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人一路行来,倒没遇上什么波澜。只是三人所过之处,最后都开始谈论起一件事来。

    天尊诀重现江湖了。

    正如四大功法给人的震撼一般,当这个消息传开之后,江湖上各路人马开始沿着三人的踪迹寻找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三人从来没有在一个地方多待,更是留下了不少有关天尊诀的线索。而为了那只言片语的残篇,各路人更是抢得头破血流。

    至于鎏金会,似乎也加入到了争夺天尊诀的行列之中。

    武长风乐得如此,这是他最想见到的。商国大乱,才能让他们自顾不暇,无礼对周国发兵。

    然而,很奇怪的是,这件事仅仅持续了七日,商国武林又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这种平静,并非指各路人马的厮杀。而是这些人仿佛都有了方向,不再为一两页的残篇,争得头破血流。这种平静,是属于枪口一致对外,内部没有争斗的平静。

    武长风等人更是见到,有几对不是同一宗门的人马,居然尾随自己而来,如果不是他眼力过人,提前发现不对,现在三人,恐怕成为了商国武林的众矢之的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情况,但能隐隐猜测出,那人似乎已经盯上了自己。

    谨慎小心之下,这一日三人已经到了离师城最近的一座城池,乐华城。

    乐华城地处师城以南三十里地,端的也是繁华之地。因为商国师城百万计的民众所食的盐巴,均是从此地运输进城的。只从这一点来说,乐华城就有他繁华的资本。

    看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,武长风等人均是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肖俊常年居住在寒月宫之中,自然没见过这等繁华景象。而武长风二人虽然身为王府中人,却也没有见过这等繁华景象。

    三人一路行来,单是妓院赌坊,就有四十七家之多。或许,这些妓院赌坊并不算多。但如果这些妓院赌坊只是三人途径的一条街道的话,就足以给人带来震撼。

    见正值烈焰当空之时,三人走得有些乏了。到了一处酒楼,三人寻了一处临窗座位坐下。

    打量一眼周围,见对面正好是一间赌坊。从帷幕的缝隙之中,隐约能瞧见赌坊之内赌徒舍命一搏的豪情。

    起先三人之时吃饭喝酒,并没有太过留意。但在武长风眼力所及之下,他对其中以为赌徒产生了兴趣。

    按理说,此人衣衫褴褛,又长着一张大众脸。豪赌之时的气概,更是与其他人不相伯仲。这种人,身在赌坊之中,极难引起他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但武长风见他赌了三把,每一次他都能满载而归。虽然所赢钱财不多,却并不是因为运气使然。

    因为这人下注之前,都有一个习惯。即使在鱼龙混杂的赌坊之中,这种习惯还是被武长风瞧在眼中。

    这人下注之前,都会侧耳聆听。待庄家竹盅落桌之时,这人脸上会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笑容来。这一点在其他人眼中或许显得微不足道,但却瞒不过武长风的眼睛。

    听音变骰的能力,或许难不倒一些人。但在如此嘈杂的赌坊之中,他能露出这一手,就可见起非凡之处。

    武长风又看了一阵,见这人已经收获了不少钱财。而再在赌坊四角的那些人,很明显已经留意上了他。又等了一阵,见这人被那些人请到了后面,情知有事发生。

    当下催促二人一番,结了饭钱,便朝赌坊后面而去。

    刚拐出一条小巷,三人便听见求饶之声。

    “几位大哥,我真的没做手脚。”一人带着哭腔,讨饶道。“这些银子我不要了,各位大哥放我一条活路吧。”

    果然不出武长风所料,这人的确被人围住了。但这人所言却是让武长风已经,钱财不要了?对于一个赌徒来说,钱财无异于他们的性命。既然他咬定自己没有动手脚,为何不要那些钱财了?

    虽然想出手解围,却还是没有出手,要看对面那些人如何应付?或许,从他们口中,自己能知道一二。

    “咱们王博坊虽然不是什么大赌坊,但这点钱财还是输的其的。”一人开口,带着几分不屑,又似乎夹杂着几分自豪。“只是你小子每把都中,有些说不过去了吧!”

    当这句话落入武长风耳中之时,武长风不禁露出忍俊不禁之色。这位赌徒倒是有趣,居然如此不通事理。

    即使你当真有听音辨骰的能力,也不能每把都押中吧。如此做法,不引人怀疑才怪。

    这人,不是傻子,就是缺心眼。但他的听力,不知道是从哪里练来的?

    在武长风思索之际,这人的回答倒是为他解了惑。

    “难道,不成么?”那人惊讶说道,丝毫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。“我就是知道里面是什么,才会下注的嘛!”

    武长风听了,心中当真郁闷。这人也太死脑筋了,即使你知道,也不能对这这些人说啊。

    但他可以肯定一点,这人来路,一定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嗯?你小子倒是耿直。”先前那人语气明显顿了顿,可以想象他脸上的诧异之色。“如此说来,你如果不知道,是不是不会来这里了?”

    听了这人口气,武长风手中已经捏了几枚石子。但随后的话,差点没让武长风转头就走。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了,谁吃饱了撑着,将银子送给你们啊!”这人显出一副得意之色,似乎已经忘了那些凶神恶煞望着他的人。“几位如果不要银子,那我就告辞啦!”

    武长风暗自叹息,这人还真是榆木疙瘩一块。先前那人的口气,只要不是太傻,都能听得出来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你既然知道里面是什么,而且还会来,我就相个法子,让你不知道里面是什么。如此一来,你以后就不会来咱们这里捣乱了。

    亏得此人如此宽心,居然直接应承下来。

    “想走,没那么容易。”先前问话那人语气不善,恶狠狠说道。“给我将他的耳朵废了,我看他以后还怎么知道里面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听了此言,武长风再无迟疑。当下伸手而出,手中石子激射而出。目标,自然是四个朝着那人而去的彪形大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