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长风不敢托大,拱手道。“晚辈路径此地,借道一用。还请前辈行个方便,放我三人过去。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老者却没有答话。双眼只是望着冰洞,似乎没有听见武长风所言。

    等了片刻,武长风见老者仍不答话。双腿一夹,又催马前行。

    ‘叮’,又一枚石子,没入了青石板之中。

    马匹受了惊吓,后退两步,才站稳了身形。

    他先前就有所警觉,不敢催马太快。此时马蹄方动,石子便射了过来。若非如此,自己这匹马非要交待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看的出来,对方这是在警告自己,让自己不要过桥。

    而他一直留意老者,却没见老者身上有何波澜。

    而从石子的方向来看,又似乎是老者所发。如此一来,武长风更加不敢大意了。如果这枚石子当真是老者所发,只是他这份深藏不露的功夫,便能轻易取了三人性命。

    当下又拱手道:“不知晚辈哪里得罪了前辈,还请前辈明示。”

    老者仍旧不动,只是呆立桥上。

    见了如此情形,武长风三人倒有些哭笑不得了。对方既然不说话,又不放自己过去。如此一来,自己倒不好贸然出手了。

    便在三人为难之际,身后忽然蹄声大作。回头望去,却见一行人快马扬鞭而来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坐在桥上的老者似乎觉得没了鱼儿。收了渔具,便朝对岸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阵的功夫,身后一行人也已经赶了过来。到得近前,众人纷纷下马。当下一人迎了上来,朝三人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“三位何必如此急着走,陈某没有别的意思。”这人倒是一团和气,慈眉善目的。“若是三位不介意,可否小聚片刻?”

    陈岳峰,草马堂堂主。而他身后众人的服饰,正是先前在官山镇见到的那行人。其中一人武长风等人还见过,正是在客栈给他们付账的那位。

    看来,方才垂钓那老者,也是他们的人。

    “陈堂主亲自相邀,在下又如何不给面子了?”武长风等人亦是下马招呼,抱拳微笑道。“只是我三人确实着急赶路,有什么话陈堂主直言便是。”

    他先前之所以不答应,就是怕耽误了自己时间。虽说硬闯也并无不可,但他对方才垂钓老者极有兴趣。如此人物,倒想结识一番。语气与他们动手,不如和颜悦色说事。

    “只是众兄弟赏脸,才有这么一个苦差。”陈岳峰脸上带笑,已伸手朝对岸指了指。“敝会恰巧在前面有庭院,不会耽误三位太久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已有人上前来牵马。三人见对方盛情难却,只得尾随而去。这一次,并没有石子飞来,止住众人脚步。三人越发肯定,那老者定是他们的人。

    “不知方才那位老者,尊姓大名。”三人便走边聊,武长风忍不住问道。“想必留下我三人,也是得了陈堂主的号令吧。”

    他觉得方才那老者大有来头,武功应该在这个陈堂主之上。但方才有人通传之后,老者便将自己拦了下来。这其中的道理,武长风颇为不解。

    “哦,陈兄弟问的可是许老?”陈岳峰并不隐瞒,直言道。“号令谈不上,只是陈某有求于他罢了。论起辈分来,我可是远远不及许老的。”

    他本就一脸和善,此时带着几分谦虚,更是让人生出亲近之感来。难怪这人看着三十出头,却已经混到堂主的位置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难怪!”武长风点了点头,便不再多问。

    很快,众人顺着一条岔路,进了一处山林。几个折转之后,眼前豁然一亮。只见一方小山之上,一个偌大的庭院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古香古色的二层小楼,匾额之上狂书‘香满楼’三个大字。走进,这才赫然发现,庭院之中的记住梅花,正迎着风雪绽放开来。于是,淡淡的幽香,便将整个庭院围绕其中。

    还未踏进小楼,一老者已经迎了出来。笑容满面,两眼炯炯有神。

    只看见这一双眼,武长风便知道这老者,便是先前提及的许飞了。

    此时老者已经换了一身衣衫,不似先前那副渔翁的模样。而从陈岳峰等人对他的态度来看,这老者身份确实不俗。

    武长风等人上前见礼,便被老者引进了屋内。

    屋外风景秀丽,屋内成色古雅。在此隐居,确实可以清心怡神。恭维一番之后,老者先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阻了三位去路,老朽好生过意不去。”许飞微微一笑,朝三人一礼。“不过听小陈说你三人本事了得,老夫倒有心见识一番。不骄不躁,果然当得起小陈的夸赞。”

    先前他故意不理三人,就是因为此事。见三人只是客客气气说话,并没有因为一时不快而与自己动手。只是这份忍耐,就足以自己招待一番。

    是以见陈岳峰到来,老者便回来整治一番,免得怠慢了三人。

    “老先生哪里话,倒是我三人有眼不识泰山了。”武长风拱了拱手,微笑道。“看前辈出手,想必也是用暗器的高手。正好在下也在修炼一门暗器功夫,还望前辈指点一二才是。”

    他一直在修习花雨针法,先如今已经到了第六层。但再往下修炼,却没有半点长进可言。

    一来,这门功法是陈阳华所受,而现在他又闭关,自己便没人能够指点了。二来用暗器的人并不多见,难以找到比自己更为高深的师父。此时见老者出手不凡,便想求他指点一二。

    “哦,这倒是巧合了。”许飞点了点头,脸上皆是满意之色。“趁着这片刻功夫,咱们切磋一二如何?”

    胸怀大度,可堪大用。如此人才,若是能收为己用,鎏金会势必又能壮大一分。自己到了这把年纪,已经无力再为会里出力。招揽些人才,也算对得起会长对自己的厚爱了。

    肖俊也是用暗器的高手,自然知道机会难得。当下众人来到庭院之中,手下众人早已拿了所用的器物出来。

    这所为的器物,不是旁物,只是两盒棋子而已。而此时众人寻着许飞的目光瞧去,却见离庭院五丈左右的石壁之上,有一个偌大的棋盘。

    “前辈,在下不懂用棋之道,倒是让前辈失望了。”武长风见了棋盘,露出尴尬之色。“不如咱们换点别的玩意,免得扫了前辈的兴致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身为技师,理应对琴棋书画这些东西有所熟知。只是他武技双休,又经营谋略之道。闲暇时间极少,便没有沾染如此事物。

    此时见了,不禁有些暗恼自己。

    看来,自己需要学的东西,还很多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