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着旁边这人将中间之人拉起,而后三人摇摇晃晃在自己身上摸了一把之后,三人又朝着这人而来。

    三个人,居然仍旧毫发无伤?而且,自己这一刀,似乎并不妨碍他们发酒疯?

    看着三人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,这人没有半点动弹的意思。只是直愣愣瞧着三人背后,留在墙壁之上的刀印。

    入璧三分,自墙根蔓延到屋顶。

    等到三人已经走到他背后时,他才猛然醒悟过来。回过头来,看着三人踉踉跄跄向远方走出。

    这三人,真的只是醉鬼。

    而后,三声大笑之后,这人忽然不那么伤心了。提起手中的刀,横扫而出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一刀,将站在他右侧一人的脑袋削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人仿若不知,嘴里念叨着些什么。手中这把刀,却再也停不下来。左砍右劈之际,又有一枚人头滚落在地。

    其势之快,当真如一气呵成一般。没给站在他两侧,惊恐不已的二人,丝毫闪避的机会。

    他竟然,将自己最后的两个手下,也斩于刀下了。

    但他对此似乎丝毫不萦于心,仍旧挥舞着手中的大刀,缓缓朝着深山而去。而他所过之处,两侧的雨棚墙壁,无不出现了清晰可见的刀痕。

    待他远去,街角才拐出三个人来。

    “这样做,是不是有些残忍了?”望着一地的尸体,一人有些不忍道。“一刀将他杀了岂不痛快,又何必这般折磨他?”

    说话这人,正是先前站在右侧的黄诚泰。而从三人现在的脸上,看不出半点喝醉了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上天有好生之德,难道你不知道吗?”另外一人摇了摇头,摆手道。“人杀多了,是要有报应的!”

    说完双手负背,一脸慈悲之色。这人也不是旁人,正是站在左侧的肖俊。

    “咱们一没打他,二没骂他,和咱们有什么关系?”当中一人开口,无奈摇头道。“技不如人就练嘛,发什么疯了。万一伤到其他人,可就不好了!”

    说道这里,三人猛然一惊。

    方才他们玩的确实有些开心,从见面出手,到方才那人发疯,他们都觉得很有意思。

    但高兴之际,他们竟然忘了最重要的一件事。这人武功不差,如此发疯的砍下去,不累死,也只是一个精神失常的高手而已。

    但他如此乱砍下去,万一伤到了别人怎么办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三人对视一眼,便要朝那人所行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只是三人人影刚动,蓦然从屋顶挑下一群人来。

    三人眉毛一挑,不知道来人又有何目的。

    按理说,盯着他们的三个地痞流氓,死在了先前那人手中。而从先前那人打扮来看,似乎是自己得罪了的雪云寨之人。

    自己三人进入商国遇上的两拨对手,此刻都已经被清理了,应该不会有人再对自己不利了才是啊?

    那么,来人是谁?

    下一刻,三人知道了对方的来历。因为他们问了自己,那三个地痞流氓,可是自己三人杀的。

    很显然,他们这些地痞流氓,也有着人庇护啊。虽然这些人武功也不怎么高明,但抱团取暖,总比单打独斗要容易存活下去吧。

    雪山寨的众人,他们承认,是自己出手杀的。但杀这三个地痞流氓的罪名,他们可不会背。

    正好先前那人没人处理,三人倒乐得他们将此办了。

    不约而同,伸手朝那人远去的方向一指。

    为首之人打量了三人一眼,又看了看左右的刀痕。

    呼喝一声,便领着众人去了。

    至于他们这些人,与那个发了疯的人的下场如何,三人没有心思去管。只要不寻到自己头上,任他们狗咬狗又如何了?

    见众人远去,三人这才出了一口气。相视一笑,便朝一间客栈而去。

    此时正是北方飘雪的季节,也是黑夜最长的时节。有些人觉得百无聊奈,又或者是想听闻些江湖上的传闻。是以便围着一堆篝火,一边驱逐身上的寒意,一边七嘴八舌说些路上的见闻。

    当武长风三人进入客栈的时候,就是这样一副模样。

    见三人进来,众人先是一愣,随即又继续他们的话题。

    如果进来的是一位带刀的侠士,或许这些人会止住话头,打量来人。有些胆子大的,更是会上前攀谈几句。虽然大抵都是被寒气逼人的冷眼吓退,却并不妨碍他们的好奇心。

    因为一旦与一个这样的侠士说上话,这人就拥有了连续吹嘘好几月的本钱。因为此事,或许能让身边的人,高看自己几分。

    但进来的,是三个人,而且似乎是三个喝醉了的富家公子。

    虽然深更半夜在外游荡,大抵都不是什么善类。但看三人衣着华贵,兼之身上一身酒气。这样的富家公子,这样的行为举止,很是常见。

    但富家公子有一个共性,就是对他们这些人不屑一顾。有钱的人,又怎么会在意一群穷人聊些什么了?他们都很识趣,不会天真的想去结交富家公子。

    因为如此做了,不但不能找到赖以聊天的本钱,反而会让人觉得自己是趋炎附势的小人。是以这些人都不会触这样的眉头,还是老老实实谈自己的话题为好。

    武长风却觉得,很有必要结交这些人。

    现在自己初来乍到,很难打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。除了酒楼茶馆之外,恐怕就数客栈的消息多些。能与他们攀谈一阵,可以让自己少走许多弯路。

    等三人要了房间之后,武长风又要了两坛上好的酒。吩咐小二,给围着火炉取暖的众人送去。

    他不想做的太过刻意,免得让这些人生了疑心。只是看小二将酒送来的时候,三人才缓缓朝着自己的房间而去。

    还未上得楼梯,便听一人粗着嗓子说话。而对象,正是自己。

    “多谢公子美意,赵某在这里谢过公子了。”见武长风等人回过头来,朝三人拱了拱手。“房里湿冷阴寒,不如与咱们喝上两杯,暖和了身子再睡?”

    这人一脸络腮胡,颇有几分粗狂的味道。而一双澄清的眼睛,足以说明这人没什么心机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叨扰各位了。”略一犹豫,武长风便还礼道。“正好我兄弟几人觉得无聊,正想如何打发时间呢!”

    武长风要的,就是这样一个效果。自己贴上去,与别人邀请,虽然没什么分别。但这其中的味道,却差了很远。

    至少如此做,可以减少这些人对自己的猜疑。

    虽然,耗费了些许酒钱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