傍晚时分,一行人坐在了春暖花开楼的大厅之中,几个富家公子说说笑笑,被身边几个妖冶的女人伺候着。

    武长风冷眼旁观,任他们如何劝说,也没有参与其中。

    蓦然,四道人影从楼上一闪而过,忙着招呼客人的众女自然没有发觉,而正在讨论如何讨好太子的几个富家公子正在兴头上,自然也没有发现异样。

    武长风只是微微皱了皱眉,便仍旧喝着由老鸨亲自端来的茶水。

    来这种地方坐着喝酒的不少,但喝茶的,她还是第一次见到,而武长风身上散发出来的独特气息,也让她极为好奇,很想与他说上两句话,知道他的来意。

    但武长风却没有这等心思,想到不久之后便又有两个姑娘香消玉殒,他心里着实高兴不起来,而面对这些人的奉承讨好,他更是觉得难受。

    不等老鸨走过来,武长风已经挥手示意她离开了。

    想到他们的下场,他心里本就难受,如果与他们扯上什么关系,他心里更是不痛快。

    但不痛快归不痛快,现在,他只能忍着。

    而见到黑影消失的一瞬,武长风已经明白了太子的大胆,有这些神不知鬼不觉的高手在,又有谁能伤得了他了?

    “有胆识,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。”随着一声朗笑,以玉面金冠的公子已经走了进来。“不知道你说的花样是什么,本太子倒想瞧瞧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武长风已经迎了上去,见太子看见站立一旁的几人露出的惊讶,武长风忙上前介绍一番。

    太子似乎并没有打算认识他们,只会一脸警惕瞧着几人,见几人还算恭敬,这才轻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能让本太子满意,你们知道后果。”太子冷声说道,不怒自威。“好了,现在可以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他出宫本就没有多少时间,自然不想将时间都浪费在与这些人交谈之上。

    先前那叫张玉羊的拍了拍手,事先安排好的众女这才莹莹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只见这些你都是白纱遮面,一袭红纱敝体,如此轻薄的衣物,又如何能掩饰这些女子曼妙的身段了。

    只是看着众女略微颤抖的身子,武长风就有些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寒冬腊月,让她们穿这么一点衣衫?

    武长风回过头来,冷冷瞧了众人一眼。

    只见张玉羊等人浑然不觉,只是一脸兴奋看着娉婷而出的众女,而从他们灼热的目光中不难瞧出,他们对这些女子的举动极为满意。

    然而这些都不是他们在意的,如果不能让太子爷满意,他们自己高兴又有什么用?

    回过头来,却见太子已经正襟危坐起来,两眼放光瞧着众女,看着那些欲掩未掩,实遮未遮的身段,太子不禁吞咽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人生七苦中的求不得,此时在他面前展现的淋漓尽致,想要瞧清那些女子的身段,却被那可恶的红纱遮住,现在的他,只想上前将那些女子的衣衫尽数除去,好仔细将她们瞧个仔细。

    但碍于脸面,却又不好意思动手,心里宛如一只小猫,正拼命的抓挠着,奇痒难当!

    见了太子神色,张玉羊暗自点了点头,随后两名候在一旁的侍女便走了过来,一人端着温着的酒壶,另外一人端着果盘。

    寒冬腊月,能在极北之地弄到水果,只从这一点来看,就知道张玉羊花了不少心思。

    就在此事,早已有些按捺不住的太子,见两人冲自己走了过来,也顾不得那许多,上前便要将两人逮进怀中,满足他近乎疯狂的欲望。

    可惜,他身子刚动,张玉羊两人已经一左一右,将两位侍女拉了开去。

    不等发怒的太子动怒,张玉羊已经赔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太子爷何必如此心急,让她们伺候就是了,太子爷又何必亲自动手?”

    看着一脸坏笑的张玉羊,又瞧瞧那些仍在舞动的身影,微一沉吟,太子便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今天这种表演,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,只从这些女子出场来看,就知道今天还有许多让他惊讶的事。

    而只是现在的表现,就已经让他按捺不住,心中那种欢愉,被**之下,更是空前绝后的舒爽。

    回头想想,倒觉得这种方式,较之只是一味的蹂躏那些女子,要来得痛快得多。

    虽然张玉羊是在劝说自己,但丝毫没有阻止自己的已是,知道只要自己想,这里哪一个女人不是自己的玩物?

    但如此一来,这种赏心悦目、酣畅淋漓的舒爽,恐怕会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当下正了正衣冠,朝儿女招了招手,便端坐在大堂之中了。

    张玉羊也是极会看眼色,见太子如此,当即朝儿女努努嘴,示意她们二人继续。

    两女一左一右,分座太子两侧,起先太子还带着几分警惕,时不时瞧瞧周围动静,待两女时不时给自己斟酒,又时不时往自己塞果品,那种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感觉,已是让他彻底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等他两眼瞧着满堂近乎一丝不挂的女子之后,他心中的欲望,又在无形之中被勾引了起来,两只纤细的玉手,便开始在身边两女身上游荡起来。

    至于后来,究竟是谁被他看中带入了房间,武长风却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因为看见满堂女子在瑟瑟发抖之时,还不忘媚笑表演之时,他已经离开了大堂。

    自从知道了你这些女子的来历以后,他便无法正是这样的场面。

    如果说她们是心甘情愿、自甘堕落到如此地步,那武长风确实无话可说,一个自甘下贱之人,最会引起武长风的反感,虽不至于恶心,却也不会生出同情。

    但里面这些人不一样,她们就像被关在冷宫之中的妃嫔,只等太子有朝一日能临幸自己,好早些从如此肮脏的尘世中解脱出去。

    如此极尽的讨好,目的不是为了钱财,也不是为了权势,更加不是为了博取欢心。

    他们想要的如此简单,却如此的遥不可及。

    死!

    一个能让她们不再受到摧残,不再受到侮辱,更不会再提醒吊胆过日子的理由。

    再回想她们先前的样子时,武长风只觉得眼眶温热,心中堵得难受,而对于她们这些人,武长风再没有了轻视之心,余下的,只是一种敬意!

    对生的敬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