次日晌午,师城外,望风亭内,一玉面金冠少年端坐其中,此人正眺望着师城方向,一脸迷醉之色。

    蓦然,一人忽然出现。

    “启禀太子,陈公子已经带到。”说话之人单膝下跪,显得极为恭敬。

    “让他进来吧,你们退出去。”被称之为太子之人脸上带着一丝兴奋,显得有些迫不及待。

    说话之际,此人身后一阵人影闪动,片刻之后,便恢复了宁静,包括先前报信之人,也不知在何时,已经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“风和日丽,只是有些寒冷!”一人走进凉亭,脸上带着庄重之色。“现在赏玩风景,是不是有些为时过早了?”

    他话中有话,却又并没有点破,让期待已久的太子,微微愣了片刻。

    “乘兴而来,败兴而归,此等雅事,又何用在意天气?”太子微微一笑,接口道。“怎么,怕了?”

    如果说他对无处还存在什么顾忌的话,在听了他这句话以后,这些顾虑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。

    因为从武长风的口中,他听了害怕之意。

    无论是谁牵扯进这件事情中来,就没有一个能泰然处之的,昨晚他见武长风面不改色,觉得此人有些太过镇定了,但一时之间只觉得不妥,却没有细究。

    回去之后,他一直记挂着此事,最后他发现的问题,就是武长风显得太过平静了。

    但此事听武长风说的如此谨慎小心,让他心中对武长风最后的一丝警惕,也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如果怕,我就不会来了。”武长风淡然一笑,又恢复了先前的淡定从容。“不过此地倒是绝佳,想必不会有人不开眼找到这里来。”

    他很清楚,对方叫自己过来,为的就是如何对付星云。

    武长风想不着痕迹将他带走,也唯有在他毫无防备之时,面对自己的仇人,不可一世的太子,未必会有多少谨慎。

    当下两人相对而坐,开始谈论起对付星云皇子一事来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太子忽然大笑起来,看他一脸轻松的神色,似乎对武长风的意见颇为满意。

    “一月之后的狩猎大典,你可有兴趣参加?”太子忽然开口,转而提及狩猎大典之事了。“并不是什么人,都能有幸进入其中的。”

    唯恐武长风不知,太子故意补充了一句,狩猎大典除了参加的皇子以外,只有王爷嫔妃们才有资格去观摩,让武长风同往,实是他看中武长风的具体表现。

    而在狩猎大典之上,能够在那些王爷面前混个脸熟,对于许多人来说,那是求之不得的事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去凑热闹了,免得让人心生怀疑。”武长风断然拒绝,没有丝毫犹豫。“更何况,想要对付星云皇子,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。”

    只要能将太子擒住,他没有在商国待下去的必要,为了确保万无一失,他自然不想有人留意上自己。

    但在太子看来,却觉得武长风是别有准备,想来也是,如果星云如此好对付,他也不会头疼至今了。

    带着些许遗憾,太子缓缓点头同意。

    毕竟,只凭武长风方才所说,他能将计谋做到这般滴水不漏,实是不可多得的人才,如此人物,若能为己所用,当真是如虎添翼,为了以防万一,他想及早将武长风介绍给众人认识,是以听到武长风拒绝,他多少有些遗憾。

    但鉴于武长风所言,他觉得此事还是周密些的好,等将星云除掉,再将武长风介绍给众人也不迟。

    两人又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,武长风这才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此间事了,武长风便不再去嘘寒问暖阁一带了,此举让张玉羊等人松了口气的同时,也让他们产生了一个错觉。

    那就是武长风虽然表面看起来波澜不惊,但对于月轩一事,多少有些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那些重情重义的人,是值得人佩服的。

    即使张玉羊等人整日厮混在青楼之中,自身无法做到这一点,但对于武长风的敬重之意,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
    有时候人就是如此,明明自己做不到的事,还要鼓励别人去做,他们自然不知道,那些看似品德高尚之举,都需要极大的自我约束才能办到。

    唯有真正经历过的人,才知道背后的艰辛与不易,而这些人即使做了这些事,也并没有在意那些虚无缥缈的赞美之言。

    正如武长风,此时真将自己关在房中,又开始琢磨起天尊诀的心法来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一月已过,此时的武长风,对于赵宇所练的心法,终于有了一定了解。

    天尊诀,实际上是将自身修炼的内力,附加于自己周身之上的一门功法,正如从医仙赵佳奇那里得来的秘籍,是将自身内力,运用与眼睛之上,而赵宇手上的天尊诀,则是将内力运用于耳朵之上。

    有了前车之鉴,武长风很开掌握了其中关键,只短短一月的时间,便将耳力练到了极致,就算相隔两里之遥,武长风也能清楚听见两里之内,自己想听见的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一天,两个锦衣佩刀之人敲开了武长风的房门,与两人交谈了一阵,武长风这才发现,明日便是狩猎大典。

    吩咐了两句,让两人转告太子一声,武长风便开始行动起来。

    次日,寿阳山上,一座座宽大的华盖之下,端坐着不少衣饰华贵之人,远远望去,好一派热闹景象。

    武长风并没有入内,只是在人群中观望了一番,便径直向着寿阳山附近的一处树林中而去。

    过不多时,一人催促着骏马疾驰而来,朝着林中大喊一声,武长风便飘然现身,与来人简单交谈了几句,那人便飞驰而去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随着一阵吵杂的声响,两队人便策马朝林中而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双眼微眯,将眼力放开之下,便瞧见当先一人玉面金冠,正是与自己约定好的太子。

    他身后跟着十数骑锦衣带刀侍卫,手持弓箭之下,颇有几分行猎之风。

    而不远处,一个白衣玉冠之人,同样带着十数骑,尾随而至,见此情形,武长风露出会心一笑来。

    鱼儿,总算是上钩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