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堂堂太子身份,还不缺这几个钱。”太子哈哈一笑,仿佛听见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一般。

    武长风心中一凝,暗叫要糟,看来皇家之人喜怒无常,并不是一句空话。

    “但你二人既然有心,那这份情我就收下了,我也觉得一个人无趣,你二人不如与我一同前去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闻言,心中顿时松了口气,只是见他喜怒无常,恐怕不是易与之辈,当下带着几分谨慎,跟着太子朝鸳鸯戏水楼而去。

    这太子,胆子是不是太大了?

    如果自己图谋不轨,在妓院中埋伏一番,他如此莽撞进去,恐怕连小命都没了。

    但这些只是想想,众人便近了鸳鸯戏水楼。

    那老鸨被人包下了整座楼,早已高兴坏了。而此时见太子进来,一呆之下,便瞧见了立在太子身旁的武长风。

    当即会意,便一脸媚笑招呼众人前来伺候,太子点了点头,随即朝身旁一人示意一番,很快,一个书生打扮的人,抛出一锭银子个老鸨。

    那老鸨见了银子,叫喊得更加卖力了,当下十七八个顾念,围着太子三人,向着大堂而去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人,则是退出了楼内,包括从楼上下来的一众人。

    武长风这才明白过来,太子为何如此大胆了,这些人早在太子进楼之前,恐怕就已经将楼内查了个遍。

    虽是好奇他们怎么无声无息进来的,但并没有表现得过于惊讶,当即陪着笑,跟在太子身后。

    “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?你很有眼光啊!”太子哈哈一笑,已经左拥右抱在主座上坐下了。

    “太子有心了,草民陈树人!”武长风微一思量,便直言道。“多谢太子夸奖,草民不敢当。”

    既然他来这里师城的人都知道,也就是说他并不忌讳旁人知道此事,所以他只是犹豫了片刻,便直呼出了太子的身份。

    但有一点却让武长风瞧得仔细,那些坐在他身边的女子,听了太子之后,身子似乎微微一颤,对眼前这个太子,似乎有着一丝畏惧,这些都只是一瞬,片刻之后,便又一脸堆欢的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觉得有些古怪,去也不知道是为何,也不在意这些,只是在一旁相陪。

    与太子简单谈论了几句,那太子似乎被那些姑娘撩拨得欲罢不能了,简单交待了几句,便拥着两人上楼去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二人自然是立在大堂,不敢有什么过分的举动,即使太子让他们随意,他们也不能动太子看上的东西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们并没有这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约莫两个时辰之后,太子缓缓从楼上走了下来,见两人仍旧站在原地,不免露出一丝惊讶之色。

    “怎么,二位不是来玩的?”

    先前两人还说包了这整间楼,自然是为了那事而来,但此时两人并没有丝毫越矩的行为,倒让他有些疑心二人的初心了。

    “太子面前,又岂敢做出越矩之事。”武长风脸有尴尬之色,忙低头说道。“太子爷高兴了,咱们才能纵情欢愉。”

    他的意思很明白,自然是太子爷先享用了,余下不要的,才是他二人的。

    太子点了点头,便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“时候不早了,我也怪回去了。”说话之际,他已经走到了武长风近前。“陈树人,我记住你了!”

    武长风身子微微一颤,还没有明白过来,太子已经与他擦身而过了。

    “太子爷,想不想玩点更刺激的?”见太子要走,武长风当即转身道。“如果感兴趣,草民可以安排一番。”

    从那些富家公子口中,他得知了不少变态的玩法,虽然他极为不耻这种行径,却也只能用此法留住太子。

    毕竟今日虽然与太子结识了,但他未必肯再见自己,现在只能想办法将他吊住,才能找机会与他谈论一番。

    “哦?什么刺激的?”太子露出惊讶之色,却只是扭头看着武长风。“时候不早了,我得回去了,你安排一番,咱们明天再玩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有也不会的朝门外而去。

    等众人走后,武长风这才松了口气,太子如此说,就表示他还会再与自己见面,只要有机会见面,自然能从他口中套出些话来。

    躺在大堂软被铺成的长椅之中,武长风只觉方才经历了一场生死大劫,如果太子先前看自己不顺眼,自己恐怕很难从他手底下逃脱。

    毕竟,护卫他的那些人,身手都是不凡之辈。

    便在此事,武长风忽然瞧见楼上几人慌慌张张抬着两张被子出来,而在转角之时,那被子上的血迹,却清楚落入了武长风眼中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莫非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武长风背脊不禁有些发凉,忙将老鸨叫来,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,那老鸨却是一脸镇定,赔笑着说一些其他,对于武长风所问,并没有直接答话。

    隐隐觉得不妥之下,武长风便径直朝着那几人追去。

    老鸨刚想叫喊,武长风已经冲到了那几人近前,拦住那些人,打开被子,却见一女子满身是血躺在被子之中,伸手去探鼻息,却发现早已气绝身亡。

    武长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又将另外一张被子打开,同样,里面也躺着一具血淋淋的女尸。

    而见两人身上的伤痕,看得出来,两人身前受过不少折磨。

    想不到,太子居然有如此癖好。

    若是每一个和他相好的女子都被杀了,那他究竟杀了多少女子?

    而老鸨既然知道这样的事,为什么还会在这里开设妓院?

    武长风怒气冲冲冲下楼来,一把将老鸨丢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他们两个,可是服侍太子的那两位女子?”武长风极为愤怒,手上青筋暴露出来。“你知道他们是这个下场,为什么还让他们去?”

    他实在不理解,这些人糟践自己的身体赚银子也就算了,为什么还要搭上自己的性命,去赔笑太子。

    他这才明白过来,为什么那些女子在知道他是太子之后,都下意识的想要离太子远些了,如果猜测不错的话,她们应该知道侍奉太子的后果。

    只是,为什么?为什么明知是死,她们还是要怎么做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