益阳,离官山镇已经有百里之地了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

    此处虽然算不上商国的大都市,但比官山镇却是强出百倍。只从街上人来人往的行人,以及错落有致的屋舍便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人多的好处,就在于许多事情都能集中处理。譬如小城镇的包子,只能一屉一屉的做,大城镇的,则是整笼整笼的出锅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集中处理的好处,大城镇的人便多出了许多人来。这些人在没有谋生的手段以后,便会出现两种情况。

    其一,为了活命,这些人不得不绞尽脑汁,去想一些能够让你赖以生存的东西出来。

    而在看来某一个富家子弟喜欢上了两件小玩意,而另外一个富家千金喜欢上了香囊之类事物以后,这些人就开始琢磨着,能不能以此来踏出一条生财的道路来。

    正如这些人所想一样,当他们怀着忐忑的心理,将自己弄出来的东西搬到市集上贩卖的时候,他们的猜想便得到了证明。久而久之之下,这些人便不用下地干活,也不会担心自己的吃穿用度的时候,市集上的东西,便开始变得多样起来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益阳镇的街面,就很能说明这些问题。除了必须的吃穿用度以外,街上少不了那些刺绣香囊、陶瓷古玩之类的小摊。

    这些人凭着自己的智慧,为自己踏出了一条路来,但另外的一些人,可没他们这么心灵手巧了。

    他们长得五大三粗,膀肥腰粗的。想让他们去干这些伙计,恐怕不亚于要了他们的命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遭受到饥饿危机的这些人,便出现了第二种可能。当他们游荡在大街之上,四处寻找能够维持生机的路子时。蓦然一人因为同情,或者干脆点说,是担心自己钱财遭受更大的时候,突然向这人抛出了一枚钱币。

    当这种事情发生以后,又会出现两种可能。

    其一,也许是因为自尊,亦或是因为有一种叫做骨气的动气在作祟,这人将钱财捡起来还给了那人。在对方满意的眼神之下,便成了一个能够凭借一身横肉,保护了这些有钱人之后,得到一两口吃食的门将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之下,这些人便成了看家护院的武师。

    但也有另外一种可能,那就是这人实在是因为肚子太饿,这一两枚铜钱,就是一两个包子。在本能的驱使下,这人便将钱捡了起来,拿去换了包子。久而久之之下,这些人便成了街上的地痞流氓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都需要一个漫长的时间去演化,才能诞生出来。而此时的街景,只能粗略的述说这其中的艰辛。

    而武长风三人之所以能够谈论这些,是因为他们现在正在一间酒楼之上喝得半醉了。

    一个喝醉了的人,话自然就会多。如果是两个人在一起,那说出来的话,就更多了。

    当有三个人的时候,这一场酒宴,恐怕只有在有人喝醉了之后,才会结束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此时三人都没有醉。反而在借了酒劲之后,正大言不惭,讨论着繁华街道为何是眼前这般模样。

    他们的做派,与许多富家公子无二。从酒楼上其他人看他们的眼神,就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羡慕,鄙夷,疑惑是畏惧。总而言之,在他们眼中,这三人肯定是哪家哪户的公子哥。

    而至于三人,自然不可能是真醉了。在他们看来,眼前这些浑浊不堪的水,还没有如麻汤一般的作用。只要他们不想,来个百十坛,又有何妨?他们如此做,不过是为了造势而已。

    想要混入商国国都,要有与之匹配的身份才行。富家公子这个身份,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有时候,人就怕做戏。因为一旦对方与自己不需要言语交流以后,自然而然能生出很好的默契来时,这一场假戏,就变成了真的。

    很不幸,武长风也遇上了这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因为肖俊,就是这个能默契配合他的人。

    现在他也不知道是一个什么情况了,因为他真的有些醉意了。

    正所谓酒逢知己千杯少,能遇上肖俊这样的人,自然能让他多喝几杯。

    人在高兴的时候,就是如此。本来知道自己的酒量,但遇上了高兴的人或事以后,便不知不觉超出了自己酒量的范围。

    所以,此刻两人正摇头晃脑,满嘴的胡话。

    至于黄诚泰,在听了两人几句胡话,又瞧见了两人眼色之后,自然而然的加入了进来。

    但是,他的酒量似乎很浅,浅到三两杯就能将他放倒的程度。所以,现在他正趴在桌子上熟睡。

    真睡是不可能的,他只是借此在察看周围的情况罢了。

    因为临窗街角之下,有三个人正时不时探头探脑朝自己这边看过来。

    他们需要一个富家之弟的身份,当然,有些人可能也喜欢他们这个身份。

    因为地痞流氓,可以从他们这个身份看出来,他们有钱。

    有了钱,他们就可以干很多事了。包括,富家公子能干的事。

    在被黄诚泰用脚提醒了一番以后,武长风也发现了这样的情形。

    他自然知道,这些人恐怕已经盯上了自己。

    他们很不愿意别人盯上自己,因为他们的身份特殊。

    但此刻,他很享受被这些人盯着的感觉。

    因为,这能说明,他们的戏码,很成功了。

    然而对于他们这些人的威胁,武长风是不担心的。

    一方地痞流氓,哪里没有了?就他们这点能耐,是居然不能将自己拿下的。

    因为有这个实力的人,已经不是地痞流氓了。

    所以三人并没有在意,仍旧自顾自的喝着小酒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这样的大意,让他忽略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对面屋檐之下,一人正借着夜色,伏在屋脊之后。而这人的目光,也注意这三人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这人身边又窜出一道身影来。简单低语了几句,来人又如残影一般离开。这人,仍旧趴在屋檐上。

    “启禀刘爷,人找到了。”雪山寨殿中,一人说道。“益阳镇,君满楼。”

    这人带着几分兴奋,也夹杂了一丝得意。

    在一件事所有人都没有办好,而唯独自己办好了以后,这种优越感,总能让人生出这么一丝情感来。

    如果说这一丝情感能给人带来什么不利,是不可能的事。谁没有那么点小骄傲,谁没有那么点小自豪在了?

    给他带来不利的,是因为另外一个人雷厉风行的性格。

    收起,刀落。人头,滚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