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他说完,武长风只觉心头一热。

    沾惹到天尊诀的后果,肖俊方才已经说的极为清楚了,他明白后果还如此庇护自己,换做一般人,可做不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虽然黄诚泰有心,但他却不想连累王府,一旦自己行踪被那人知道,他一定会远离王府。

    沉默片刻,两人都不再说话,催马朝师城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行出半日,两人遥见一座巨城出现在眼前,之所以用巨城来形容,是因为两人看见师城以后,只是围着师城的城墙,两人就觉得自己眼睛不够用。

    而两人目光所及之处,城中均是高楼林立的景象,在朦胧的雪气之中,隐隐可见一座极为宏伟的宫殿,两人猜测,那或许是周国的皇宫。

    两人并没有混进皇宫的打算,只是想找机会抓住一两个皇子,至于此事能不能成,就看天意了。

    而想要了解皇宫里面的情况,只能从城中那些达官贵人下手,两人观瞧了一阵,见一座并不算太过庞大的宅院离自己二人最近,当下朝着宅院而去。

    商国虽然有与周国开战的意思,但此时城内还没有戒严,两人很是轻松,便混进了城中。

    城中的陈设也是一派繁华模样,较之其他地方自然是有过之而不及,只是一路的大理石铺成的街道,就足以说明城中的气派。

    而与其他地方相比,师城的地痞流氓也少了许多,只是隔三差五站立的军卒,就能让那些人望而生畏。

    两人并没有费多大的功夫,便在一家客栈住下了,一连三日,两人都在一座茶馆喝茶。

    并不是因为茶馆的茶好喝,他们才会去茶楼,而是因为他们从茶楼那些人口中得知,千里亭的亭长们,时不时喜欢到茶馆喝茶。

    千里亭,并不是一座亭苑,而是周国一个部门,这个部门的主要作用是护卫城中安宁,那些寻城的兵卒,就属于千里亭。

    并不是武长风不想攀上更高的交情,而是他们没有这个能力,没有人引荐,他们只是一文不值的商人罢了。

    眼见三个兵卒打扮的人上楼来,武长风二人精神为之一振。

    等了三日,这些人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老李,你也别谦虚了。”一人声如洪钟,却带着几分谄媚。“这一次千里亭司衙的位置,非你莫属了。”

    这人看着三十来岁,身上隐隐透着一股肃杀之气,看他模样打扮,应该与三人地位相当。

    “此事还没有定论,赵兄言之过早了。”走在最前一人说道,脸上带着几分郑重。“更何况,司衙的位置可不是那么好当的,成不成,就看圣上的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这人约莫四十来岁,一脸的络腮胡,虽然直言拒绝了对方美意,但嘴角还是露出一丝笑容来。

    “御府的张大人昨日去见您,想必就是为了此事吧。”另外一人适时开口,同样带着几分谄媚之色。“虽然没有明说,但我觉得这件事已经妥当了。”

    这人脸上颇为白净,似乎并没有经历过生死搏斗,但他说话极为稳妥,不似一般人那般轻浮。

    或许,这也是他脸上没有沧桑之意的原因。

    聪明人往往不会自己行事,只会派人去做自己想做的事,即使生处战场,这些人也能相处一万种办法来,让自己免于危险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人或许就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这件事陈兄也知道了,不愧是顺耳亭亭长。”李姓之人微微一笑,但眼神中明显带着不怀好意。“张大人只是和我叙旧,没提这次升迁的事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能看得出来,这李姓之人对那姓陈之人极为不满,只是从他嘴角抽搐的情况,以及眼神中闪过的一丝寒光,就能看出这一点来。

    虽然,李姓之人隐藏得很好。

    说来也对,任谁被人盯着,自己的一举一动,对方都了如指掌,谁还能没点意见了?

    但在李姓之人身上,武长风看到的是一份隐忍,能知道此事而不动怒的,恐怕不会有几个人,这李姓之人,必然是一个难缠的对手。

    说话之际,三人已经寻了一处地方坐下,也不用交换,旁边的小二便识趣的询问一番,确定上什么茶之后,小二便匆匆离去了。

    “昨晚经过李兄府前,碰巧看到了而已。”那陈姓之人似乎是无意,又似乎是在解释。“烟雨楼可就在李兄府上附近,是我冒昧了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他本来不该说出来,但口快之下,已经铸成了大错,现在他能做的,就是尽量避免李姓之人的猜忌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悠着点,可别把这个身子骨给整坏了。”李姓之人听了,这才露出一抹邪笑来。“说来也不是什么大事,升与不升,咱们还不是一样在下面转悠。”

    他此话一出,三人均是沉默下来,他们可都是上过杀场,立过军功之人,但是到了最后,他们也只是被奉了一个亭长。

    亭长确实不用打打杀杀,担心在刀口下丢了性命,但与军营想必,一个小小的亭长,连一个伍长都不如,即使升上了司衙,也不过与伍长的地位相当,如此地位,他们又如何能高兴得起来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小二将茶水端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李姓之人倒是大度,哈哈一笑两声,便招呼众人喝茶。

    “……听说今年狩猎之行提前,可有此事?”那赵姓之人忽然开口,带着一丝询问。“各位可曾知道,这是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他们身为亭长,多数时间都在街上巡视,只是这里是师城重地,极少有人敢在这里犯事,长久下来,他们倒落得清闲下来,闲暇无聊之际,便找些话题来谈罢了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话就直说,卖什么关子了。”那李姓之人一脸茫然,带着几分不快道。“宫里的事,咱们可不敢瞎猜测。”

    那赵姓之人听了,朝左近往了一眼,见没什么可疑之人,这才压低了声音说道:“各位还没有听说吧,圣上准备对周国发兵了!这次狩猎大殿,即使想挑选几位皇子,让他们随军出征。”

    他说话声音虽然极低,但瞒不过武长风的耳朵,三天的时间,他一直在参研赵宇交给他的册子,虽然与天尊诀不和,但其中的奥妙,他却有所体会。

    不说如翅虎那般有听音辨骰的能力,耳朵也是极为灵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