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有些事是咱们无法左右的,看淡一些。”不知何时,黄诚泰到了身后,温声说道。“咱们还有许多事要做,不能在此耽误太久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回过头来,深深看了黄诚泰一眼,从他的眼中,武长风也看出来些许无奈。

    商国尚且如此,周国又能好到哪里去了?

    自己势单力孤,能救下的人,也不过这几人,更何况此举只是治标不治本的法子,今日自己出手救了那店小二,说不定明天他仍然会受到欺凌,想要让他们过得太平,想来恐怕是一件极为难成的事。

    如果有可能,自己还真希望出现这样的盛世。

    众人在赵宇坟头上了两炷香,在翅虎依依不舍的眼神中,又继续向南出发了。

    刚出官山镇,武长风忽然调转马头,朝着一处深山老林行去,黄诚泰留下断后,将道路上的车辙印延生开去,而后再将雪地脚印抹平。

    等一切安置妥当,这才回转身来,与武长风等人汇合。

    “难道咱们行踪,被他们发现了?”黄诚泰不解,问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咱们这一趟没白来,商国恐怕不会善罢甘休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只听一阵阵马蹄声响起,由远及近,很快便出现在众人视野中,见来人均是一身甲胄,定然是商国追兵无疑。

    武长风不想惹太多麻烦,当下与众人伏在山谷之中,听得蹄声远去,这才出来张望一番。

    刚一抬头,便见山顶七双眼睛盯着自己,见来人均是一袭白衫,似乎同出一个宗门。

    武长风一怔,不知道这些人是什么时候到来的。

    他现在不仅眼力极佳,就连耳力也非常厉害,这些人能悄无声息走近,说明这些人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小子误经此地,打扰各位清修了。”武长风不疾不徐,一脸淡定从容。“多有得罪之处,还请各位海涵。”

    七人并没有理会武长风所言,反而窃窃私语起来。

    “咦,这小子武功不差,倒是颇为客气,他们也是无心之失,我看咱们就算了。”一人当先说道,眼神中颇有几分赞许之色。

    “咱们在这里守了七日,眼见那貂狐便要入瓮,被他这么一搅,咱们七日算是白等了。”另外一人接口,脸色却不大好看。

    “怎么能如此便宜了他,至少也要让他帮咱们抓住那还貂狐。”

    “大冷天的,我可不想在跑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七人说话虽然细若蚊声,但还是被武长风听了去,微微皱了皱眉,便朝四周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里许开外,与自己相反的方向,雪地上果然有一排小小的足印,看样子,这七人确实是在等那只貂狐。

    一只貂狐而已,信手抓来不就是了,又何必费如此大的周章,要在此地等候呢?

    心中虽然如此想,嘴上却不敢说出来,只是恭敬立在那里,等候七人开口。

    “喂,小子,你坏了咱们大事知不知道?”半晌之后,一人开口说道,说话之人神情有些冰冷,似乎对武长风等人并不如何喜欢。

    “什么大事,如果能挽救,小子愿意帮忙。”武长风微微一笑,朝七人说道。

    对方虽然极为不客气,但此事毕竟是自己有错在先,更何况,马车上还藏着太子,如果被他们发现了,自己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。

    “算你小子识趣,知道补救。”那人听了,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喜色来。“玉面貂狐,你可曾听说过?”

    武长风虽然是技师,却对玉面貂狐这种东西并不知道,从名字听来,这貂狐似乎极为珍贵,再从七人紧张神色来看,这貂狐恐怕很难抓到。

    “愿闻其详!”武长风直言其事,做出一副倾听状。

    “原来又是个呆子,这下完了!”其中一个年纪看起来最小的人嘀咕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怎么抓,我看咱们是白费功夫了。”另外一人显得颇为沮丧,不再看武长风这边。

    “告诉他不就是了嘛,他抓不到,就让他一直抓,直到抓到为之。”有一人开口,语气中明显带着不忿。

    “这主意好,如果抓不到,就一直抓!”

    其他几人轰然叫好,当先一人便对武长风说道。

    “喂,小子,你可听好了,这玉面貂狐乃是北芒冰川山上逃下来的,其毛发如白玉一般,没有一根杂毛,其长与手臂无异,你若是能将其抓住,那咱们就恕你无罪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一愣,没想到这七人看似没什么心计,却只是将貂狐的外貌告诉自己,至于他们为何在这里守七天七夜也要抓到这只貂狐的事,却是只字不提。

    武长风心下好奇,开口问道:“不知这貂狐有何特殊之处,也不至于小子见到之后,又让他溜走了。”

    七人暗笑一阵,这小子好大的口气,貂狐如果这般容易见到,自己等人又何必花费如此功夫了?

    但细细想来也是,如果真让这小子走了狗屎运撞上了,谅他也无法将貂狐抓住,不给他说清楚,到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。

    “此貂狐从小用各种药材喂养,兼之又有人给它舒筋通骨,早已有了灵性,算起来,这貂狐比咱们年纪还要大,早已成了人精,其奔行速度不仅不亚于一等一的高手,头脑机灵,更不雅于常人,想要抓住它,唯有设陷进一计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心下好奇,不仅问道:“既然他头脑机灵,又如何会步入陷进之中?”

    七人听他问话,老脸不仅一红,如此自相矛盾的话,也不知道是谁说的?但事已至此,七人也只能想办法先将场圆回来再说。

    “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,那貂狐肚子饿了,自然会不顾一切找东西吃了,你只要找到他喜欢吃的东西,让后设个陷进,就能将它抓住。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一脸疑问,忙说道:“他最喜欢吃鸡,尤其是公鸡,你若能弄到,便有希望将他抓住。”

    此时说话之人,见武长风欲言又止,知道自己提前发现他想法,将他心中顾虑说了出来,大喜之下,胸脯在另外六人面前不禁挺得高了一些。

    另外一人见状,多少有些不服气,伸手一抛,见一节竹管抛给武长风。

    “这是通天雷,你如果发现了貂狐,又奈何不了他,你便将这节竹管引燃抛出去,咱们听见声响,自然会来帮你。”

    这七人似乎有意比较一番,一个接一个的给武长风说上两句,生怕自己说的没用,在其他人面前丢了面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