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首那人双眼微眯,打量了三人一眼。随后又看来倒在地上呻吟,叫苦不迭的众人。抬手一掌,便朝先前那人脸上招呼去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东西,简直丢咱们雪云寨的脸面。”他神情冷漠,似乎并没有将武长风三人放在眼里。“扒了他衣裳,丢进寒窟洞。明日天明没死,算他运气。”

    听了此话,先前那大汉一愣。随即杀猪般的求饶之声,充斥了整个街道。

    寒窟洞别人不知道,他可是清楚的很。在雪地之上挖一个两米深的坑洞,然后倒入半洞池水。最后将人放入其中,其上一人持斧守在洞口。只要洞中之人想要逃出,持斧之人手起斧落,立时将洞中之人砍杀于大斧之下。

    此时正值寒冬时节,湖面都已经结了一尺来厚的冰。这样一处寒窟洞,更是难以幸免。

    那些被关在寒窟洞之中的人,其实大多数都不是被冻死的。而是因为水凝结成冰,被寒冰活生生刺死的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二当家到来,会为自己扬眉吐气。没想到一上来,自己却受了如此惩罚。想到那些惨死之人的可怖情形,叫他如何不害怕了。

    只是这位二当家似乎丝毫不为他的叫喊声所动,反而直勾勾打量起武长风等人来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三位远道而来,褚某有失远迎。”等先前那大汉被拖走之后,精瘦之人才开口道。“多有得罪之处,还请三位海涵。”

    他见三人一身白衣,而且气度不凡。不由想到,这三人会不会是八大宗门之人。

    商国八大宗门之中,有三大门派极为难缠。其中翠箫、苍莽、舞灵三宗皆穿白服。而三派得皇室器重,更是视天下武林如无物。他们这番气度,极符合这三宗的作风。

    为了稳妥起见,他不敢大意。先探听出对方底细,在下手不迟。

    “寒窟洞是什么地方,他似乎很害怕?”黄诚泰不解,开口问道。“得罪倒是没有,只要不挡咱们的路就是。”

    一直以来,都是武长风在前。现在他好容易说服武长风,要了一个师兄的位置。此时见了外人,他又岂能让自己这个‘师弟’占了自己威风?

    并不是他自持武功有多高,看不起对面这些人。只是方才出手,这些人好像不堪一击。虽然来了一个叫二当家的,他也不如何畏惧。

    毕竟在大周,他也剿灭过不少山寨土匪,他们这些人的实力,自己心里还是有数的。

    “小做惩戒之地,又何须细谈。”褚良眼珠转了一转,微微一笑道。“倒是褚某唐突了,不知三位是哪一门之下。得罪之处,褚某他日定当亲自登门道歉。”

    登门道歉这种事,在山寨是不存在的。占山为王这种事,只有在偏远之地才会有。只要做得不是太过分,一般宗门都不会理会他们。

    更何况,能开山立寨的,也不是等闲之辈。即使找上门来,也要有讨要说法的本事。

    褚良之所以如此说,不过是想探听清楚三人的底细罢了。

    “道歉就不必了,咱们没将此事放在心上。”黄诚泰有些不耐烦,摆手道。“如果没什么事,各位请回吧!”

    提及宗门,黄诚泰自然留上了心。听对方的口气,这是在打听自己出处啊。如果让这些人知道自己是大周之人,后果恐怕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与其与他们在此废话,倒不如早点赶他们走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在下就不打扰了。”褚良神色一凝,随即微微一笑道。“只是方圆百里之地,皆是我雪云寨的地盘。唯恐闹出什么误会,在下派人送各位一程。”

    年轻一辈,之所以会加入宗门,大都是因为宗门不仅有着外界无法得到的丹药秘籍,还因为宗门能给这些人庇护。

    按理说来,他们遇上什么事,报出宗门之后,能省去不少麻烦。他们不肯透漏半点消息,恐怕只有两种可能。他们不是没有宗门,就是宗门实力极为强大。

    无论是哪一种可能,在没有弄清楚他们身份以前,褚良不会轻易放他们离开。

    武长风何尝不知道对方的目的,是为了监视自己。但与数人动手,与这里的上百人动手,无异于后者更有利于自己。

    但他还没有出口,便听黄诚泰拒绝了对方要求。

    他也能看出对方的目的,只是没有武长风想的长远。与其让这些人碍手碍脚的跟着自己,不如现在就动手。

    更何况,看对方的样子,似乎对自己等人极为忌惮。自己这般拒绝之后,说不定他们会识趣的离开。

    在他得意洋洋,自以为做了一个了不起的决定之后,武长风与肖俊几乎是同时出手。两人一左一右,将他夹着朝后急退而去。

    随后,呼啸而来的箭羽,便将三人坐着的茶摊射成了蜂窝。

    而此时大街之上的人群,也随着箭羽开始攒动起来。无一例外的,都朝着三人所行方向而来。

    见对方见自己围在了当心,这一场大战终究难免。

    再无迟疑,两人分别使出暗器功夫,朝四面八方散射而去。

    在一阵惊呼与躁动之中,黄诚泰只见那些追赶而来的人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实在太过分了,居然是阴招。”黄诚泰从震惊中回过神来,长出口气道。“你们是怎么知道,他们要动手的。”

    他武功虽然差着武长风二人一筹,但一般人也奈何不了他。让他吃惊的,并不是对方贸然出手。而是对方没有动作,他们两人怎么知道对方要出手?

    “别人打了你以巴掌,你会忍气吞声吗?”武长风白了他一眼,手中确实不停。“我看师兄以后还是少说话,不然咱们真没命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他并不是恼怒黄诚泰,只是觉得如此耽误时间罢了。现在自己还没有今日商国地界,就闹出如此事情来。一路行去,自己三人的名头,恐怕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。想要再弄出点什么事来,恐怕不是那么容易下手了。

    “打不过的话,自然要忍一时之气。”黄诚泰撇了撇嘴,一脸不高兴道。“怕什么,他们又奈何咱们不得。”

    趁着空荡,黄诚泰也已经回过神来。拔出腰间长剑,与二人共同御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