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抬头望了一眼,武长风便骇然发现,不仅有许多和门前一样打扮的人将比翼双飞楼围住,就连屋檐之上,也藏着不少人。(书^屋*小}说+网)

    看来,这个人的来头倒是不小啊。

    没有惊动这些人,武长风只是悻悻离开,寻了一处可以瞧见比翼双飞楼的妓院,两人便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脚还未踏进去,一脸的脂粉气息已经扑了过来,随即一声娇笑,一妖艳女子已经朝武长风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没想到会突生这等变故,侧身一让,避开了女子一扑,可怜那娇滴滴的女子,竟然一头撞在了门前朱柱之上。

    一阵**之后,楼上已经下来了不少人,见武长风二人玉树临风立在堂中,也不去理会撞在朱柱上的女子,一个个如猫见鼠般朝二人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二人均没有想到会是这般情形,一时之间,竟然有些手足无措,但鉴于先前女子撞在朱柱之上,知道这些女子都是寻常之人,不敢对她们动手之下,只得左躲右闪的避开。

    只是从楼下下来的女子不说百人,二三十人是有的,趁着两人愣神的时候,早就两二人围在了当心,此时两人虽然竭力躲闪,却还是被这些女子给逮了个正着,就连先前撞在朱柱之上,额头肿起老大个包的女子,也加入到了争抢之中。

    怨妇,这是彻彻底底的怨妇啊!

    就在武长风觉得自己处之之身难保之时,一声断喝却替二人解了围。

    “死缠烂打的,成什么样子了。”一个中年美妇怡然从楼上走了下来,冰冷的脸上带着几分怒气。“你们不要脸就算了,也不怕砸了我这嘘寒问暖阁的招牌。”

    这气势,这风度,这语气,不是老鸨还能是谁了?

    只是武长风略微有点惊讶,这老鸨与他印象中的那些老妇全然不搭边。

    只看她容貌,水灵的程度,足可以用闭月羞花来形容,而丰腴的双峰,宛若莹莹的波浪,一颤一抖之间,真有些让人挪不开眼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身段美妙,或许武长风只是多看上两眼,但难得的是,她自楼上走下来,那股凌驾于一切之上的高傲气质,便让人生出一股征服的欲望来。

    世间,为何会有如此独特出尘的女子?

    而这样的女子,又为何会沦于青楼之中?

    摆脱了众女纠缠的二人,此时非但没有变得轻松,反而鼻息之间的热气,更是让人血脉喷张,俏脸微红。

    气血翻涌之下,武长风只得运功压下,好让自己显得平静一些。

    正待说些什么,却见黄诚泰两行鼻血已经缓缓渗了出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暗骂一声,踏前一步挡在了黄诚泰身前,好隔断了他的视线,让他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而随着那美妇走了过来,围在武长风身边的众人这才悻悻散去,分立于美妇两侧,挺起了骄傲的胸脯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一线之上的山峰更为可观,此起彼伏之下,倒真有几分丛山峻岭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“让二位公子见笑了,奴婢好生惭愧!”美妇施了一礼,修身的衣襟完全无法遮挡美妇的翘臀。“不知二位可有相熟的姑娘,奴婢这就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心中暗骂,好生厉害的口齿,我二人不献丑就已经不错,还怎么见笑你们,没看见公子已经流鼻血了吗,还在这里说什么风凉话。

    但恼怒归恼怒,他还没有与美妇争论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没有,咱们只是初次前来。”武长风静下心来,倒显得大度了几分。“不知道这里有什么玩法,还请姐姐指教一二。”

    这一声姐姐出口,立时引得堂内一阵哄笑,还不等武长风明白过来,那美妇已经轻笑着答话了。

    “姐姐不敢当,若是公子不弃,叫我月轩就好。”美妇莹莹水波流转,虽是冷傲,却多了几分楚楚动人。“二位公子想必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,月轩给二位好好讲讲这里的规矩吧!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美妇已经侧身让出一条路来,只是如此一来,她凹凸有致的身材,再也遮挡不住,即使武长风收了眼力,也能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看见她那诱人的身段。

    唯恐自己如黄诚泰一般出丑,只得收起目光,朝着美妇所指的楼上望去,点了点头,便拉着刚刚处理好鼻血的黄诚泰,向着楼上而去。

    到了楼上,只见青纱罗幔四布,软椅柔塌围心,正是软香入怀的好去处。可惜的是,难以瞧见外面的情景。

    他二人来此,不是为了寻花问柳,只是想借个地方,好观瞧对面的情形。

    虽然两处相隔有里许之地,但武长风又眼力相持,想看清对面情形,并不是什么难事,但此时视线被阻,他如何能看清对面情形了?

    看来,还得换个地方才行。

    “月轩姐姐,楼上可有更好的去处?”武长风随口一问,想要找个更高的地方。“银子不是问题,只要能让我二人尽兴就好。”

    月轩明显一愣,脸上露出几分羞愧之色,过得好半晌,这才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“月轩今年已有四十,这件事二位须早些知道。”见黄诚泰紧盯着自己,那女子显得更加难为情。“月轩觉得,二位还是不要上楼的好。”

    嘘寒问暖阁总共三层,但他们二人却不知道,这第三层究竟是作何而用,月轩唯恐二人不知,这才出言提醒一番。

    岂知武长风听后,亦是一愣,他只想找一个高一点的地方,好看清对面的情形,没想到这美妇居然拒绝了自己请求。

    她顾左右而言他,提起自己年纪,难道,这家妓院,和对面那些人有什么瓜葛不成?

    见对面那些人如雕像一般站在门外,恐怕一时半会不会离开,为了弄清楚情况,当下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“姐姐的意思,是咱们不能上楼?”武长风带着疑问,却不敢多看美妇一眼。“既然如此,那咱们换一家就是!”

    说完,武长风便欲起身离去。

    月轩见状大惊,忙拦住二人去路。

    “并非公子不能上楼,只是……”她又朝二人瞧了一眼,脸上已是泛起一丝潮红。“只是奴婢年迈,怕受不了这样的折腾!”

    虽说她驻颜有术,丝毫不比楼内其他女子差多少,但论起精力来,她又如何比得过那些年轻的姑娘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,她已多年没有斥候过人,一人已经有些招架不住,更不用说两人一起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