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嗯!嗯?”武长风有些惊讶,但没有回头。“我说了让你快些,你们还在这里墨迹?”

    他现在可没有功夫理会身后这个娇滴滴的女子,因为对面楼牌的那些人已经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起先,只是守在门口一人挥手,随后整座楼牌附近便涌出不少人来,武长风略微数了一下,大概有二十人左右。

    而他眼力所及之处,却远远不止这些,那些伏在屋檐上的人并没有下来,只是看了那人手势之后,便隐退下去,时不时两人出现在左右,似乎实在确定左右情况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一锦衣华冠之人带着满足的笑意,在众女的陪同之下,缓缓朝着大门方向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看得仔细,那人身上所传衣服,是用金边襄镶成的,而衣衫之上,却没有龙纹之类的图案,很显然,这人想必是周国的太子爷了。

    太子会进妓院?居然有这等事?

    就在武长风惊讶之际,这些人不疾不徐,已经朝着皇宫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武长风身后亦是传来一阵娇羞连连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公子,现在可满意了?”月轩的声音传来,几若蚊声。“若是不满意,那奴婢再想些法子。”

    从她退去衣衫的那一刻起,她心中那久被隐藏的欲火,终于按捺不住了,而此时她身上不着寸缕,早已失了先前的矜持,只要武长风愿意,她可以立时扑进武长风怀里。

    而听了她所言,武长风一怔,暗道,她怎么还没下去?

    回过头来,却见一具美丽的酮体,在灯光的应承之下,显得美妙无比,不自觉的,武长风吞咽了一口唾沫。

    怎……怎么会这样!

    武长风完全没有想到,对方居然在自己身后,不知不觉将衣衫退去了,他很想解释一番,好让对方明白她不过是误解了自己意思。

    他很想将自己眼睛挪开,不去看那极具诱惑力的身体,只是此时两人相距不过三尺,即使将眼睛挪开,也不能忽视如此美妙的东西啊。

    武长风脸红了,通红。

    他现在才算明白,为什么会有冲冠一怒为红颜的说法了,自己现在,已经陷入了冲冠的僵局当中。

    他现在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了,本能的想要冲上前去,将这具酮体占为己有,但理智却告诉他,自己不能如此。

    摇摆不定之下,武长风只是看着对方,但越是这般瞧下去,他的眼珠越是变得凸出,好几次忍不住要放出自己的眼力,好将眼前这美好的事物看个仔细,但最后还是被他用理智压了下来,尽量不去想那些风风雨雨有的事。

    两人僵持良久,月轩似乎有些受不住他那火辣辣的眼神,怡怡然向前走了两步,想扑入武长风怀中。

    因为,她已经有些受不住了,天,实在是太冷了!

    看着缓缓朝自己走过来的月轩,武长风只觉得自己嗓子都被堵住了,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两步,想尽量拉开些距离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他发现月轩的身子开始抖动起来,伴随着身体的抖动,她的嘴唇也开始慢慢变了色彩。

    武长风在不迟疑,咬牙之下,便朝月轩扑了过去,入手之处,只觉一片冰冷。

    “你这又是何苦,我没让你如此做啊!”武长风有些着恼,却不知因何而起。“你不自怜,谁会来怜惜你?”

    武长风想要责备她,却不知道如何说,只是搂着月轩,快速将周围的门窗都给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公子你说要瞧,奴婢只能如此。”月轩缠斗着说道,心中却是一股暖意。“难道奴婢做错了什么,惹公子不高兴了吗?”

    靠在武长风怀里,她心中生出一种莫名的温暖来,比起那些只知享乐的公子哥,武长风不知道好了多少。

    至少,他见了自己受寒之后,想到的不是那事,而是给了自己需要的温暖。

    而武长风现在极为的恼怒,他已经找到了发生这件事的源头,因为自己随意的一句话,居然让她受了如此大的折磨,武长风只想好好弥补她一番,好减轻自己心中的罪过。

    但只是一瞬,他便将月轩给推开了。

    因为,月轩的手已经开始不安分起来。

    怔怔望着月轩,武长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,除下自己的外衣,武长风将起披在了月轩身上,随后,头也不回,便下楼去了。

    望着武长风的背影,月轩先是一怔,等他消失在自己眼前,这才轻轻抚摸起披在身上的衣衫来。

    如果,自己能晚生二十年,那该有多好!

    而下楼之后的武长风,没有心思去理会月轩的波澜,他觉得,自己的同情放在这里,似乎没有半点的必要。

    四下张望一番,却不见黄诚泰的身影,而听右手边一间房内是不是传出娇呼之声,武长风这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当即冲了过去,推开门,只见其中赤身裸体,好一片春光无限,并不理会有些发呆的众人,一把将黄诚泰从床上提了起来,胡乱将他用衣衫裹住,逃也似的冲着门外而去。

    刚下楼,迎面走来四个彪形大汉,伸手一拦,以将武长风的去路挡住。

    武长风现在是羞怒至极,正愁没地方发泄,此时见了来人,当下便欲动手。

    “放他们走!”

    一个高傲的声音传来,带着不可置疑的语气,武长风知道,说话之人,就是方才那个将自己摸了一把的月轩。

    他这才反应过来,将身上的银子往地上一抛,便匆匆离开了嘘寒问暖阁。

    “长风,我还没尽兴呢!”黄诚泰边走,便将裹住衣衫的身子重新穿上。“你这人怎么这样,是你带我进去的啊!”

    他虽然身为王府二公子,没少劲力这些事,但想起先前发生的一切,他还如身处梦中一般。

    如此好事被人打搅,他岂能半点脾气都没有了?

    “我是带你进去了,但我有说让你行如此龌蹉之事吗?”武长风回头头来,一脸愤恨道。“难道你就这么下贱,她们也是这么下贱,所有人都是这么下贱吗?”

    他这句话近乎是吼出来的,突如其来的吼声,差点没将黄诚泰吓个半死。

    但这句话说出来以后,他又有些后悔了。

    别人的事,和自己有什么关系,他们要自甘堕落,自己管得着吗!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