姓赵之人微微一愣,随即笑着给三人腾出位置来。以他的理解,这些富家公子赏他们酒水喝,不过是因为有什么让他们高兴的事情罢了。若说是他们想借这几坛酒与自己这些人攀交情,那是绝无可能之事。

    而他起身相邀,也只是出于客套,答谢对方的美意罢了。通常情况下,这些富家公子只会一笑置之,并不会当真过来与他们共饮。

    但没有想到,这三个富家公子,居然应了。

    这一点,不仅打出姓赵之人的意外,同意让其他人惊讶。

    富家公子啊,能和咱们这些粗野之人一起把酒言欢?

    是以,一阵骚动之后,这些人便开始恭维起三人的豪情壮举来。

    富家公子出手豪迈,可是他们有目共睹的。只说这两坛好酒,就要耗费几两的好银。将三人伺候好了,说不定还有别的什么赏钱呢!

    三人礼节性的回礼,倒颇有几分富家公子的气度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三人,确实也不是等闲之辈。

    “看三位面生,可是打师城来的?”恭维一番之后,姓赵之人开口道。“不知三位是游山玩水,还是赏花弄月而来?”

    在他们眼中,富家公子都是一副德性。除了有钱之外,就只会玩物丧志。虽然慷慨的给了他们两坛好酒,也改变不了富家公子在这些人心中的形象。

    “师城戒严,寻常人不得外出。”武长风微微一笑,拱手道。“我三人觉得憋闷,便出来收拾一番心情。能结交些江湖侠士,我也不枉我三人出师一趟了。”

    他方才隐隐听见,这些人在聊什么黑风、耀光之类的事情。只听其表,便知他们是在说江湖上的事。

    三人极想知道商国武林情况,便顺着这些人的意思来说。只要将他们引到江湖上的事情上,自己只要随声附和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戒严,我等怎么没有听说?”赵姓之人问道,脸上显得极为诧异。“难道师城出了什么大事,还望兄台不吝赐教。”

    消息这个东西,往往能救人一命。只是在这样一个只靠人与信鸽传递消息的年代,想得到一条重要的消息,有多么困难。

    即使皇上下令要屠城,恐怕要等到军队兵临城下了,城中之人才会知道。

    师城戒严?这是何等重要的消息,容不得他们这些人马虎。

    “各位难道没有看出来,官山镇外,集结了不少军队?”武长风一脸诧异,小声说道。“听说皇上已经下令,要对周国用兵。”

    这些本来就是商国的事,他只是将这个消息散播出去罢了。以这些消息,换取他们口中江湖上的消息,对于武长风来说,并不算亏。

    “有这等事,难怪最近有不少军人前来卖粮。”赵姓之人一脸诧异,随即恍然道。“如此,咱们倒要先做准备才是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可不是小事,关系到他们的身家性命。这些人都身在边境所在,一旦商国落败,他们极有可能成为周国军队发泄的对象。有实力的,想办法避开这里,往靠近周国师城方向而去。没有实力的,也要想办法寻一处僻静所在,免得受了牵连。

    听武长风说完,在座众人之中,便又想起身告辞离去的。与自己身家性命相比,他们可没有多余的心思在这里谈天说地了。

    “这倒不必,时候早着呢!”武长风倒了一杯酒,怡然自得道。“还有三月的时间,各位倒不用心急。”

    他说这些,确实是想让周国这些人引起恐慌。一旦这个消息散播出去,周围城镇的人大概要人去楼空。而随着这些人的迁徙,恐怕会在周国引起一阵恐慌。

    民心不稳,就是动摇一个国家的根基。任周国如何势大,恐怕也不敢全力发兵对付大周了吧。

    而他们三人是来打探消息的,可不想就这样让这些人走了。

    也正如他所料,听到三月这个时间,众人便稍稍镇定下来了。只是这些人眉宇之间,多了几分忧愁。虽然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,却都想着如何妥善安置自己一家老小。

    “看各位神色,似乎很担心此事。”武长风扫视众人一眼,露出同情之色道。“如果能得宗门庇护,各位想必能好过许多。”

    宗门虽然不会干预国家大事,但却对民生还是极为关心的。没了百姓,他们这些宗门的衣食住行就要自己想办法解决了。如此一来,宗门不但少了许多利益可言,也会耽误门下弟子修行。

    是以许多宗门在发生战事之时,都会为这些寻常百姓提供庇护。至于能不能护住这些人,最后还是要看一国之力,能否将进犯的人赶出去。

    “哪有公子说的这么简单,咱们这附近可没什么大宗门。”赵姓之人叹了口气,摇头道。“如果有天门宗这样的大宗门存在,咱们倒不用这么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天门宗宗门,在师城外,是整个商国宗门之中,离师城最近的宗门。也正因为这一点,天门宗人才辈出,只用了百十年的时间,就成为了八大宗门之一。

    有这样的宗门庇护,他们又何必这样着急了?

    只是,这多少有些不现实。

    “听各位方才在提黑风,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?”武长风显得无能为力,但出言提醒道。“难道他们就见死不救,眼睁睁看着你们遭殃?”

    他不明白黑风是什么,也不知道耀光是什么。但听对方口气,这个天门宗他们恐怕是指望不上了。

    舍本逐末的事,他自然不会让这些人去做。提醒他们两句,或许能从他们口中得到意外的收获。

    毕竟,这才是他的真正目的。

    “他们不打劫咱们就不错,还能指望他们?”赵姓之人摇了摇头,苦笑道。“各位是从师城来的,恐怕还不知道吧。”

    听武长风口气,这人便知他们不知道左右的情况。也是,黑风寨与耀光宗都不是什么有名堂的山寨宗门,他们这些富家公子不知道,也是情理之中的事。

    “这黑风寨乃是土匪聚集之地,咱们可不敢妄想受他们庇护。”赵姓之人见三人一脸茫然,续道。“至于这耀光宗,倒是还能指望两分。不过现在耀光宗与黑风寨正互掐,咱们也不好触这个霉头啊!”

    山寨与宗门,都是一群人聚集之地。这两者的区别在于,山寨不受朝廷保护,宗门却在朝廷管辖之内。

    两派争斗起来,朝廷是很少插手这样的事的。他们这是各怀鬼胎,却没有朝廷半点好处。

    与其惹一身骚,不如坐山观虎斗。等到时机成熟,朝廷再出手干预。不但能减少朝廷的损失,还能在其中分一杯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