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二人只是想看看,没有别的意思。”武长风蹙眉,但还是不想放弃。“不知道百两银子,可能让我上楼一观?”

    他们所在,正是比翼双飞楼的正对面,想要瞧清对面情形,此地最为理想,但如果月轩当真不答应,他们也只能退而求其次,找另外一个可以观瞧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而月轩可不知道二人意欲何为,听他说只是想看看,还以为说的是自己身子。

    虽然嘘寒问暖阁没有少被包过,但只是让二人瞧几眼,便能有百两银子的进账,身为管事的,她岂有不赚这个钱的道理了?

    只是她对自己身材极为自信,不相信哪个男人看来,还能忍得住不动手动脚。

    而从两人年纪看来,不过是二十出头的小伙子,这样半大的小子,血气最是旺盛,万一两人控制不住,那最后可不知道要将自己折腾成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“按理说,让二人上楼也是可以的。”月轩带着几分难色,偷偷看了二人一眼。“只是一人上去倒可,两人就显得有些局促了。”

    她是过来人,什么场面没有见过,两个半大的小子若是折腾起来,她的闺阁恐怕容不下三人胡来,如此说法,只是想替自己减轻些负担。

    一个人,她还是能应付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我上前看看。”武长风犹豫片刻,还是答应下来。“我这位兄弟,就劳烦姐姐安排照顾了。”

    他不知道楼上是什么情况,但对方既然说只能容他一人,他也只能答应,毕竟这里能很好的看清对面的情况,而黄诚泰又没有自己这般眼力,放他上去,也瞧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提起黄诚泰,他便觉得有气,王府中的侍女不少,姿色过人的也不是没有,更何况,他心中还惦记着郭雨霜呢,但不知为何,他自从进了这嘘寒问暖阁,整个人就像失了魂似的。

    他现在可没有功夫理会黄诚泰,唯恐耽搁下去,对面那人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当即也不再理会满脸通红、怔怔出神的黄诚泰,款步上楼,径直向三楼而去。

    月轩见他上楼,当即使了个眼色,很快就有人飞奔上来,一拥而上,将黄诚泰抬到了一间厢房去了,随后,房间能便响起了一阵阵娇笑之声。

    月轩也不理会这些,径直跟着武长风上了楼。

    此时的武长风全然没有向其他那些公子哥一般,四下打量她自己独处的闺房,只是站在轩案之前,朝着远处发呆。

    月轩虽然有些诧异,却也没有太在意这些,见武长风不为所动,这才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“此处楼高,可遥见皇宫情形!”月轩略带紧张,却也不失大度的说道。“左近可一览无余,公子还是将帘子拉上的好。”

    虽然她久经世事,可谓是御人无数,但她毕竟年迈,已经许久没有委身相陪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,她打着嘘寒问暖的牌好,自有自己的一份矜持在,而此地虽高,能看清四周的情形,但反推过来,周围的人,也能瞧清楼上的情况,有一帘遮羞,总比让所有人看见要好。

    “此地确实不错,不枉我花一百两银子。”武长风头也不回,正看的出神。“月轩姐姐若是无其他事,就请自便吧!”

    他方才只是想瞧瞧比翼双飞楼内的情形,却没想到此地居然能遥见皇宫情形,眼见对面那些人并没有什么动静,他自然不能错过一窥皇宫情形的机会。

    是以月轩虽然和他说话,他却只是应付一声,将眼力催动到极致,想瞧瞧皇宫内的情形。

    但月轩听了他所言,以为他是想自己主动些,许多年未曾做过的事,突然又要发生,她不免有些羞愧之意。

    毕竟她也是个女子,在此事之上,又有几次是主动过的?但对方给了银子,自己自然要将对方伺候好,一句自便,便误以为是要她自己来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当真要如此么?”月轩还是有些不敢相信,想在确认一番。“若当真如此,还请公子允许将灯灭了。”

    三层高楼,燃着灯火,还不拉窗帘,一旦自己退去衣衫,立时便能引起不少人围观,他虽然早已不在乎什么名声,但如此做,终究有些不好。

    “不用,难道一百两银子,连灯都不燃么?”武长风此时有些焦急,很快阻止道。“就这样挺好,你快些吧!”

    他让月轩快些,是想她早点下去,虽然这里居高临下,离对面又远,很好有人会注意到自己异样。

    但自己身后这人就看着自己,如果自己惊讶之际,露出什么异常举动来,恐怕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他只想知道那位奢侈到能包下青楼的人究竟是谁,或许能凭着这一点,自己与他结识一番。

    然而月轩就不这么想了,她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,自己身子虽然不算清白,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瞧的,如果按照武长风所说,那她收取一百两银子,可是亏大了。

    想拒绝武长风意思,却又有些舍不得。

    自己已经年老色衰,很难被那人看上,如今好容易有个年轻公子要上自己楼阁来,她内心又如何能平静了?

    正犹豫之际,忽然听见武长风催促自己,略微思索了片刻,朝着四周望了一眼。

    见此时已是月明星稀之时,周围除了其他楼牌还亮着灯以外,其他地方已是漆黑一片,想来这个时辰,大部分人恐怕已经熟睡了,即使自己退去衣衫,他们未必知道此事。

    而一百两的诱惑,加上心里的慰藉,她不再多想,当下便缓缓将衣衫除了下来。

    等只剩下可以遮羞敝体的小件之后,月轩有些忸怩的站在哪里,只等武长风回过头来,好与自己成就那无比美妙的好事。

    只是等了半晌,武长风仍旧站在那里不动,这才想起,自己只是背对着他的。

    “公子,已经好了,您看是否满意?”她从来没有这般下贱过,顿时觉得玉脸绯红。又不好直言开口,只得含蓄说出两句话来。“公子如果不满意,奴婢再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她已将头低了下去,那些羞耻的话语,再也说不出来了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