茫茫雪地之上,露出一排清晰的车轮印,顺着官道一直向南,便可看见一辆缓缓而行的马车。

    马不是好马,车也并非好车,但赶车的人,却是不俗。

    不远处,低矮山坡上,低伏于顶的一行人中,一人忽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是头肥羊,当家的怎么看?”

    此人一脸尖嘴猴腮,却也并无特殊之处,但一双低垂于嘴角边的大耳,却分外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“车轮不过三分,里面坐着两人,看样子,不是富家之人。”领头之人双眼微眯,脸上满是失望之意。“劫了他们,也不够弟兄们分的,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此人中年模样,留着一撮小山羊胡,但其眼神锐利,不是一般人可比的。

    而听了他所言,跟在他身后,蠢蠢欲动的众人,不禁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“当家的,咱们都已经等了七天了,不能再等了,蚊子腿小,但终究是肉啊,你看这鬼天气,有钱人家谁会出来啊,你总不能看着兄弟们,就这样活活冻死在这里吧!”

    为首之人转过头来,这才惊觉跟在自己身后的这些人,大部分瑟缩着身子,挤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他一直留心官道上的行人,倒将身后这些人不会武功的事给忘了,自己尚且要运转内力才能不受严寒侵蚀,更不用他们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看着缓缓走来的马车,他这才恨恨摇了摇呀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如此,那咱们先干一票,记住,咱们只求财,切不可伤了人命!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精神为之一振,原本瑟缩的身子,因为听了当家的一句话,已经舒展开来,双眼死死盯着马车,只等当家的发话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准备动手之际,马车上忽然飞来一物,不偏不倚,正好落在当家的面前。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变故,将众人吓了一跳,尤其是那尖嘴猴腮之人,更是骂列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,居然敢暗算老子,等下收拾了他们,看我怎么教训他一顿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便要冲下山坡,将马车拦住。

    岂知他身形未动,已经被那当家的拉住了。

    “这人不简单,不是咱们惹得起的!”

    当家的从山坡之后站了起来,眼含深意望着马车缓缓离去。

    “当家的,难道咱们就这么算了?”尖嘴猴腮之人兀自有些不服气,还想好好教训那不长眼的马车夫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这个就知道了!”当家的也不再多言,将抛来的东西递给那尖嘴猴腮之人,当先下了山坡,反向折返而去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尖嘴猴腮之人见了事物,也是一脸无奈。“算你们识相,这次老子就不跟你们计较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大手一挥,便带领伏在山顶的众人,尾随当家的而去。

    马车之内,一人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路上还要用不少银子,你就这么将银子给他们了?”此人真是在树林外等候多时的黄诚泰。

    “都是穷苦之人,又何必取他们性命!”车夫淡然一笑,缓缓摇头道。

    这人不是旁人,正是一举将太子拿下的武长风,他之所以将钱袋扔给那些人,是因为他听到了领头之人的那句话。

    这年头,贪财不可怕,可怕的是,谋财害命的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原因之一,更重要的是,他车上可带着太子,虽然不至于落入这些人口中,但难免会出现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一旦自己行踪暴露,路上可就没这么太平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,那个钱袋,并不是他自己的,而是从太子腰间解下,随意收入怀中的。

    黄诚泰不再言语,瞧了一眼被打晕的太子,只是重重哼了一声,便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此时正值寒冬腊月,大雪早已封了山路,虽然不住催促马匹前行,但奈何道路滑溜,马车仍然行走不快。

    约莫半天时间,马车才在天黑之前,赶到了一家客店。

    推门而入,看着烧得通红的火炉,黄诚泰顿时觉得一股暖流铺面而来。

    小二听得声响,又见三人衣着不凡,当下牵了马匹,引到后院去了。

    “二位客官,是打尖还是住店?”掌柜亲自相迎,满脸堆欢道。

    “打尖,来几道拿手好菜。”武长风掏出一锭二两银子,往桌上一抛。“马料喂足了,咱们还得赶路。”

    说完,也不理欣喜若狂的掌柜,寻了一张桌子坐下。

    打量一眼四周,却见店内还有一桌食客,三人围坐一桌,面向自己的,一个脸有刀疤之人。

    见自己望了过去,那人便收回了目光,喝酒吃菜的同时,却不时朝自己这边瞟上两眼。

    武长风也不理会,只是淡然一笑,便望着窗外出神起来。

    一路行来,武长风见了不少凄凉景象,大雪封山,还有出来劫道的劫匪,看来商国的百姓,也是活在水深火热当中。

    但想到刚刚进入北芒之时的景象,他又打消了这个念头,八十万大军,可不是铁人,他们也需要吃饭,这些粮食从哪里来,不难看出端倪来。

    强盗土匪都尚且如此,那百姓的日子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看来,战事不能乱起。

    正思量之间,小二已经端了酒菜上来,北方寒冷,烈酒恰好是御寒的良药,即使衣不蔽体,喝上两口,也能在雪地中狂奔。

    武长风也没有推辞,两人只是静静的吃菜喝酒。

    刚吃到一半,在角落里的一桌人便走了出来,大踏步朝着门外而去,丝毫没有停留的意思。

    小二见状,忙迎了上去,将门口堵住。

    “客官,您还没结账呢!”小二赔笑道,脸上却又畏惧之色。

    “贺兰三虎,就是酒钱,不想死的,滚远些。”脸有刀疤之人开口,不客气的将小二拨开。

    此人本就是练武之人,兼之又喝了点酒,一抓之下,其势猛不可当,直接将死死抓着门框的小二,给拍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那小二没想到对方说动手就动手,惊恐之际回过头来,带血的嘴角足以证明,方才那脸有刀疤之人的一掌,是如何的厉害。

    看着缓缓走出门去的三人,他却再也没有胆子去拦住三人了。

    “阿桂,你愣着干什么,还不将人给拦住?”掌柜一脸怒容,却不敢亲自去拦住三人。“如果让人跑了,那一桌的酒钱,就算在你头上。”

    听了此话,小二吓得脸都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