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前辈如此眼力,佩服。”不等许飞说话,武长风已经站起身来。“不知前辈这门心法,是从何而来?”

    先前在木桥之上,武长风就奇怪老者甩鱼饵的准头。而在院中对弈,更是看出老者眼力不凡。此时肖俊出手,他更是能将激射而出的花生米夹住。有如此本事之人,恐怕修的心法很不一般。

    虽然贸然问对方心法,有些探听别人虚实之意。但此事干系重大,武长风可不敢马虎。

    即使得罪了鎏金会,也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“如果只是单纯的讨教招式,老夫倒乐意指点一二。”许飞神色不便,轻捻胡须道。“似小兄弟这般直问对方心法的,老夫还是头一遭见到。”

    方才见肖俊出手,他便觉得有些不对。但听了解释之后,还能勉强接受。但现在武长风直言他心法的底细,这无异于是对自己的一种挑衅。

    如此做法,一般人都不会做。武长风既然敢问,肯定是事出有因。而在他说完之后,老者手臂上的青筋已经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前辈不想说,那我就换个问法。”武长风倒是浑不在意,端起桌上已被茶水道。“医仙名号,你可曾听说过?”

    此话方出,武长风的眼神便冷了下来。本来关严了的门窗,忽然打开来。一股凛冽的寒风吹过,众人身子均是一抖。

    而闻言的许飞,更是一脸诧异。朝武长风望了许久,这才缓缓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是不报,只是时候未到!”许飞紧绷的神色,忽然松懈下来。“你们先出去,我与这位公子单独谈谈。”

    医仙赵佳奇,他自然是记得的。而看武长风的模样,他依稀觉得有些眼熟。回想当年之事,他这才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而一众人见武长风三人神色,均不敢退出屋外。

    许飞可是会中长老,万一出了什么散失,他们可没法向会中交待。但还是挨不过许飞的叱喝,众人最终不甘退出了屋外。而这些人并没有走远,只是守在门外。只要屋内一有动静,他们立时冲杀进去,将许飞护住。

    等众人走后,武长风也让肖俊二人出去。有些事,他们还是不知道的好。至少出了什么事,与他们也没有太大的关联。

    “看来许前辈知道不少事,不妨说说吧。”等众人走后将门关上,武长风这才问道。“那人是谁,现在何处?”

    他本打算这件事留作日后处理,没想到居然让自己撞上了。或许,许飞知道那人下落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有些事我劝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。”许飞望着屋顶出神,许久之后才长叹一声道。“既然你是周国的人,就该待在周国好好过你的日子。商国,可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有一种东西,叫做良心。或许是因为杀戮太重,又或许是于心不忍。但当一个人真正认识到这个东西的时候,恐怕已经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。

    此时的许飞,神色间带着一股奢求的味道。而从他的眼神中,又不难看出,这种奢求,似乎已经不能成为现实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当初你能这么想,想必也不会是如今这番情况。”武长风轻笑一声,觉得极为可笑。“依前辈的身手来看,恐怕不是因为年老才隐居的吧?”

    身为一个暗器的行家,只要眼明手快,就还有用武之地。从许飞方才对弈的手法来看,他还没有到老眼昏花的地步。只是这一点,便可推断出他并不是因为力不从心,才会隐居于此。

    而听他方才的口气,许飞似乎知道当年的事。再往下推断,就不难看出他归隐山林的真正原因了。

    愧疚!

    对于心狠手辣之人来说,这一点自然不值一提。杀了人就杀了,与碾死一只蚂蚁又有什么分别?

    但对于一个迟暮之年的老人来说,无论他年轻是多么残暴。等到膝下儿女渐渐长大,而自己又垂垂老矣之时。他们心中便开始害怕,怕自己的儿女也会如自己刀下的亡魂那般,被人给一刀杀了。

    一个人一旦有了这种想法,心中的慈悲之意便生出来了。再回想当年自己血腥的所作所为,这人自然而然便生出了愧疚之意。

    而当愧疚蔓延开来之后,这人自然想得到原谅。只是想得到一个死人的原谅,又怎么可能了?

    于是,当他的下一辈出现在自己面前之时。这个人想到的,当然是如何好好补偿对方,以期能用这种方式,减轻自己当年所犯下的罪过。

    许飞在见到武长风之时,或许还只是愧疚当初自己的所作所为。但听他提及医仙的时候,他便知道了武长风的来历。对于这样的人,他自然是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,让眼前这个年轻人过的更好一些。

    以至于明知武长风要对自己不利,还是让众人退出了屋外。他不清楚武长风的实力,也没有必胜的把握。因为这些对于他来说,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。

    因为,他没有打算与武长风动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,又有什么关系了?”许飞凄然一笑,仍旧望着屋顶出神。“如果你来这里是为了报仇,我劝你还是趁早会周国去。”

    想到当年的惨状,他这才将目光收了回来。从武长风身上略过,便黯然低下了头去。

    即使换做是自己,知道了自己亲人当年的惨状,恐怕也会忍不住要报复吧。

    只是那人太过强大,强大到对方一纸书函,自己便要不管不顾,去杀那些与自己素未谋面的人。

    正因为他清楚对方的强大,所以才不愿武长风去冒这个险。

    毕竟,武长风如果死了,自己就真的罪无可恕了。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你是不肯说了?”武长风眉毛挑了挑,眼神中闪过一丝杀机。“当年你们屠杀医仙一家,是不是拿到了天尊诀?”

    听陈阳华等人说起当年之事,就知道他们耗费了多少气力。如果没有得到天尊诀,他们又怎能放过虽然疯癫了的医仙?

    而许飞所用的功法,似乎与天尊诀隐隐相合。若非如此,他也不可能知道许飞与当年的事情有关。

    至于他为何会说得如此肯定,只不过是想试探一番。没有想到,真让他猜中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