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既然知道是谁,就没必要较真了。(书^屋*小}说+网)”那人微微一笑,安慰道。“得罪宫里的人,你应该知道后果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,便不再理会武长风了,在他们心里,性命,永远比其他东西重要,得罪当今太子,无异于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“如果,咱们包了一家,妓院,送给太子呢?”武长风却不以为然,淡淡说道。“若是能与太子攀上交情,日后岂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来此,为的就是借助这些人的手,好与太子攀上交情,只有如此,才能知道那些皇子之间的关系,既然太子喜欢女色,自己投其所好就是。

    “这根本不可能,你就别……”先前那人似乎已经失了兴趣,摇头道。“嗯?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这件事他道没有想过,只是想着自己不要出丑,免得扫了太子的兴,但此时听武长风说来,却觉得这是一个亲近太子的绝佳机会。

    如果与太子攀上关系,等到太子继位之时,自己可有说不尽的好处。

    等武长风重复了一遍,众人这才留上了心。

    “话虽如此说,但太子未必领咱们的情。”一人面有难色,似乎不看好此事。“更何况,他们这些皇子的心思,谁能把握得准了?”

    身为太子,既然敢明目张胆的包下妓院,恐怕并不在意那点银子,自己无事献殷勤,弄不好会惹怒了太子。

    虽然此举有极大的可能与太子攀上关系,但万一办砸了,他们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。

    “无本的买卖,谁不想做了?”武长风似乎下定了决心,对众人说道。“既然各位不敢出面,不如让在下来做此事,如果太子高兴了,我再将实情说出来,如何?”

    他现在只想找到一个亲近太子的机会,无疑,从这里下手是最为快捷的,即使触了太子的霉头,他也未必会对自己动怒。

    而自己终究是要回到周国去的,到时候等他登基,自己已经不在商国了,鉴于这两点,武长风才会冒险一试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话,倒是可以一试。”一人觉得如此做法不错,虽然只是耗费些许钱财。但如果能攀上太子这根高枝,那又有什么舍不得的了?“只是不知太子会选哪一家,万一不和太子的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句话是不用理会的,因为据这些人所知,太子从来没有指定哪一家的癖好,而对于一个好色之人来说,只要是女色,他断然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众人又商量了一阵,觉得武长风此举确实可行,当下对好了口风,便让武长风去安排去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很简单,他们出钱,武长风出力,事成之后,他们再好好酬谢武长风一番。

    对于钱财,武长风并没有什么兴趣,但既然他们如此说了,他也不介意从他们手中拿走些银子。

    当下找了一间名为鸳鸯戏水楼的楼牌,将其整个包了下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可没有心思与她们纠缠,只是简单吩咐一阵,便与黄诚泰二人离开了。

    两人寻了一处高楼,一直等到傍晚十分,才见一行人浩浩荡荡从皇宫之中走了出来,看他们服饰便知,这些人定是太子那些随从。

    当即两人守在了妓院的入口出,只等这些人到来,知道他那些随从之中,应当又不少人开路,两人若无其事,向着这一队人缓缓走去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离太子还有里许之地时,四人忽然从两侧冒了出来,伸手一来,堵住了二人去路。

    “贵人出行,请速速离去。”来人沉着脸,低喝道。

    “我二人在前面包了间楼,就在前边。”武长风一惊,随即求饶道。“还行各位行个方便,咱们马上进去。”

    鸳鸯戏水楼本就离宫门最近,二人如此说法也并没有错,眼见那鸳鸯戏水楼就在前面,他们匆匆进去,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。

    “放肆,难道你没有听见吗?”一人低喝道,手中佩剑已经出鞘。“不想死的,趁早离开。”

    眼见着太子就要过来,如果不能将二人打发走,他们可是失职之罪,无论这两人所说是真是假,他也不能为了二人而砸了自己饭碗。

    “此处就这么一条街,难道各位是想咱们在前面引路么?”武长风露出为难之色,央求道。“这么近,咱们跑两步,自然不会污了贵人的眼睛,还请各位行个方便,让我二人进楼!”

    他没有打算与这些人死磕,只是想拖延些时间,如果太子不是混蛋,绝对不会让这些人将自己杀了。

    即使当真如此,那自己也只能出手逃走了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眼见太子已经走了过来,一人提剑上前,便要将二人斩于剑下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那人一惊,忙行了一礼,一路小跑过去,将事情原委说了。

    那玉面金冠之人挥了挥手,到了武长风二人近前,朝二人打量一眼,眼神中露出不可思议模样。

    “前面那间楼,是你二人包的?”太子朝身后指了指,带着几分威严。“能在此地包下整座楼的,你们倒是第二人。”

    这里宛如他的后花园,无事可做之时,他便会来此地玩乐,整个师城,恐怕没有人不知道这件事。

    敢在他眼皮子底下与自己抢的,恐怕只有这两个人了。

    “莫非,这位贵人就是太子殿下?”武长风一惊,已经拜服在地。“打扰太子雅兴,我二人愿意补偿。”

    太子一惊,露出一脸狐疑,别人得罪了自己,总是罪该万死的乱叫,这两人倒好,居然说愿意补偿自己?不知两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当下又来了兴致。

    “哦?补偿?怎么补偿?”太子微微一笑,等着武长风二人答话。

    “既然太子都如此说了,那咱们包下的那间,就当给太子赔罪了。”武长风没有丝毫犹豫,果断说道。“如果太子嫌弃,我二人再换一处便是,总之,太子今日的开销,算在我二人头上便是。”

    他见太子脸上一脸玩味的笑,便知道这个太子也不是好糊弄的,指定一家或许会让他生疑,如果是他自己选,那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反正,这些钱,也不是自己的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