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酒楼之上的人越来越少,街角的灯光越来越暗时,君满楼上的三人还在有一杯没一杯的喝着。

    知道最后一桌客人离开,小二上来提醒三人时,三人才摇摇晃晃走出了酒楼。

    大多数的酒楼,都是配有客房的。如三人这般喝得酩酊大醉的罪,很容易入住他们简单的客房。

    当一个人连走路都走不稳的时候,还哪里去管住的地方干净与否了?

    在掌柜略带失望,看着三人离去的时候,他觉得自己又丢了一笔横财。

    这三个人可是喝了近十坛好酒,按理说他们应该走不动才是啊。一个喝醉了的人,出手一般很大方。他们出手大方,意味着能多赚几两银子。

    可谁知道,他们不但还能走,结账时还能问清酒菜价。这三人,酒量究竟是又多好啊。

    正在他患得患失的时候,他不知道,这三人的离去,无形中救了他一命。

    因为在三人拐过街角的时候,一行人将他们三人的去路堵住了。而在不远处,还躺着三具尸体。仔细看这三具尸体,不难发现这三人就是先前街角盯着武长风他们的那些地痞流氓。

    这些地痞流氓都尚且如此,更不用说他一个酒楼的老板了。

    而能在街道悄无声息、事无忌惮杀人的,恐怕是来着不善。

    武长风斜睨了来人一眼,只这一瞬的清明之后,双眼又变得迷离起来。仍旧与另外两人勾肩搭背,胡乱说话。

    来人微微蹙眉,脸上浮现出厌恶之情。随后手一挥,示意手下人动手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能在大街上喝得烂醉的人,不值得自己动手。这样的人,三两个地痞流氓就能对付他们了。

    但令他不解的是,就是这样的三个人,杀了自己七个当家。他现在已经产生了怀疑,是不是探子跟错了人?早知道先前自己就不出手,让三个地痞流氓对付他们就是了。费了如此大的周章,居然只是这么三个平庸之人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,他才意识到,自己的想法,额,有点天真了。

    眼前一阵晃动之后,四人退回了他身边。余下的人,则全部瘫软在地了。看他们的模样,似乎已经过气了。

    而再看对面三人,却骇然发现,这三人还是如醉鬼一般,摇摇晃晃朝自己这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

    方才他正在思量,为何他们会将自己的七个当家杀了。对于眼前的一切,并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到得此刻,他才知道,对方,并没有看起来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不简单归不简单,人还是要杀的。

    对于四人,他没有那么多兴致。

    抽刀,杀敌。简单,干脆。

    随后手臂一麻,他踉跄退后两步。反手亮刀,借着月光,可以看见刀身上两点新出的刮痕。到此时,他才恍然。自己不是为对方气力所震,而只是单纯的被两枚暗器打在了刀身上。

    那么,他们什么时候发的暗器?又是从什么地方,发出的暗器?

    回头再看三人时,这人脸上露出了惊惧之色。看来,对方确实不好惹。

    “三位是何妨神圣,与我雪山寨又有何冤仇?”声音不大,带着几分沙哑。“不给个说法,鱼死网破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他有些怕了,发自不能的害怕。能在自己眼前无声无息,发出暗器击退自己大刀。同样,他们也能在无声无息之间,要了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他现在已经萌生了退意,不想与这三人在纠缠下去。

    虽然满山寨的人,死的就剩自己五个了。但他不想因为什么狗屁公道,将自己的性命也搭进去。

    如此问,不过是为了给自己一个台阶下。

    无论对方现在说他们是什么身份,他一定会恭维对方一番,而后带着自己这四个弟兄,赶紧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但对方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,仍旧摇头晃脑的朝这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三人的模样,这三人似乎是真的醉了。

    但他不敢轻举妄动,唯恐有高人相助三人。

    三人亦步亦趋向前走,五人亦步亦趋向后退。

    为首这人更加惊惧了,难道有人暗中保护他们?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为首这人开始打量四下的情况来。

    走出十步之后,这人确定四周没有人。那么,究竟是谁在保护他们?

    他现在可以断定,绝不是眼前这三个醉鬼,将自己这些人给摆平了。

    确认四下无人,这人又壮了几分胆子,朝身边一人使了个眼色,示意他上前对三人动手。

    试探,往往带着一丝危险在里面。因为试探,本身带有不确定性。

    如果,真有高人护着他们三人,自己上去试探,必然有死无生。他不想自己死得不明不白,所以让别人试探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他身边这个矮个子看了三人一眼,吞咽了口唾沫,则不开始后退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也没有搞明白,先前自己那么多人出手,为什么忽然之间全都死了。而自己出手之时,更是没有弄明白,在铜棍上面传来一股自己无法抗衡的力道以后,他便开始撤退了。

    他也不能确定,这一股力道,是来自何方。

    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这一股力道,绝不会来自眼前这三个醉鬼。当下暴喝一声,似乎是在给自己不确定的内心填充勇气。提起手中的熟铜棍,便朝三人横扫而去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才彻底知道,自己是多么的愚蠢。熟铜棍上面传来的力道,并非来自别处。正是眼前三人中的一人,发出的这一股劲力。

    可惜,这个事实大当家的不会相信。三个醉鬼,怎么可能发出如此强劲的力道?说出来,死的,恐怕是自己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也无法将这件事说出去了。因为下一刻,另外一人的力道,也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在身体感觉到震颤的一刹那,他觉得这股力道是多么的熟悉。与之前逼退自己的力道,是何其的相似!

    三人中不止一人会用这种功夫,还有另外一人!而且,这两人出手的力道,竟然如此的相似。

    只可惜,这一次,这股力道没有击打在自己熟铜棍上。带着惊恐、疑虑,这人缓缓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伴随着他的倒下,另外四人更是满脸的疑惑。

    在矮个子出手之时,他们一直盯着四周。以他们现在的实力来说,无论是什么样的高手出手,他们都应该又感觉才是。

    可是,四周竟然没有半点风吹草动。不是旁人动的手,难道真是这三个醉鬼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