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长风,对不起!”黄诚泰有些歉然,搭住他肩头说道。“怪我定力不够,不该做如此糊涂的事。”

    那些女子虽然美妙,但毕竟是青楼女子,而自己两人前来,是为了弄清狩猎大典上的事情,现在倒好,自己却堂而皇之的享乐去了。

    只是方才他见月轩穿着武长风的衣衫,隐隐发现,她里面似乎不着寸缕,邪念升起之际,便有一种询问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刚才……你看见什么了?”黄诚泰小心说道,唯恐又将武长风惹怒了。“我看月轩……”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为什么,明明自己是公子,但在武长风面前,自己似乎只是一个下人,他很想也冲着武长风吼两句,只是担心武长风一气之下,将自己丢在这里。

    这里可是商国都城啊,一个不慎,极有可能被商国抓去,虽然同武长风一路行来都无事,但他却不想一个人孤身犯险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们还带着目的前来,不想就此分道扬镳。

    所以提到了月轩,唯恐触及到武长风恼怒之处,话只说了一半,便止住了话头。

    “包下妓院的那人,似乎是商国的太子。”武长风以为他在问对面的情况,便如实相告。“我觉得,咱们有机会和他谈谈。”

    他自觉自己所说没有错,如果不是像太子这样的人有了需求,那些青楼女子又怎会委身其中。

    这年头,谁不想用个轻松的方式,活得更加舒服一些?

    而青楼,无疑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啊?你是说商国太子?”黄诚泰瞪大了眼睛,有点不敢相信。“他想要宠幸谁,还不是一句话的事,干嘛要冒如此大的风险,被人说三道四了?”

    身为周国王府的二公子,对皇宫还是有一定了解的,虽说他们不能随意娶妻纳妾,但想临幸谁,只是张嘴的事。

    在自己寝宫做这样的事,总比到青楼要强吧!而想到此处,他看武长风的眼神,也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方才那月轩分明是光着身子,而武长风的衣衫又披在那女子身上,用脚趾头想也能想到,方才他们都做了什么?

    只是听武长风说出其中原委,而时间又如此短暂,恐怕他们并没有发生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如此没人,他居然一点不动心,难道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黄诚泰不禁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没问题吧!”说话之际,他已经朝着武长风的下面瞧了过去。“能有这份定力,你还真不是一般人。”

    月轩如此美妙的身材,就是看上一眼,都能让人血脉喷张,如果光着身子,又有几个人能把持得住了?

    武长风既然没有下手,恐怕只有两个原因,不是他不行,就是他压根就不喜欢女人。

    而从武长风武功来看,他精力比一般人不知道好了多少倍,如果说他不行,那自己岂不是要找块豆腐撞死了?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的话,自己以后可得离他远些了。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,不干正事!”武长风白了他一眼,没好气道。“男女之事,岂是能用世俗之物来衡量的,我看着就恶心,哪有什么想法。”

    见黄诚泰仍旧一副畏惧的样子瞧着自己,知道自己解释没有半点用处,这件事,也只有等自己以后证明给他看,他才会相信自己了。

    当下也不再多言,径直朝客栈而去。

    到了第二天,两人又去了茶馆,这个地方,是最容易得到消息,也是最容易散布消息的地方之一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,两人并不是为了这两件事而来,而是想认识一些富家公子,至于为什么,武长风倒是没有像黄诚泰透露。

    两人一连在茶馆待了三日,此时坐在茶楼之上的富家公子,已经有十来人了,看他们衣着打扮,就知道他们极为奢华,只是从他们的言语上听来,武长风却觉得这些人极为幼稚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听说了,风花雪月楼来了一位姑娘?”武长风见人差不多了,不准备在等下去了。“那身段,那眼神,当真让人神魂颠倒。”

    这些富家公子,除了谈些山间趣事,就是附庸风雅,作几首不堪入耳的烂诗,至于他们最敢兴趣的,还是那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美女。

    “真有此事?我怎么没有听说?”一人听了,顿时来了兴致。“不过哪里可不是一般人能去的,很容易被人赶出来。”

    他们不是没有去那边玩过,但有好几次他们正在兴头上,便被一群人闯了进来,硬生生将自己赶了出来,而见了对方腰牌之后,他们也只能抱头鼠窜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这种事本来是一件极为羞耻的事情,不应该说出来的,但这里大部分人都经历过,所以这人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。

    “我才到这边来,不知道这里的规矩。”武长风拱了拱手,一副受教模样。“咱们去那里玩,花的可是白花花的银子,怎么就会被赶出来了?”

    他佯装不知,就是想从他们口中得到实情,既然他们被人赶出来过,自然知道是什么人下的手,如果真如自己猜测一般,他倒要弄清楚其中原委了。

    “这你就有所不知了,那人咱们得罪不起。”他见武长风不知,耐心解释道。“我说咱们还是别自讨没趣,惹得那人不高兴了!”

    他说话之时,朝皇宫方向努力努嘴,其表达的意思,已经显而易见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当今圣上?不可能吧!”武长风一脸惊讶,继续问道。“圣上三宫六院的,怎么会去那种地方?”

    他故作不知,就是为了打开他们的话匣子,如果能得到其他消息,对他们二人只会更加有利,牵扯出什么宫廷争斗,那是再好不过的事了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机警,不过只猜对了一半。”那人意味深长点了点头,似乎颇为欣赏武长风。“不想自讨没趣,咱们还是换个地方的好。”

    对于宫中之事,他们尽量不去谈及,这天下,毕竟是圣上的天下,惹怒了他,自己再怎么折腾,也没法保住性命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是当今太子了?”武长风有些不甘,狠狠说道。“为什么咱们不能去,难道那些妓院都是他们开的?”

    他现在有些后悔了,如果能如此轻易知道这些消息,他就不用带着黄诚泰,做出那样让人尴尬的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