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只要给自己八万人,足以将商国八十万大军埋于雪山之下。(书屋 shu05.com)制造点雪崩什么的,远比搬运石头要强得多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别说是八万人,就是八人他也凑不齐啊。眼见如此良机就此错过,武长风真想折返回大周,向王爷请兵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念头在他脑中只转了一圈,随即便熄灭了。

    军队虽然骁勇,体质却不能与自己几人相比。撇开随军的物质用具不谈,只是徒步翻越北芒之地,就不是他们能够承受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,八万大军隐匿行踪的本事,可不是三人可比。或许是对方大意,也有可能是自己目标太小,这才没有引起对方的注意。

    一旦大军开往过来,恐怕商国不会如此愚蠢的驻扎在山谷之中了吧。

    随后的情形,证明了武长风这一点。

    因为距离他们前后五里的地方,武长风发现了两队人。

    均是十人一组,由一人领着巡视左近。

    见无隙可乘,又有被发现的危险。武长风当即决断,取了十人身上的有用之物,便远遁而去。

    不久之后,这里出现了二十人。这些人很快巡查完了四周,将十一人的尸身掩埋之后,便急急朝大营而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对于此事没了兴致,因为自己所作所为已经引起了对方注意。不出意外,对方很快会派大军过来搜山。在茫茫雪山之上想隐匿行踪,可比山林之间要困难得多。

    与黄诚泰二人商量了几句,三人一跃上树,从树上疾行而去。

    虽然这里荒无人烟,却也又不少独居山林的猎户。武长风等人遇上几家,打听清楚了方向,便朝一处名为官山镇的地方而去。

    两国虽然有交兵之势,但却并没有阻断商旅往来。官山镇,就是这些商旅通往两国的同道。

    想要进入商国,现在只有这一处可走。

    用了大半日的时间,三人到了官山镇附近。一番乔装打扮以后,三人很容易混进了官山镇。

    只是刚进镇子,迎面走来一行人。

    这一行人身穿兽皮,手中扛着足以吓唬平民百姓的兵刃。或是大刀,或是铜棍,更有甚者,则扛着足有人身大小的铁锹。

    “三位远道而来,不如到舍下喝杯茶水如何?”当先一个粗壮的汉子开口,语气却没有半点客气之意。“我陈某想来喜欢结交朋友,不知三人可否赏脸。”

    看他们的神色就知道,他们哪里是想结交什么朋友。只是因为镇上人来人往,不方便他们动手。想将他们引到偏僻之处,好截了武长风等人身上的钱财。

    “不稀罕,让开!”肖俊冷不丁一句话,吓了众人一跳。“一群鼠辈妄谈结交,岂不是玷污了朋友二字?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肖俊并没有半分停留。仍是一副怡然自得模样,大踏步朝这群人中而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左近有不少人看着此处,却都是一脸畏缩模样。很显然,他们对这群人极为忌惮。

    觉得其中定有缘由,刚想出言阻止。却听‘啊’的一声惨叫,眼前人影一晃,一人已落在了自己身前。

    见肖俊已经出手,自己再劝阻也是无用。与黄诚泰对视一眼,当下踏着身前大汉,亦是朝人群中而去。

    而眼前那名大汉的叫喊声本来停歇,冷不防被二人踩了两脚,又一阵杀猪般的叫声传来。

    四周围观的众人没想到他们会有如此大的胆子,一时之间均露出诧异神色。但只片刻,这些人便如受了惊吓的小鸡一般,四散逃逸而去。

    偌大的镇子,一时之间,竟然变得空空荡荡。只留三道白色的人影,在街中一行人中穿行而过。

    待最后一名大汉落地之时,肖俊甩了甩手,似乎手腕有些脱力。但随即冷哼一声,便朝着一间茶馆而去。

    “肖兄,下次动手能不能先招呼一声?”武长风见状,露出无奈之色。“咱们还有要事在身,最好不要引起旁人注意。”

    这些大汉能在此地嚣张,肯定是有所持。贸然得罪了这些人,恐怕对自己不利。如果被人盯上了,自己行事多少有些不方便。

    他先前便觉得肖俊行事不拘世俗,却没想到一言不合,便令其大打出手。如果他一直如此下去,自己还真不敢与他同行。

    “些许小贼,又有什么可担心的。”肖俊摆了摆手,自顾自的倒了一杯茶水。“以后听陈兄弟的便是,你又何必如此紧张。”

    自从与肖俊碰面一来,武长风就觉得他身上有一股超凡脱俗的气息。无论是与人评理,还是出手伤人,他身上无时不刻都透露着一股飘逸之色。

    就拿方才与那些大汉动手一事来说,他言行中的霸气,举止间的轻松自如,都不是一个寻常人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先前武长风还以为他只是一个不拘世俗礼法,行事我行我素之人。现在看来,他压根就对此事一窍不通。

    这也难怪,毕竟人家可是寒月宫的少宫主。对于这些事,又岂能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只是如此一来,埋下的隐患,可不是他想的那么简单的。自己几人想要隐藏行踪,恐怕是难以做到的。

    而此事听他如此说话,武长风差点气出一口血来。什么叫不用紧张,你可知道咱们已经被包围了?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肖俊是有恃无恐,还是一无所知。反正从他喝茶的姿态来看,武长风可以断定一点。这逍遥王的名号果然不虚,相当淡定从容。

    但事已至此,多说这些也是无用。先应付了来人,再与他商量后面之事不迟。

    也就在武长风端起茶盏的一刹那,街道四面八方,涌来了不少人。这些人也是一身兽皮,手中拿着粗大的兵刃。看他们这个架势,似乎是与先前那些人是一伙的。

    “二寨主,您可算来了。”见了来人,躺在地上被武长风踩了两脚的人顿时跳了起来。朝着一个精瘦的汉子,狂奔而去。“这些人来路不简单,大当家可得为小的做主。”

    他先前丝毫没有防备,便被肖俊给扔了出去。而后见了三人出手,便知自己不是他们三个人的对手。在三人动手之时,他已经命人前去通风报信,寻求支援去了。

    此时见援军到来,他底气不禁足了几分。雪云寨的名声,可是传遍方圆百里之地的。得罪了自己,又岂能轻易放过他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