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明星稀之时,太子等人这才从楼阁之中下来,见端坐在大堂之中的武长风,众人皆露出惊讶之色。

    随后,见月轩并不曾从楼上下来,众人的惊讶变成了好奇。

    难道,他也和太子一样,将月轩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张玉羊等人,看着武长风的神情,更加复杂了。

    如果真如自己猜测一般,那武长风可是相当可怕的存在了。

    若是武长风对月轩有情,不惜得罪太子也要将她得到手,倒还说得过去,但他如果只是为了玩乐一番,便不惜将自己性命搭进去,如此人物,自己还是敬而远之的好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太子也从一间房中走了出来,不等他下楼,已经有人从他房间抬出两具尸体出来。

    见众人都已经出来,太子脸上露出满足的笑意,随后张玉羊等人均是左拥右抱,唯独武长风孤身一人。

    朝楼上望了一眼,太子眼中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来,随后对守在门口的人使了个眼色,便有一人飞身上楼去了。

    只片刻功夫,那人便从楼上探出头来,朝太子等人点了点头,便消失在众人视野之中。

    此时太子再看武长风时,眼神中多出了一丝复杂之色。

    他也说不清楚道不明,只是觉得眼前这个人,绝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很快,他脸上这一丝复杂之色便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,是脸上淡淡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果然非寻常人,有本太子的风范。”太子悠然坐下,嘴角带着一抹玩味的笑意。“对了,还不知道你的名字,不知你府上何在?”

    对于楼里这些女子来说,他并没有丝毫的在意,这里虽然大多都是乱臣贼子的遗孤,但死掉一两个,他也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毕竟,她们本就是该死之人。

    而对于武长风的举动,他是颇为赞同的,无论是从这些女子的出身来看,还是保全自己的名声也好,既然已经玩弄过了,留着只会给自己添麻烦,与其浪费精力与他们纠缠,倒不如一刀将她们杀了。

    而每次昨晚这些,他都是扬长而去,今天却有些反常,居然留在了大堂之中。

    他的目的,或许跟随他的那些侍卫并不知晓,但对于武长风等人来说,那是再清楚不过,他是想询问武长风意见,如何才能除掉星云皇子。

    “陈树人,月云客栈。”武长风简答说道,丝毫没有打算聊下去的意思。“太子若是有心,可以派人寻我,没什么事,我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在张玉羊等人的诧异之下,得了太子许可,他这才缓缓出了嘘寒问暖阁。

    望着武长风消失的背影,太子眼神忽然变得冷淡起来,喃喃自语道:“陈树人?月云客栈?有意思!”

    说完,并不理会其他人,径直朝门外而去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胆子也太大了,刚才都吓死我了!”见两人都以离开,张玉羊等人这才七嘴八舌起来。

    “就是,他不要命,咱们还要命的,我看这小子,咱们还是少惹的好。”另外一人赞同道,脸上任带着余悸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,他真的有办法对付星云皇子?我看他是不知道皇宫的情况,才会口出狂言。”另外一人忽然提及此事,显得颇为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“想要脑袋,赶紧将嘴闭上!”张玉羊没好气瞪了众人一眼,言语中带着威胁之意。

    不是他们不想提,只是这件事牵扯太多,不是他们这些人能够谈论的事,想要不惹麻烦,唯有避而远之,装聋作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等众人走后,先一步离开的武长风这才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,朝嘘寒问暖阁瞧了一眼,便径直朝后门而去。

    刚到后门,便见一行人鱼贯而出,两人抬着一个白布包裹的东西,向着城外而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瞧得清楚,用白布包裹着的,正是三具尸体,而其中一具,定然是月轩无疑。

    当下紧随这些人之后,亦是朝着城外而去。

    大约走出半个时辰,一行人到了一处荒郊,映入眼帘的,却是一座座如土堆一般的墓地,一眼望去,部下百十座。

    这些墓地有就有新,但无一例外的,这些墓地,都没有名字。

    谁在乎一个青楼女子,她们的名字叫什么了?

    生被践踏,死则遗忘。

    很快,一行七人将三人简单下葬,没有丝毫的礼仪,便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嘴角略微牵动,但等一行人走远之后,这才从树林之中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望着三座新建的坟地,武长风歉然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对死者的敬意,才是对生者的最大尊重。

    连挖两座坟地,武长风才见到那张熟悉的脸庞,伸手在她身上连点数下,随着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声,那被埋葬的女子这才悠然行来。

    待她清醒过来,望着四周陌生的一切,女子眼神中露出复杂之声,一脸茫然望着将墓地重新收拾好的武长风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。

    望着他那忙碌的背影,月轩忽然伸出一丝踏实的感觉来,等到武长风款步向她走来,月轩猛然从地上爬起来,冲进了武长风怀中。

    武长风一怔,愕然片刻之后,这才轻抚玉背,小声安慰起她来。

    良久,月轩这才觉得有些不妥,努力从温暖坚实的臂膀中挣脱出来,对这武长风凄然一笑。

    “公子救命之恩,小女子毕生不忘。”不等武长风回过神来,月轩已经跪倒在地,“只是小女子身份,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他很清楚自己是什么身份,能免于太子的凌辱,她对武长风已经感激不尽,但商国的规矩,她太清楚不过,想要避开众人耳目,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不想连累武长风之下,恐怕之后的说辞,便不敢再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放心,你现在已经死了,没人会找你麻烦。”武长风微微一笑,关切道。“我先找个地方,让你暂住一段时间,等我事情办完了,再找地方将你安顿下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不等月轩答话,武长风已经拦腰抱着她,径直朝远方而去。

    翅虎所住地方虽然残破了不少,但胜在罕有人至,反正自己也要去接翅虎,不如顺道将月轩安置在哪里。

    瞎眼老者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微微点了点头,与武长风简单说了几句之后,他已经彻底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等月轩在翅虎的照料下安置妥当了,武长风这才折返而回,迅速敢往月云客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