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黄诚泰铁了心要去,武长风如何敢不从了。更何况,他只是觉得二公子如此冒险不值得,并不代表自己会失败。

    当下两人商量已定,便各自收拾东西去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对西院还是有些不放心,将刘龙叫来,让他暂代自己职务。至于夏国那些人,他让刘龙尽量笼络这些人。不过不是以他的名义,而是以刘玉玲的。

    交待完以后,已是月上中天之时。两人在黄诚泰小院碰面,便径直出了王府。

    两人昼伏夜行,用了半月时间,才到北芒之地。

    远远望去,此起彼伏的山脉,早已被冰雪覆盖。即使黑夜,整个北芒之地也如白昼一般。

    两人打算休息一晚,到第二天天明再近北芒商国之地。

    而两人还是用了先前的化名,陈树人,黄愚人。只是这一次黄诚泰始终不肯做小,要充当大哥。无奈之下,武长风只得依了黄诚泰。

    当晚,两人吃饭晚饭,准备睡下之时,屋外忽然传来一声厉喝。

    “小贼,看你今日还往哪里逃。”声音宛如银铃,惊醒了客店中的不少人。“如果不给本姑娘一个说法,定让你知道本姑娘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听对方口气,武长风二人均是一惊。这声音,怎如此熟悉?

    “不会又是她吧,她怎么跑到此地来了?”黄诚泰隐隐有些不安,出口问道。“咱们出去看看,免得出了什么差错。”

    此等口气,与上次在西丘之地听到的一般无二。不是自己那个多事的师妹,还能是谁了?

    只是不知为何,她居然追人追到了北芒之地来了。此事两国交兵,此地凶险万分。若是被商国军队发现,她可走不掉了。只希望是自己听错了,来人并非是他那个师妹才好。

    当下两人翻身出了客栈,循着声音一路追去。

    此时乃是夜深十分,外面除了刚猛的寒风以外,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。所幸大雪已停,能清晰看见雪地上的脚印。

    两人循着脚印,一路追赶下去。追出二十余里,这才遥见前方两个黑点。一前一后,正在雪地上疾奔。

    又行出一炷香的时间,两人距后面的身影越来越近。到得此时,武长风已经能看清那人身影。不是郭雨霜,还能是谁了?

    而见她所追之人,似乎也是上一次在西丘之地见过的那人。不知道这人与郭雨霜有何仇怨,竟然令她穷追不舍。

    他有心相助黄诚泰一把,好让他见上郭雨霜一面。

    是以并不呼喝郭雨霜,反而从她身侧绕过,径直追赶前面那人去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是二等武师,实力已远飞先前所比。见前面一座小山,正好可以遮挡自己视线。

    当下折转而过,绕道山峰之后。全力催动内力之下,他整个人软如一抹寒风,顷刻间便到了那人近前。

    “这位兄台,还请留步。”武长风伸手一拦,已挡住了来人去路。“难道兄台不给个合理的解释,就想这项离去?”

    眼见郭雨霜越逼越近,武长风朝她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空荡,那人身形一错,已然避开了武长风。侧身一闪,又朝前方疾行而去。

    “兄台,如此做法,有些不厚道吧!”武长风一怔,同样一个闪身。“兄台如果执意如此,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踏入了二等武师之境,江湖上很少能遇上敌手。而观对方武功,最多不过三等而已。当真动起手来,自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,将这人拿下。

    “不知兄台尊姓大名,也好叫肖某知道折在谁的手里。”见避不过武长风,那人仰天大笑一声道。“如果兄台肯高抬贵手,肖某日后自当重谢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,北芒之地居然会遇上如此高手。但他翘首立于寒风之中,衣阙飘飘之际,丝毫没有半分惧色。

    “小贼,无处可逃了吧!”便在此时,郭雨霜已经赶了过来。“多谢这位师兄,不知……怎么是你?”

    她先前只是遥见有人相助自己,却没有想到是武长风。此时见了,不免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回过头去,却见黄诚泰也已赶了过来。恼怒之际跺跺脚,想就此离去。

    只是见了被围一人一眼之后,一咬牙,便站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师妹,果然是你啊。”黄诚泰气还没喘匀,便开口说道。“此地凶险万分,师妹怎到此地来了?”

    他虽然知道郭雨霜不再玉山派,却没有想到她竟然如此大胆,在这个时候,居然敢到北芒之地来。

    “见过师哥,多谢师哥帮忙了。”郭雨霜一礼,却不拿正眼看他。“还不是因为这厮,上次偷袭我的,就是此人。”

    她精神恢复清明以后,便记起了当日被偷袭一事。无巧不巧之下,居然让他在西丘之地遇上了此人。一路追逐之下,却因为武长风之故,将这人跟丢了。

    百般打听之下,好容易打听到了此人的藏身之所就在北芒之地。是以听师父闭关以后,她就迫不及待的前来寻此人麻烦。

    但让他没有想到的事,这一次,居然又撞见了黄诚泰二人。如果不是因为武长风将此人拦下,她可不愿见黄诚泰。从她娇羞的脸上,便不难看出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偷袭谈不上吧,郭大小姐。”那人冷冷一笑,丝毫没有半点畏惧之色。“咱们各凭本事,你技不如人,又怪得了谁?”

    当初郭雨霜为了北芒之地的雪莲,不惜犯险在玉雕的地盘采摘。自己只是恰好路过,见到了这一幕。见玉雕要伤郭雨霜的性命,他这才拿了雪莲,将玉雕引走。

    至于此事的细节,他不准备说与郭雨霜听。但郭雨霜误会自己抢她雪莲的事,他是决计不会承认的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你暗抢,那雪莲怎会落入你手中?”郭雨霜冷冷注视着对方,一股寒意自她周身荡漾开来。“你打了我一掌,难道想抵赖不成?”

    她当初拿到雪莲之时,确实见玉雕来攻击自己。只是一道人影闪过,自己脑袋一疼,就此昏厥过去。等自己醒过来,已经到了山门。

    她很难想象,当初除了他意外,还会有谁对自己下手。

    更何况,她凭着留在雪莲上的异香,才找到这人身上。如果不是他,雪莲又怎会落入他手中。

    此时证据确凿,可由不得他抵赖了。