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既然陈堂主不愿说,我替陈堂主说了如何?”武长风仍旧不急不躁,风轻云淡道。“当年这位许长老抢了那人的秘籍,唯恐招来杀身之祸,这才投奔你鎏金会。如果这件事让那人知道,不知道你们鎏金会还能剩下几个?”

    虽然这些人与自己无冤无仇,但自己对他们也没什么好感。从木桥被拦之时,他心中就极为不快。兼之许飞又是灭医仙满门的帮凶之一,他对这些人更是不喜。

    退一万步说,自己是大周王府之人,他们却是商国武林中人。现如今商国对周国用兵,他们自然是仇人。

    是以能抓住机会从他们口中逼问出一些事的机会,武长风自然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“你敢!我鎏金会也不是好惹的。”陈岳峰一怔,咬牙道。“咱们虽然对付不了那人,但对付你们三个还是绰绰有余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,武长风居然会拿此事威胁自己。此事若是当真传出去,鎏金会恐怕真的要完。

    但此事很明显是武长风在要挟自己,自己身为鎏金会的一堂之主,又岂能任他摆布。

    他这句话说的不卑不亢,已经抱着鱼死网破的心态了。

    “陈堂主果然胆色过人,在下佩服。”武长风一礼,微微一笑道。“陈堂主不怕死,但会中的其他人,可不知道是不是也如陈堂主这般想。”

    他很清楚这些人的软肋,如此说法,只是逼他们心生畏惧。

    或许,能进鎏金会的人,本就是不怕死的人。但自己如此说,他们自然能想到让他们背脊发凉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虽然此举有些小人之举,但却不失为比陈岳峰说出那人情况的良策。

    “好,我说与你听便是!”一咬牙,陈岳峰最终妥协道。“但我又如何相信你?”

    这才是他最担心的。言而无信,虽然是江湖上的大忌。但有些人为达到目的,常常不择手段。武长风既然能用他们会中弟子作为要挟,未必不会做出言而无信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“信与不信,全在于你。”武长风淡然一笑,并不准备解释。“那人的实力,恐怕你也略有所闻吧!”

    他不知道那人究竟是谁,但他清楚,这个人一定能让这些人从骨子里感到畏惧,与其落在那人手上,不如选择相信自己。

    毕竟,为了一本秘籍,便能号令天下武林众人的存在,可不是他一个不知名的无名小卒可以比拟的。

    陈岳峰还想再说些什么,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,挥了挥手,示意众人退下,这才将自己知道的,一五一十的说了。

    只是许飞有意隐瞒当年之事,极少对人提及。陈岳峰虽然是他的得意弟子,但这件事他也只是零星的说上几句。所以武长风从许飞口中得到的消息,除了知道那个陈老是许飞的师兄以外,其他的都没什么作用。

    见陈岳峰不似说谎模样,这才摆了摆手,与肖俊等人一道出了宅院。

    等三人走后,众人这才围在陈岳峰近前。

    “堂主,要不要派人将他们拦下!”那人说着,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。“此事若是让会长知道,咱们可都没好果子吃!”

    他不知道陈岳峰为什么会相信武长风,担心之余,这才说出了自己的想法。毕竟只有死人,才是最可靠的。

    “不用,你们没这个本事。”陈岳峰摇了摇头,语气忽然变得坚定起来。“飞鸽传书,将此事告知会中知道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杀武长风的能力,不代表会中没有。与其如此被动,倒不如借用会中之手,将这三人除了。

    虽然会让会长不快,但比起自己的性命,会长的怒火,又算的了什么了?

    那人更是不解,狐疑望着陈岳峰。见他无比坚定,这才命人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“究竟是什么事,竟然让那陈长老自杀了?”肖俊露出不解之色,问武长风道。“看他们神色,似乎很忌惮你。你这法子,又是从何而来?”

    方才在院中经历的种种,他都印象深刻。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武长风分明有些得势不饶人,那些人却丝毫不敢动他。是以他极为好奇,武长风究竟藏了什么秘密。

    “该知道的,知道的越详细越好。”武长风神情凝重,并不打算将此事说与二人听。“不该知道的,还是不知道的为好!”

    见他神色凝重,黄诚泰也不好说什么。但他隐隐觉得,那些人之所以畏惧武长风,其实并不是因为武长风。至于究竟是什么情况,他也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反倒是肖俊有些不死心,任想一探究竟。但最终无果之下,只得狠狠瞪着武长风。

    “以别人妻小为要挟,不是君子所为。”肖俊气急败坏,忽然开口道。“若是有本事,堂堂正正与那些人较量一番就是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方才说话,他一直没有开口。但对于这件事,他可是一直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都是商国的人,自己没必要对他们又什么同情心。但要挟对方家人的事,毕竟是宵小之辈所为。无论对方是谁,他也不能这么说。

    武长风无奈摇了摇头,暗叹他真是年少无知。如果什么事都能用拳头说话,他就不用这么烦心了。

    而至于将此事传出去的话,他自然是要做的。只是,他不会提及鎏金会。

    既然许飞不肯说,而陈岳峰又不知道实情,自己若是一一查下去,不知道要查到何年何月。

    语气自己耗费心血去找那人,不如让他来找自己。

    当年他为了天尊诀,可以带领一种高手,将有大周众多武林高手保护的医仙一家灭了,那么他听到天尊诀的消息以后,定然会有所动作。

    只要有了动作,他能更容易找出那人来。

    虽然此举会引起江湖上的动荡,但武长风却乐得如此。

    商国此时要对大周用兵,若是他们先自乱了阵脚,恐怕主动退兵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当然这些只是猜想,他们的主要目的是奔着商国那些皇子而去。能顺手而为的事,当然就随手处理了。

    见武长风不肯说,肖俊二人也无法撬开他的嘴。只是从两人的眼神中,便能看出二人对武长风隐瞒此事极为不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