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如果能在一月之内,将此人除去,不知道太子有没有兴趣?”武长风微微一笑,并不在意太子的喜怒。“得罪了自己的人,留着只是祸害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这句话意味着什么,张玉羊等人非常清楚,武长风这是选择帮助太子,而要得罪星云。

    虽然此事只是自己几人知道,但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,此事如果让星云皇子知道了,武长风将会面对星云的怒火。

    在皇室面前,所有人都是渺小的,即使他们这些不可一世的富家之地,同样如此,在没有足够的实力以前,谁都不会参与进来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很清楚,一旦东窗事发,太子可不会那么好心,出面来保全自己。

    武长风如此说,意味着在星云皇子知道此事以后,独自面对星云皇子的报复。

    然而,比张玉羊等人更加震惊的,却是太子本人。

    此时他真眯着双眼,仔细端量着武长风,他很想知道,这个看起来毫无权势之人,为何会选择帮助自己。

    是真心实意,还是另有所图?

    “放肆,你好大的胆子。”蓦然,太子暴喝一声道。“敢对皇子动心思,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!”

    他话语中的怒意,直吓得重新站起来的张玉羊等人,又重新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太子这句话的意思,他们如何不明白了,打死不离亲兄弟,即使他与星云斗得再厉害,也是他们自家的事,皇家的权威,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撼动的。

    武长风这句话,似乎触怒了太子。

    但武长风浑然不觉,仍旧淡定的品茶,在他看来,太子此举,不过是试探自己罢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太子当真如此觉得,那我也无话可说。”武长风摇了摇头,一副泰然处之模样道。“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。”

    对于皇宫之中的人,武长风并没有接触过,但着并不代表着,他对皇宫之中的人缺乏了解。

    猜忌,是许多掌权之人的通病,尤其是皇宫之中这些皇子们,更是将此演绎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如果现在他跪地求饶,带给自己的后果,恐怕只有一个。

    贪生怕死之辈,又如何能共谋大事?

    而本来还在胆战心惊的张玉羊等人,听了武长风所言,更是朝他投来惊讶的目光。

    这人,是不是疯了?

    只要是人,就没有不怕死的,那些为了大义,而铤而走险的人,他们也怕死,只是他们有不得不去死的理由,所以他们才会义无反顾。

    但武长风不过是为了太子与星云皇子之间的恩怨,便将自己的性命交待在这里,这让他们震惊的同时,也对武长风生出一丝畏惧来。

    任何一个不怕死的人,都是可怕的,既然连死都不怕了,还有什么是他们害怕的?没有了震慑,便没了约束,没了约束,自然会心生畏惧。

    看来,自己还是看走了眼,这个人,不简单。

    正当张玉羊等人纷纷猜测,武长风可能的身份之时,一声长笑,打断了他们的思绪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如此烟花之地,居然还有如此心性的人。”太子面向武长风而立,眼神中多了几分赞许之色。“既然如此,不妨说说你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他手下高手众多,能驱使之人,更是不计其数,但这些人之中,有武长风如此魄力的,恐怕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别说武长风有办法对付星云,就算是他没有,只要他有这颗悍不畏死的心,就足以堪当大人。

    如此人才,太子岂能放过?

    “人多口杂,不是说话的地。”武长风并不理会太子灼热的目光,回头朝月轩深深看了一眼。“更何况,咱们来这里可是为了寻欢作乐的,其他事情,还是再寻个地方说吧。”

    太子嘴角微微抽动,却很快恢复了平静,敢于同自己这样说话的人,当今世上除了自己父皇,便没有第二个人了。

    但武长风所言,也确实有他的道理在,这些事情,岂能在这种地方商议?

    而对于武长风,太子隐隐觉得,他应该有十足的把握将星云干掉,不然他不会是这种口气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脸上的怒意,这才慢慢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心高气傲,是所有能人异士存在的通病,眼前这个年轻人敢如此说话,必然有他的依仗在,他越是如此不可一世,越是说明他有把握。

    按捺住心中好奇,缓缓点了点头,便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状,也不再多言,当下拉着月轩,便朝三楼而去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,究竟想干什么?”刚进房门,月轩便急不可耐的挣脱出来。“我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十年,你为何坏我好事。”

    在她看来,被太子看中,无异于是一种解脱,眼见今日就能摆脱这凡尘俗世,让自己不再身陷囹圄之中,却没有想到武长风突然冒出来,坏了自己好事。

    纵使他教养再好,此时也忍不住对武长风发起火来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,落入太子手中是什么后果?”见月轩一脸惊讶瞧着自己缓缓点头,武长风露出一丝诧异之色。“既然知道,你为何还要……”

    他费尽心机,不惜冒犯太子,为的就是将月轩救下,但没有想到,对方丝毫不感激他,反而对他颇为恼怒。

    看来,好人也不能随便当啊!

    “死,有时候比活着简单!”月轩咬牙说道,眼中早已有泪珠打转。“与其苟且偷生活着,不如痛痛快快死去。”

    当一个人能说出这样的话时,证明他活着真的很难受。

    任何人,不管使用什么手段,也不管采用什么方式,他们的唯一目的,就是活下去,让后活得更好。

    当他已经对生不再心存渴望之时,那世间所有的一切,对他来说,都已经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没有想到,月轩居然会有这种心思?与这里的其他人相比,她确实有着非同寻常的心性。

    见她如此,武长风不知道该如何劝慰她了。

    一个心存死志之人,又有什么能够触动她的?

    而见她泪珠滚滚而下,让她形单影只的身影,显得更加凄凉,心生怜悯之心,不自禁的,便将月轩搂在了怀中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