沉默,许久的沉默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事情,武长风没有少听说过,而对于碧水宗时,他自己也间接做过,所以他对这种诛连的罪名,其实还是挺赞同的,宁可杀错,也不能放过。

    但听了老鸨所言,他这才意识到,这种做法,对于那些浑然不知的人,带来的是怎样的后果。

    他很想安危老鸨一番,让她们心里好受些,但思来想去,却不知道还有什么能让她们高兴的。

    既然她们被囚禁在这无形的牢房中,赏赐的金银,自然不是她们可以拥有的,对于一个失去了自由的人来说,这些外物不过是累赘吧了。

    他很想不顾一切,将这些人解救出去,只有重新获得自由,才是她们最大的解脱。

    但,他不能这样做,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这里,可是商国都城,不是他们所在的王府。

    即使是他们自己都要小心行事,又如何能堂而皇之的将他们带走了?

    本来还有些成就感的武长风,在万般纠结与愧疚之中,终于什么都没说,径直带着黄诚泰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不想再看见她们,并不是因为她们的身份,而是出于同情,对她们的遭遇。

    他虽然没有悬壶济世的善心,但见了别人受苦,他心里说不出的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而最让他苦恼的,并不是这种滋味带来的愧疚,而是那种力不从心的无奈。

    唯有让自己变得更强,才能让时间这样的苦难,变得更少一些。

    然而,现在他再看那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姑娘时,眼神中却没了先前的厌恶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她们又何尝不想找个人,踏踏实实的过完一生?

    但这些,在她们眼中,似乎已经变成了遥不可及的奢望。

    “事情办的怎么样,和太子说上话没?”正当两人意兴阑珊的行走在街道之时,四五个公子打扮的人走了出来。“前前后后花了两三千两银子,不会就这么没了吧?”

    “看他们垂头丧气的模样就知道了,这还用问吗?”另外一人开口,带着几分不屑。“我就说了,太子可没那么容易糊弄。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点银子嘛,有什么大不了的。”一人缓缓摇头,脸上带着几分无奈。“权当投石问路,没什么大不了的,走走走,咱们喝酒去,我请客。”

    几人七嘴八舌议论起来,觉得武长风的脸色已经告诉了他们结果,虽然有些不甘心,但他们还不在乎去取数千两银子,如果真能与太子搭上关系,这些钱财又算得了什么了?

    虽然有些失望,却也是这些人意料之中的事,反而见武长风忙活了如此久,觉得应该犒赏他一番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们之中愿意出钱的人居多,但肯出力的,却没有几个。

    一旦惹怒了太子,那可是掉脑袋的事。

    只冲着这一点,他们觉得有必要安慰武长风一番。

    “幸不辱命,办成了。”武长风收拾起心情,缓缓说道。“明日太子前来,我可以引荐一二。”

    对于他们这些纨绔子弟来说,武长风现在是真心觉得厌恶,如果不是他们无法发泄那多余的精力,这世上恐怕不会出现妓院这个东西。

    虽然这是人的本能,在他们眼中却变成了玩乐的对象。

    但武长风现在还不能表现出对他们的厌恶来,他还要靠这些人来拉拢太子,只要摸清了太子的底细,旁敲侧击之下,定然能找到合适的空子,将这个嗜杀成性的畜生给擒回去。

    玩弄别人不说,还要杀人灭口。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?”众人均是一呆,一脸不可置信望着武长风。“你是怎么做到的,太子怎么就答应了?”

    “多少人想破了脑袋,也没办法接近太子半分,怎么到了你这里,却变得如此简单了?”

    “奇才,不愧是奇才,看来,咱们这个钱花的,是大大的值啊。”

    他们没有想到,武长风居然真的将事情办成了,不但办成了,还能引荐自己与太子结识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有过一面之缘,这些人精一般的家伙,很容易与太子搭上关系。

    与太子搭上关系,无异于与未来的皇帝搭上关系,别说自己以后的前程,就是单纯的这一件事,也会引得不少人来讨好自己。

    “各位别高兴的太早,太子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。”武长风蹙眉,朝众人打量一番。“我大胆说了有新花样可玩,太子这才好奇要瞧,如果不是天色太晚,太子急着回去,恐怕我这颗脑袋,已经不在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他从太子临走之时的神情就看出来了,太子对自己可没什么好感,想要讨好这个太子爷,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而他很少去这种地方,自然不知道使出什么花样来让太子也开心,是以见众人一脸惊喜,忙将自己的担心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并不是他对这些人有什么好感,从他们方才激动的神色就能看出来,这些人心中并没有什么悲悯之心,只为自己着想的人,最好不要与这样的人结交。

    因为很有可能,在他需要的时候,他可以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给卖了。

    但武长风现在还不能表现出对他们的排斥,他还需要这些人去讨好太子爷,以他们的经验来看,相处什么花样来,恐怕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果然,这些人听了之后,紧张的神情为之一松。

    “我当时什么事呢,原来是这等小事,我张玉羊什么都不会,就只会玩了,这件事你放心,我保证办得妥妥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论享受,这师城恐怕还没人能比得上咱们,你就擦亮眼睛瞧好了,看咱们如何将太子爷拿下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太子敢来,咱们就能让他不能自保,你这颗脑袋,掉不了!”

    听着这些人说的信誓旦旦,武长风并不怀疑他们所言,毕竟整日里除了吃喝玩乐的一群人如果不会玩,那天底下恐怕没有会玩的人了。

    只是从他们兴奋的眼神中,武长风看到的是戏谑,是嘲笑,是怡然自得。

    他们似乎忘了,陪他们玩乐的那些人,是否真的心甘情愿了?

    武长风并没有多说什么,因为与这样的人为伍,只会间接让自己也变成他们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他自认自己不是什么好人,但绝对不是他们这样,是彻头彻尾的混蛋。

    或许太子一事,正好给他们点教训。

    与众人又寒暄了几句,约定了时间,众人这才散去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