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。”这人冷冷一笑,一股寒意亦从他眸子迸射而出。“你可曾亲眼见到,是我出手将你打晕?”

    他现在才真真切切感受到,什么叫好人不长命,坏人万万年。早知道有今日这般局面,他当初索性一掌将郭雨霜拍死,也就一了百了了。

    只是他向来不会向人解释,也无须向人解释。是非曲直,可不是他们这些人三言两语能混淆的。

    “你强词夺理,你混蛋。”郭雨霜气急,怒骂道。“不是你,难道还有旁人不成。今日你若是将雪莲交出来,我或许能既往不咎。”

    雪莲乃是至阴至寒之物,只有北芒高山之上才有。郭雨霜发费了偌大的功夫,才探听到这一株的下落。眼见雪莲要到手,没想到却被眼前这人拿去了。

    没了雪莲,她破关便多了几分凶险。是以只要对方能叫出雪莲,她或许真能不计前嫌。

    “得寸进尺,你也忒不将我肖某放在眼中了。”这人丝毫没有畏惧,言语中反而透出一种咄咄逼人的气势。“有本事,你从肖某身上取走便是。”

    他身为少宫主,自然知道雪莲的作用。此物不但是大补之物,对于修炼寒玄之功之人,有着说不尽的好处。见郭雨霜如此着急这颗雪莲,想必对方也是修炼寒功之人。

    虽然雪莲对他修炼武功也有极大助益,他却并不如何在意这颗雪莲。毕竟只有百年,对自己一个三等武师来说,已经没有多少用处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一直将雪莲留着,就是想找机会还给郭雨霜。

    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,郭雨霜居然不分青红皂白,污蔑自己抢了她的雪莲。如此一来,他倒不想如此轻易将雪莲交给郭雨霜了。

    “姓肖的,你死到临头还嘴硬。”郭雨霜撇嘴冷笑,一副胜券在握模样。“少废话,有本事你别跑。”

    郭雨霜性子本就清冷,此番被肖俊如此抢白一番,脸上倒有些挂不住。她轻功虽然不及对方,却自信能在武功招式上胜过对方一筹。当下出言邀战,要与肖俊决一雌雄。

    “你如果能胜过肖某,我任凭你处置就是。”肖俊露出一丝讥笑,不以为意道。“但如果你输了,又当如何?”

    他从来没吃过亏,自然不能为郭雨霜开这个先例。既然对方如此自信,自己就让他长点记性。

    他现在唯一顾忌的,只有挡住自己的武长风。只要他不出手,其余两人绝不是自己对手。

    但他也丝毫不担心,因为这里是自己的地盘。只要自己一声唿哨,立时有人过来支援自己。他只是觉得有趣,是以要与郭雨霜赌上一赌。

    “口出狂言,赢了我再说。”郭雨拔剑而出,一抹寒光破风而出。“想要本小姐低头,还要问我手中的剑答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她多少觉得,对方有几分轻薄之意。盛怒之下,便不再与他废话。只要将他打服了,一切事情都好说。

    “郭姑娘这脾气,可不是女子应当有的。”肖俊飘身让开一剑,嘴上却不停。“如果郭姑娘输了,当我一年的婢女如何?”

    他身为寒月宫的少宫主,宫中之人对他极为客气。似郭雨霜这般蛮横的,他还是第一次遇上。见她当真动手,他不禁来了兴致。

    只是如此一来,倒惹得黄诚泰与郭雨霜齐齐发怒。此时黄诚泰双眼熊熊,仔细瞧着场中。只要郭雨霜不敌,他便立时上前相援。

    而郭雨霜一剑刺空,又听了肖俊如此轻狂的言语。盛怒之下,将手中长剑挥舞得更急。

    只见漫天的雪花将其包裹其中,看不清她虚实。一股凌厉的剑气,却透过这层雪花,直直朝肖俊而去。

    见对方动了真怒,肖俊也不再多言。当下收敛心生,小心应对郭雨霜招式。

    他有心要瞧郭雨霜剑招,是以只守不攻。两人交手三十招左右,他已将对方招式了然于胸。

    眼见对方又是一剑,如长虹贯日般朝自己迎头而来。当下一个侧身,翻身躲过这一剑。单手撑地之际,已将一团雪球捏在手中。

    只是他身形还未站稳,郭雨霜又一剑刺来。

    肖俊冷笑一声,手指一撮,已将手中雪球分为数块。弹指之间,一粒雪丸便朝剑尖弹去。

    见郭雨霜剑光一滞,知道自己这一弹已然奏效。当下欺身而上,又连弹出数指。他有意羞辱郭雨霜,每一次都是弹在剑尖之上。见郭雨霜剑招变得生涩起来,已然有了必胜的把握。

    当下亦步亦趋,时不时弹出两粒雪丸,将郭雨霜剑招压住,趁着郭雨霜剑光停滞的空荡,缓缓朝郭雨霜剑花之内而去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郭雨霜见他向自己靠近,却半点办法也想不出来。

    她先前还自信满满,觉得自己能胜过对方。当对方雪丸弹中自己剑尖时,她只觉一股奇大无比的力道,夹杂着一股凛冽之意传到自己手上。到此刻她才知道,对方所习亦是极寒之力。

    而从手上这股凛冽之意,她确信对方极寒之力,应当在自己之上。看来此人深藏不露,武功在自己之上。只从这一点来看,便知自己不是他对手。

    只是她向来孤傲,不肯轻易低头。虽是败势将近,却不曾向黄诚泰求援。

    眼见肖俊就要步入郭雨霜剑花范围之内,黄诚泰见形势不妙,刚欲出手。却觉手腕一紧,已被武长风拦住。

    “师妹不敌,我去助她一臂之力。”黄诚泰欲挣脱武长风手腕,急道。“如果师妹出了什么闪失,我于心何安?”

    他眼中只有郭雨霜,对于其他丝毫不在乎。即使自己落得以多欺少的口实,他也浑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不是他对手。”武长风摇了摇头,示意他瞧瞧远方。“更何况,肖公子没有伤害小师妹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虽然也瞧着场中,但他却一直留心着附近情况。有眼力相助,他能看见旁人看不见的事物。

    从方才肖俊的出手来看,他已经看出了对方的意图。只是为了羞辱郭雨霜一番,并没有伤害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反而是不远处一座高山之上,俏立这三位白衣女子。三人面色清冷,均望着这边。而从她们眼中,武长风感受到了浓烈的敌意。

    一旦黄诚泰出手,她们恐怕不会坐视不理。到现在,他才知道这个叫肖俊之人,为何如此镇定从容了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