听武长风要走,当即堵住了几人去路,七嘴八舌之下,似乎又开始争论,谁能说服武长风等人留下来。

    见七人如此,武长风也只能无奈摇摇头,看七人武功倒是不低,却没有想到,竟然如孩童一般喜欢争吵,看他们的样子,似乎并没有与世俗多接触。

    眼见七人吵得差不多了,武长风忽然提议道:“既然前辈担心我一去不回,我又不得不将他们送回去,要不这样,前辈将他们送回去,我留在这里给你们找貂狐?”

    七人闻言,忽然停了下来,只片刻之后,一人忽然上前来抓武长风。

    武长风一惊,下意识闪躲,却没想到,这老者出手奇快,他一闪之下,竟然没有躲开,心中诧异老者武功之下,也只能嬉笑任他抓住。

    但一颗心却是砰砰直跳,唯恐七人识破了他的诡计。

    却没有想到,老者似乎没有察觉他闪躲的意思,哈哈大笑道:“好小子,你这主意不错。”

    另外六人闻言,也觉得有理,当下涌了过来,分别将手搭在武长风身上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这主意好,咱们就这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他去抓貂狐,咱们去送人,等咱们折返之后,说不定着小子也将貂狐抓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周国凌王府,我没去过啊!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去过!”

    七人七嘴八舌之际,又开始争论起周国凌王府在何处,他们争吵,本来与武长风没有什么关系,但此时七人每个人都又一只手搭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而七人争吵之际,似乎并没有打算放开武长风的意思,而吵到激动之时,手掌用力之下,武长风便觉身上一阵撞击般的疼痛。

    不等七人继续争论下去,武长风忽然开口说道:“好了,这事还不简单,我这位彭玉知道,你们跟着他走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并不是他想阻止他们,而是现在自己身上浑身吃痛,不阻止他们,恐怕会被他们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“咦,这就好办了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早说,害得咱们浪费半天口舌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这些人就交给咱们,你自己去寻那貂狐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一阵郁闷,却又不敢责备他们几人,毕竟他们手掌现在还抓在自己身上,惹恼了他们,自己可没什么好果子吃。

    “好,但七位前辈务必要快。”武长风松了口气,一脸认真说道。“我怕找到了貂狐之后,被别人抢了去,如果真是这样,那就要让七位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七人听了,眼神瞬间凛冽下来。

    “谁敢抢咱们的东西,我看他是活得不耐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不会是抓不到,想如此编故事骗咱们吧。”

    “妫水七君的名号,谁人不知,谁人不晓了?”

    “你只要报上咱们名号,他定然不敢从你手上抢东西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暗骂自己嘴贱,为什么现在跟他们说这些?不是因为七人聒噪,而是因为七人激动之下,按在自己身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。

    如果方才只是觉得全身酸痛的话,现在武长风全身犹如一根根细针在扎。

    好容易才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来,对七人说道:“妫水七君果然厉害,不过七位前辈,可否先将手拿开,咱们再讨论这件事?”

    七人此时才发觉,武长风脸色已经变得铁青了,觉得不妥之下,这才将搭在他身上的手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现在知道咱们的厉害了?”

    “咦,你小子也不差,居然能挨得了咱们七人合力一抓?”

    “看不出来,你小子还有几分本事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吃痛,怎么不早说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武长风一脸无奈,却又不好说什么,只能顾左右而言他,将七人注意力引开。

    “七位前辈武功虽然厉害,但轻功却并非顶尖。”武长风一脸不屑,似乎七人轻功真的很差一般。“我见过有人轻功极为厉害,带着人都能日行八百里。”

    七人听了,当即显出不服输的劲来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说话注意点,咱们轻功不行?”

    “如果咱们轻功都不行,世上恐怕没人比咱们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咱们比比看,试过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满脸黑线,也不知道这七人究竟是什么情况,他们武功分明极为高深,但一遇上事情,却瞬间变成了三岁的小孩。

    与他们争论下去,无异于自寻烦恼。

    当即摆手道:“比试就不用了,现在就有一个证明你们的机会!”

    武长风也不想再和他们废话,想尽快将事情办了,而与七人谈论一阵,知道七人武功虽然不弱,但心性倒是不坏,有他们七人护送,公子可以安然回到王府去。

    不等七人开口,武长风又说道:“此地离周国凌王府有一月路程,七位若是能在一月之内,将他们三人平安送回凌王府去,那我就承认七位轻功举世无双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准备再激他们一番,唯恐他们不上当,嘴还没张,却觉周身一阵风动,随后,伴随着月轩等人的尖叫声,七人已经向着南方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