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着武长风目光而去,黄诚泰也是一凝。(书^屋*小}说+网)他一直留意这场中,却没想到有人无声无息之中靠了过来。如果这些人对自己不利,自己恐怕没有半点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便在此时,忽然一声惊呼。黄诚泰猛然扭过头来,却见肖俊一手抓住了郭雨霜手腕,一手揽着她细腰。

    “无耻之徒,放开我师妹。”黄诚泰怒目瞪着他,几欲与他拼命。“有本事冲着我来,难为一个女子作甚?”

    感情一物,确实可以让人冲昏头脑。即使如黄诚泰,也逃不过这一关。

    只是他的举动,也引起了山峰之上三位女子的警觉。只听得一声破空之声,三人须臾便到了肖俊近前。翘首而立之际,已将肖俊护在了当心。

    “俊儿,这些人是什么人?”当先一女子发问,声音清冷,犹如寒冰。“叫你宫主知道了,你又该受罚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这人往黄诚泰这边扫了一眼。在几人身上转了一圈,最后将目光落在了武长风身上。

    “二师叔,你怎么来了?”肖俊也是一脸惊讶,旋即放开了郭雨霜。“此事就交给师叔处理了,我先回去了。对了,这件事,不要让母亲知道。”

    他后半句似乎是忽然想起来,走出数丈这才补充道。只是回过头来的眼神,在郭雨霜身上转了两圈,这才头也不回,径直朝茫茫雪山之中而去。

    而郭雨霜方才被他揽着,对方抽身之际,她只觉腰肢一股极寒之力传来。在空中转了两圈,差点撞进黄诚泰怀里。

    而当她站稳身形之际,只觉腰间多了一物。低头瞧去,却见一个四四方方的锦盒,正挂在自己腰间。

    与自己当日装雪莲的盒子,一般无二。欣喜之际,打开来看。果见一朵晶莹剔透的莲花,正安静的躺在锦盒之中。

    恰在此时,肖俊回过头来,说了先前那一句话。她分明输给了对方,对方却将雪莲还给了自己。感激之际,不禁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喂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只是这一声呼喝,被北芒的大风刮了回来。只有站在他身边的黄诚泰,才听得清楚。见久久不闻回声,郭雨霜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之色。

    “十里八方,报上逍遥王的名号,便可无碍。”蓦然,一道声音传来,几句穿透之力。就连呼啸的北风,也无法阻挡这股声音的传播。“记着咱们的赌约,我可不想我的人被人欺负。”

    听闻此言,不仅是黄诚泰等人,就是出面阻拦的三人也是一愣。随即在郭雨霜身上打量两眼,三人对视一眼,便消失在茫茫风雪之中。

    “师妹,你没事吧!”黄诚泰率先反应过来,关切问道。“这几人武功极高,师妹还是不要再到此地来的好。”

    他自忖自己抵不过那自称逍遥王的家伙,更不是三女的对手。此时见对方离去,他不仅松了口气。如果对方当真要将小师妹掳走,他还真只能眼睁睁看着。

    但所幸对方并没有用强,这倒让他放心了不少。只是想到对方武功如此高深,他不禁有些担心。想劝郭雨霜早点离开这里,免得真出了什么闪失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郭雨霜怔怔出神,似乎对黄诚泰所言并不于心。随后望着肖俊消失的地方,凝视了良久。直到黄诚泰不满的推她一番,她这才幡然醒悟过来。

    郭雨霜不说话,黄诚泰也不知道说些什么。只有武长风这个局外人,看出了其中端倪。轻叹一声,也不多言。

    三人一路无话,径直回了客栈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怎么会来此地?”吃饱穿暖以后,郭雨霜这才回过神来。“这里天寒地冻的,可不适合外出。”

    她原本还有些难为情,不想再见到黄诚泰。但今日之事以后,她仿佛置身梦中。而雪莲失而复得之后,她觉得这件事也没有她想的那般糟糕了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黄诚泰并没有拿此事讥笑自己。这让她放心的同时,也不再那么抗拒黄诚泰了。

    然而对于当今天下大事,她并不如何了解。至于她会出现在北芒之地,自然是因为怀中那朵雪莲的缘故。对于黄诚泰的到来,她却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“师妹,你和那人什么关系?”听郭雨霜问话,黄诚泰冷不丁问出这句话来。“你瞧他的眼神,有些不对!”

    武长风听他问出这句话,就知道事情要糟。如果黄诚泰避而不谈此事,他与郭雨霜的事还有戏。一旦问出来,恐怕半点希望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正如武长风所言。郭雨霜支支吾吾了几句,提剑便要走。

    黄诚泰想拦,却被武长风拦住。

    “公子,随她去吧。”武长风出言提醒,并不挽留郭雨霜。“别因为此事,而耽误了大事。”

    他只是想黄诚泰心里好受些,并不觉得黄诚泰还有任何希望。说不定两人前往商国走一遭之后,他能将这个小师妹忘了。

    至于眼下,还是打听清楚那一行人才是要事。那个叫逍遥王的对郭雨霜没什么恶意,但对自己二人就说不定了。

    而两人此番进入商国之地,需要从北芒穿插而过。如果不能探听出他们的虚实,自己二人很危险。

    “寒月宫,想不到他们竟然在北芒之地。”黄诚泰欲言又止,最后还是端坐下来。“师妹先前便说过,偷袭她的是寒月宫的人。今日见了,应当无误。”

    虽然对郭雨霜的事他还是耿耿于怀,但正如武长风所说,眼下不能因为此事而耽误了自己行程。三月之期,可是自己答应父王的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寒月宫只有女子么,怎么有男子出现?”武长风不解,饶有兴趣问道。“看那人身份特殊,似乎在寒月宫的地位不弱。”

    那人虽然叫女子为师叔,却隐隐有命令之意。有如此身份地位的,恐怕和寒月宫的宫主关系极密。

    而从他年纪来看,武长风隐隐有一丝猜测。或许,这个逍遥王,自己现在还惹不起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,咱们要不要打听一番?”黄诚泰也是一脸茫然,仍旧想着逍遥王的身份。“只是听说寒月宫极少与武林中人发生什么纠纷,只要咱们不惹上他们,他们应该不会为难咱们。”

    其实他很想打听清楚寒月宫的情况,但唯恐耽误了时间。他现在的主要目的,是前往商国打探虚实。区区一个寒月宫,还不能与整个大周相提并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