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时间紧迫,我二人还须赶路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”武长风略微思量,还是摇头道。“他日如有机会,我二人定然上门叨扰。”

    虽然他极想探听寒月宫的虚实,也好弄清眼前这人身份。但正如他所言,现在他们没有时间在这里多待。或许他们提前归来,可以在寒月宫盘亘几日。

    “我见二位身手了得,又是武林众人,想必二位前往商国,定然有所图谋。”肖俊颇有几分惋惜,询问二人道。“如果是对我大周有利之事,不知在下可否同往?”

    他一直身在寒月宫中,极少在武林中走动,但这并不妨碍他保家卫国的一腔热情。

    听闻二人要去商国,他实在心痒难挠。相与二人同往,为大周做些许贡献。

    “当世武林之中,有兄台这般胸襟的可不多见。”武长风叹了口气,惋惜道。“只是我二人此去凶险万分,不是游山玩水之举。我看兄台身份尊贵,唯恐……”

    多一个人多一份力,这个道理武长风自然懂。但此时两国硝烟味极浓,弄不好极有可能葬身商国。

    他二人好歹也是王府中人,理应为国效力。但肖俊只是宗门之人,没必要与自己一同冒险。他实在找不出理由,让肖俊陪自己同行。

    并不是他担心肖俊会泄露自己行踪,做出对自己不利之举来。只是贸然让他跟着自己冒险,他有些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肖某在二位眼中,就如此的不堪?”肖俊忽然大笑起来,震得四周雪花分散。“二人倘若没有说出此话,肖某或许不会前往。但二位此话一处,即使龙潭虎穴,肖某也要走上一遭。”

    随即三声大笑之后,他身后便出现了一众女子。见她们装束,就知道这些人是寒月宫弟子。

    “回去告诉宫主,就说我有事要出去几天。”肖俊望着远方,一脸向往道。“少则十天半月,多则一年半载。我只会照顾好自己,让宫主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见一众女子欲开口劝阻,当即手一挥,示意她们退下。

    那些女子深深看了武长风二人一眼,齐齐向二人拱了拱手。一声不响,便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能从她们眼神中看出来,她们是要自己多照顾她们这位公子。他不知道,如果让她们知道,是因为自己的两句话,才会让她们公子去冒险,她们还会不会对自己如此客气。

    但这些只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,因为又有一个问题摆在了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肖兄,你可万万想清楚了。”武长风有些后悔,不该对他提及此事。“此行丢性命的可能性极大,肖兄此刻后悔还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武长风并没有深意,只是单纯的不想肖俊趟这样浑水。

    “大丈夫言出必践,又有什么好后悔的。”肖俊手一扬,示意他们带路。“此事乃是我自己的决定,与二位无关。若是二位不肯说,我只顾去商国便是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见他当真要走,忙上前将他拉住。朝他郑重一礼之后,便与黄诚泰收拾行囊,继续朝着深山而去。

    三人便走便说,武长风很快就将此行目的说给肖俊听了。只是在交换姓名的时候,武长风还是不敢将自己二人真实身份说出来。

    有肖俊带路,三人一路自然无甚阻碍。而且他对北芒之地极为熟悉,本来需要两日的路程,三人只用了一天半的时间就到了。

    眼见前方一座大山,遮住了前方视线。在大雪弥漫之中,已经分不清道路。但在三人翻过山峰之后,眼前豁然一亮。

    只见前方仍旧是白茫茫的一片,但此起彼伏的山峰却已不见。取而代之的,则是一片空旷之地。在这片空旷之地上,出现了一排排俨然的帐篷。

    难道,这就是商国之地?

    很快,几人就确定了下面的情形。

    随着一声号角的吹响,帐篷之中用处无数身穿盔甲,手持长矛之人。见了此等情形,三人才知这不过是商国的军队。

    只是见了如密蚁般的人群,三人就没有进去刺探的打算。

    但此时三人已经深入北芒之地数百里,早已不知道方向了。想要找到前往商国的路,也只有从这些人身上打主意了。

    眼见不能闯入军营,只能寻找机会,拿住他们一两名探子问明道路。当下三人折返而回,寻了一处背山的松林。准备报餐一顿之后,再行动手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,到这里来干什么?”三人还未生火,便被一小队人给围住了。“缴械不杀,不然别怪咱们手下不留情。”

    当先一人身穿铠甲,头顶红缨盔。立在山峰之上,只有一股威风凛凛的气势。

    他们先前还想着如何抓住一两人问路,没想到这些人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。眼见对方不过十人左右,三人对视一眼,便朝十人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从未间断花雨针法的练习,已经有了六层的实力。单手五只细针发出,便有五人应声倒下。

    肖俊亦是一手好暗器功夫,手中雪丸滚动之际,分别朝对方喉咙而去。身形晃动之际,亦是倒下了五人。

    等到三人冲到那领头之人近前时,山峰之上,只有他一人是站着的了。

    还未等他反应过来,黄诚泰手中长剑,已经横在了他脖子上。

    这些人是出来巡山的,以为冰天雪地之中捡了个便宜。没想到这些人有备而来,轻而易举便将自己的十人小队给收拾了。

    想要放声高喝,只觉喉咙一寒,已经被人抵住了脖子。

    在万般惊恐之下,这人哪里敢有半句假话。当下一五一十,将附近的情况说了个清楚。

    周国为了对付大周,即使在如此寒冷的天气也出来操练士兵。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,就是让这些士兵及早适应这种恶劣的天气。

    等到了年关开战之际,他们便能更好的对付大周的军队。

    而从这人口中,武长风听到了一个惊人的数字。八十万大军,严阵以待。左近数十里的山谷,都被这些人用来当作训练场了。

    如此气势,如此决心,武长风倒真有几分担心了。

    嗯?山谷?

    武长风回头望了一眼前方,见商国军队确实驻扎在山谷之中。他面上一喜,但随即又黯淡下去。

    什么叫有心无力,现在他是深有体会了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